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哈利·泽维尔[综英美] 正文 第181章 不在乎(上)

正文 第181章 不在乎(上)

目录:哈利·泽维尔[综英美]| 作者:镜子里的棋局| 类别:网游动漫

    harry靠着门,曲膝坐在地上, 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小说し假如这情景被godric看见, 就会感叹他和draco确实是好朋友, 发呆和思索的姿态像极了。

    爆发是那顷刻间的事情,在他意识到愤怒填充了他的意识时, 魔法早已顺着他的心意,扩大了几倍去实施……那感觉, 说实话, harry觉得十分舒爽,就好像忍了半天眼泪一下子喷薄而出,憋了许久的空气一下子全部吐出,呼吸重新顺畅,每一根指尖都微微麻痹着, 流淌着一种暖暖的感觉。但是,外面的所有动静就此为止,等他终于回过神时,如果不是他及时制止, lockhart此刻早已不是这么个结果(四肢的骨头都被抽空),而是, 会产生比沦为一个白痴还严重的后果……

    思维就此止步,harry认为此刻不能够再想下去了。

    他不得不开了道门,让draco先出去,再把自己关在门后,开始看着自己的双手思索, 因为不管怎么说——

    “我可没这么厉害啊!”他震惊地喃喃地对自己说道。

    我是怎么了?我的魔法怎么了?我的能力怎么了?

    他的目光转移到长长过道旁,临近salazar那座抽象派雕像的水池上,站起身走过去,心里思索着上一次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

    好像是……对,冻住虫尾巴那一次,似乎就是极限了,那时候他可生气了,状况比一般情况都要好。

    爸爸曾说,年轻变种人们的能力往往在愤怒之中觉醒,而erik叔叔则说,愤怒会带给人比以往更加强大的力量,但是爸爸又说,那不是长久的使用能力的方式,自己的能力应该给自己带来远不止愤怒的记忆,它们值得带来更好的记忆……对,爸爸一直都是这么教导他们的,包括harry。

    harry深呼吸,反复回想自己的一些美好记忆,很快,那股潮水涌动般的感觉就逐渐平息了下去。

    他反复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试着轻轻将手指接触到水面,没有以‘我要能做到怎样’去想,而是以‘我试着做做,多做一点是一点’的想法,发动了能力。随即,被接触的水面的温度马上就降低了,harry可以看见一层白雾从手下开始蔓延,水池从那儿开始凝结,并且累积出更高的东西。

    片刻后,一座和墙上的石雕像一模一样的冰雕伫立在……冰面上,高度足足有三个再多半个harry那么高,可把他吓了一跳,就算是bobby,想要冻结那么一大块儿也很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更别提雕像是个很需要精确度的东西,bobby当然比harry要强,这是他的能力,他能在手掌心用冰造出各种各样栩栩如生而晶莹剔透的小玩意,harry只是暂时性地复制这能力,并做不到他那么好,也从未冻结出这么大的面积的冰。

    我可不认为自己是个天才,还是个刚从死亡边缘线拉回来就能进步神速的天才。harry挠着自己的脑袋,有点纠结地想。

    ————我这是怎么了?他看着自己的手。这会是手的问题吗?不,harry打从心眼里明白这才不是手的问题,但是他还是如此深深地困惑着。

    “harry!”hermione的声音从石门后面浅浅地传出来,“harry,你在里面吗?你出来好不好,harry!”

    “我有点不对劲,hermione,”harry走到门边,对那一边抱歉地喊道,“如果现在出来,我很可能会……会不知道造成什么误伤,所以让我一个人,draco来领hermione她们出去,好吗?这样你们会比较安全——”他的思维急速运转,促使他迅速做出相应的措施——

    ——但是显然有人不太赞同他的方案。

    他话音刚落,石门就被人愤愤地猛捶了一下,又给猛踹了一脚,门上头的灰尘肉眼可见地给震下一层,harry抽搐着嘴角往后退了几步,很怀疑下一秒这门就塌了。

    “——你,说,什么?”harry可以听见draco在那边用极缓慢的,但是又可以听得出极不耐烦的口气在说话,手上还在疯狂捶门,每说一个词就捶一次门,再换一句话就踢一脚,“你再说一遍?你这话敢再跟我说一次?你跟我说这种话?真的?你这种说辞能不能别跟我讲?”他说一句就捶一下,还拳打脚踢,“你开不开!”

    harry还可以听见那边ron的声音:“嗨,malfoy,你说话就说话,你干嘛这么对harry。”

    “我怎么对他了?”draco专注砸门踢墙,连眼神都没屈尊分给weasley一个,“噢,我忘了你们都不清楚——”他的尾音在harry听来诡异地上扬了一下,“——他就是这破个性。”他用一种独有的,所知甚多的傲慢语气说,“天天觉得自己该怎么怎么,就好像不这么做别人就会死一样,傲慢的不行,没办法,总需要有个人踢他的屁股去提醒他,他才有点自觉。”

    这话听起来真讨厌。

    harry嘴角一抽,被draco说的打了个喷嚏。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立马想起之前做下的决定和吵过的架——他决不再随意为别人决定‘为他们着想’的事情,这时候他才顿觉自己又犯了这么个错误,而draco说的是对的……嗯,去除一些形容后,中心应该是对的。

    他为难地挠了挠头,左思右想,最后还是秉承‘有错就要改’的心理,在石门上开了道闪光的空间门,再从里面跳了出去——这导致他几乎一落地就被抱住了。

    hermione几乎是顷刻间扑了上来,把他紧紧地抱住了。当harry回过神时,刚才还努力冷静地呼喊他出来的女孩已经开始耸动着肩膀了。

    其实就平时的经验来说,hermione并不是个爱哭的女孩,她总是理智,坚强,冷静,胜过别人许多,可是看旁边draco那‘惊愕’到‘不是很难以理解’的表情就知道,harry自己,以及draco正是造成她难过的罪魁祸首。

    “嘿,嘿,没事啦,”harry拍拍她的背,安慰道,“我听说了,还得多谢你们帮我和draco拿到那**独角兽血——”

    “你还敢提那个,我以为——”女孩哽咽着说,“我以为——”她的声音因为喉咙里梗了一块儿似的,压得极低,“——你们一个丢下魔杖自己跑走了,一个不声不吭不见了,我以为——”她推开harry,吸吸鼻子,眼圈红红,从她起起伏伏的胸口来看,她正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俩个了!”最后她忍不住大声喊道,“特别是draco中途回来说如果没有那**独角兽血——”

    “谁让你叫我的——”draco不得不

    想要打断她。

    harry和neville有志一同地一起踹了他一脚,hermione则转头冲他骂了句:“闭嘴!”

    draco不情不愿地闭嘴了。

    “——neville他们跟我说,说,你和他们说,”尽管语句很复杂,hermione还是接着说了下去,“假如没有那**血,harry就会死!而如果不是我们看到了lockhart的行为,你就会死!而draco自己也看上去没好多少,你知道吗,我那时候简直想飞过去帮帮你们!”

    这回连draco都可疑地沉默了,harry则心虚地低头摸着自己的鼻子,和draco两个人站在hermione面前像是犯错的孩子,hermione则是发飙的……嗯。

    “如果差一点呢?如果我们没能把独角兽血偷回来呢?”hermione说,“我真的是,真的是害怕死了。”怕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发泄口,hermione毫不留情一股脑发泄了出来,“我们是朋友,打个电话,留句话,给我一个帮忙的机会,什么都好,你们能不能别一个招呼都不打,就跑的一干二净!而且既然看样子你们都不好过,为什么一定要做危险的事情!”

    “你帮忙了啊,”harry连忙说,“那**——”

    这回是draco把他剩下的话踹回去了——万事通显然怕这个,你还提!

    “他别无选择,”draco撇撇嘴,他口袋里现在没手帕,倒是翻出一包麻瓜纸巾,把它递给了hermione,“那有关他父亲——擦擦,你现在的样子丢人死了。”

    “那你呢?”hermione说,但是她显然也没想要个答案,她自己片刻间就得到了答案,朝harry看了过去。

    “……哦,我也别无选择,”draco努力把这句话说的若无其事一点,“他在那儿,granger,我能怎么办。”他一指harry。

    坐在一边儿本来安静又尴尬地看他们三个说话的ron此刻忍不住开口:“嘿,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到底做什么去了!”

    “发生了任何事没你的事,”draco说,“闭嘴吧,红毛。”

    “已经没事了,没事了,”harry则帮hermione顺着气,“嘘,嘘,没事了,hermione,一切都过去了,至于发生的事情,我们可以以后再讲。”他转向墙壁那一边,“我们先从这里出去,带着lockhart教授一起。”

    “别,”ron连忙制止道,“你可别上去——”在draco和hermione一起瞪过来时,他连忙解释,“现在学校里气氛太紧张,教授们也不在学校,假如,我是说假如,harry引发了慌乱,到时候有些人嘴里可不好听。”说完他还是眨眨眼,忍不住悄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下午的声音我们都听见了,那是谁?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真的要征服世界?”

    嘴巴说话不好听那就缝上,不然就打死。draco简直想立刻马上这么回答,不过这么回答肯定是要挨揍的。

    “不管他什么意思他都已经死了。”draco面无表情地回答,而harry接了下一句:“——所以这个话题我觉得可以暂时结束了。”

    “话题根本没开始好么!”ron冲他俩抱怨,但是neville去扶他时,他还是一瘸一拐地站了起来,“噢,倒霉,该死的,我的脚好痛。”

    harry笑了笑:“那就不需要你动脚上去,ron。”

    他冲着墙壁那里勾勾手,被封住的lockhart周身的冰逐渐融化,而这么个成年男巫就以头朝地的方式被漂浮了过来,neville的视线围着harry看了好大一圈,在没看到魔杖时明显露出了不一样的神情,这让draco没好气地挡住了harry。

    “看什么看。”

    “harry没用魔杖,”neville居然是用惊叹的语气在说这件事,“无杖魔法——那是很难的!连我叔叔都说,可以做到无杖魔法的得是很高深的巫师!”

    “……哇哦。”ron才意识到这点,不可置信又满心兴奋地看着harry,“harry,你真的能?”

    “就好像世界上只有魔法可用一样。”draco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表达了对neville浅薄知识的蔑视,“无知。”

    hermione转动着脑袋朝着draco投去鄙视的目光,而harry也不由得不慢悠悠,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咳嗽一声。两个人的意思很明显——draco现在还没把心灵感应从摄魂取念改口呢,当初三个人中对此最无知的就是他,而他现在居然很有底气地嘲讽neville。

    “我确实很多都不知道——所以我有好多问题想问,”neville小声说,眼睛只敢瞟harry和hermione,他比harry之前看到的沉静多了,不过显而易见,就算不像以前一样紧张到喘气,他也困惑死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harry总觉得他的下巴又瘦了那么一点儿,已经可以看得到尖了。

    圆脸多可爱。harry有点遗憾地想。

    “咳咳,我们先上去,hermione,你们现在想去哪里休息?休息室么?”

    hermione沉吟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不,”她看看harry又看看draco,“你们俩现在出现在那儿,就像是ron说的,太惹眼了。”她说,“你们俩又是怎么想的呢?我是说……”她有点犹豫地斟酌话语,“以后打算怎么办呢?”

    “对,你们一个有家人伤害魔法部官员——但是说真的哥们,这事儿我挺你——”ron被neville撑着走,“——但是后续处理真的很麻烦。而且你们俩的另一个,对,说的就是你,malfoy,所有人都觉得你被绑架了,被harry的家人或者felton教授!”

    harry沉默了几秒,然后发现自己居然罕见的没有什么紧张想法,什么也不怕,于是他耸耸肩:“实在不行的话,我还有隐形衣。”

    “——而魔法部那边我舅舅会帮他摆平的,我父亲也已经知道我们安全了,”draco努力镇定自若,“我一会儿还要去给我母亲写信,这件事会变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迟早会。”

    这话让其余三个人停顿了一下,然后ron突然松了口气:“假如malfoy不说话的话,我都忘了他们两个背后站着整个英国最有权势的家族……”

    neville也点了点头,两个人都松了口气,不过hermione还是十分担心。

    draco则毫无畏惧,他一点也不怕满城堡的流言蜚语,不如说,假如他回来后城堡里悄无声息,他才会觉得奇怪:“反正他们又不能一拥而上把harry打死,我也不会让他们那么做的。”

    ron噗的一声

    笑到咳嗽:“你在开玩笑,malfoy,没人敢这么做!”

    “他们说harry是slytherin的继承人,会很危险的黑魔法,悄悄饲养了一条吃人的蟒蛇,每当夜晚就放出去吃人。”neville补充道,这时他眼睛盯着harry,“他们说你会说蛇语……我是说,那是真的吗?”

    他问的十分小心翼翼。harry知道这一定是他很想问的问题了,不然以neville的个性,根本不会问出口。

    “嗯,这么说吧,”harry说“我是会说蛇语,就和我会说德语一样。”说完,他停顿着,等待neville的下一个问题。

    “我知道了……谢谢你,harry。”

    neville仅仅是低下头,没有继续问。harry盯着他柔软的发顶,觉得他应该是有什么要问的,但是却没有问出来,这让harry自己有点想叹气——这有什么不能问的呢?

    “快走吧,”ron说,“我的脚要痛死了,而且我身上的衣服都是湿的,还很饿……”

    draco哼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两条士力架,砸东西一样扔给ron,而ron的表情精彩绝伦,至少harry看的很乐。

    “这是什么?□□吗?还是他嫌我太吵,想要把我变成哑巴……”ron一脸梦幻地说,而neville拍拍他的背后,看了看包装,不是很确定地说:“这,这应该是吃的……”

    hermione翻了个白眼。

    “这不过是一点充饥的小零食,ron,你可以先垫垫肚子。我这就开道门。”

    harry安抚地说,伸出双手展开一道和刚才石门上显出的一模一样的门,门的那边正是城堡的楼梯口,再过几步就是gryffindor休息室,这个地点,对于neville,hermione以及ron来说,可以说是很贴心了,只有draco表示十分恶心。harry则对着惊叹不已和沉默的neville说:“来,我们走吧。”

    三个一直在hogwarts里待着的学生都跨地小心翼翼。hermione率先跨了过去,neville撑着ron跟在后头,如果不是行动不变,ron都想碰碰那些光。而等harry作为收尾收掉那道门时,ron还在依依不舍地看着那道门,嘴里大嚼士力架。

    “它太酷了——太酷了,”他有点如痴如醉地说,“这是什么魔法?可以教我吗,harry?这样我就能偷溜到任何地方!”

    neville忍不住瞅了他一眼,很小声很小声地说:“私闯巫师个人住所是犯法的……”

    整个走廊和楼梯都静悄悄的,没什么人,harry奇怪地四处张望,draco就问hermione:“学校全面戒严了?”他脸色颇差地一指harry,“不是因为我和他吧?我不觉得事情有这么严重?”

    “我也很奇怪,”hermione

    hermione率先走上台阶,呼了一口气,正打算对着胖夫人的画像说出口令,结果画像先一步尖叫出声。

    “噢我的梅林啊!”这还是harry第一次如此仔细地看胖夫人的画像,这位穿着维多利亚时期长裙的女士捂着丰满的胸口,抹的光亮的红唇张得老大,她瞪着眼睛,极其大声地尖叫着说,“granger!你们是去干什么了啊!!”说着说着,她的眼珠转动着,看到了她身后的一群人,包括漂浮着的lockhart,一个玻璃杯从她手里落了下来,摔得粉碎,她立马尖叫起来:“噢梅林啊!!!!!lockhart教授被打败了!!!快来人,不管谁都好,去叫教授们,叫傲罗来!slytherin的继承人在威胁和绑架了学生之后又打倒了lockhart教授!”

    harry:“………………??”

    harry:“………………??!!!?”

    harry完全不懂发生了什么事儿,draco却眼疾手快地抽出自己的魔杖,给了画像一个消音咒,但是胖夫人立马从这个画框之中逃跑了,draco咬咬牙,拉着harry:“隐形衣。”

    “啊?”

    “我叫你把你的隐形衣拿出来你这蠢货!”

    harry恍然大悟地从随身的包里掏出隐形衣,几个人一起七手八脚地把他和draco给罩住了,想了想,又摆摆手,让lockhart吧唧一下摔在地板上。这些刚刚做完,gryffindor门口的空画像就一下子打开了,哗啦啦涌出好几个高年级的gryffindor学长与学姐。他们本来拿着魔杖一脸警惕的他们,在看见hermione,neville以及ron满身狼狈地站在门口时都吃惊极了,面面相觑,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透过这几个高年级,可以看见其他的学生都一股脑窝在休息室内,看上去倒像紧急集中避难,因为harry还看见了不少赫夫帕夫的学生,有着土黄色条纹的领带很容易在一群红色里分辨出来。

    “你们去了哪里!”最后,还是percy,先把他的小弟弟给接了过去,比起neville,他更能够撑住ron,“谢谢你,neville,看来你们只是惹了另一个麻烦,是不是?”他颇为责怪地说,“画像说你们和potter在一起,那是真的?还是说只是恶作剧?”

    他说这话时,其他的学长学姐也屏住呼吸等待答案,在隐形衣之下的harry也在等待。奇怪的是,除了一开始逃走的胖夫人,没有任何一副画像再多嘴多舌,告诉他们,harry和draco藏在了隐形衣下。

    “如果我们的回答是‘是’呢?会怎么样?”hermione抬着下巴,努力冷静地开口,“他们救了我们,从lockhart手下?”她一指在地上至今未能张开眼睛的lockhart,“这个人企图加害我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才仅仅被抓去三个小时,为什么harry就变成了‘威胁和绑架学生的继承人’,percy?”

    “对,怎么回事?”ron说,“我们得告诉大家,做坏事的是lockhart!”

    马上有年长的学生上前去检查lockhart。

    “你们怎么做到的?他的手脚上有冰冻的痕迹……我看看,”这个赫夫帕夫的学长刚开始口气还有点好奇,之后便倒吸一口气,“他的手和脚!他的骨头都不见了!你们——potter抽空了他的骨头?”

    有女生在休息室里也倒抽一口冷气。

    “他当时正要用匕首刺向ron。”neville说,“我们——我不小心,施错了魔法——我们也搞不懂是怎么做到的,我不会复原。”说着他低下头,表现的十分惶恐,如果不是harry深知这件事是自己干的,他都要信了并且笑出声来,“harry救了我们,嗯,然后他又,又走了,他家里有点事儿。”

    draco在隐形衣里嘴角扯

    扯了扯,一把摁住肩膀抖动的harry。

    gryffindor的学生们倒是半信半疑。neville练习魔咒时经常出现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练习魔药时杀伤力还能翻倍,他这么一说,倒是有大部分人是相信他的,但是比起这个,他们脸上的半信半疑更古怪。

    “也许potter是救了你们,也许他没有呢,”一个女生在休息室内和同伴们缩在一起,有些瑟缩地说,“别忘了,他是slytherin的继承人……想想他们说他驱使那条蛇去咬nott……噢!”她发出一声近乎悲泣的叫声,harry认出她似乎就是在火车上和hermione打架的女生之一,还是lockhart的忠实粉丝。

    这回换harry使劲儿摁住了draco,后者几乎想立马冲出去,当时如果不是harry和蛇怪定下的契约与约定,nott早被海尔波咬死八百回了,蛇怪才不会对slytherin手软。

    “l□□ender!”有女生喝止她,“这不是你该瞎说的!”

    “lockhart教授一定是受到了很严重的黑魔法的攻击,还有操控”l□□ender说,几乎要哭出来,几乎说一句就要哽咽一下,“他是——那么地——善良,勇敢——那么地——强大——他一定是被黑魔法操控了——”

    男生里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声:“哦,那可难说。“

    “这是胡说八道!”hermione果然生气了,“harry是个r□□enclaw!而且他没有驱使那条蛇去伤害任何人!他会蛇语只是如同我们会任何一门外语!他也不会去操控任何人!他一个黑魔法也不会!你这话说的就像是法庭上为自己争辩的犯人,他们才会说‘我是被人用黑魔法操控的’这种话!谁都知道它不是真的!”

    那个叫l□□ender的女生被她说的满面通红。

    不过,就连harry——他现在知道了——也知道,这话其实也不是很准确。因为巫师界的人都知道,蛇语是独属于salazar这支血脉的独有技能,说实话,他为什么会说蛇语,到现在还是个谜,salazar倒是一点儿也不介意,还教他如何读与书写这门奇特的外语。

    果然,有人反驳:“这是黑巫师的标志,有本事你去问问slytherin,看看他们承不承认这只是一门独特的外语?他们管slytherin本人叫蛇佬腔!而且那个人也是个蛇佬腔!”

    对。harry不自觉的点点头。这就是为什么蛇佬腔在现在几乎成为禁忌的原因:上一个使用这门外语的人是个黑魔王。

    “但是我可不相信harry是黑巫师,”有的女生小声说,“我是说,他是个那么友好的人,他是我见过最热心的r□□enclaw,而且他从小就击败了‘那个人’……”

    “说不定他压根不是harry potter。”人群之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nott说的也许是对的!”

    “——不对,里面有人在带节奏。”draco这时候反而冷静下来,他戳戳harry,“走。”

    “走?走去哪儿?”harry惊讶地说。

    “地窖!我们去我们学院的休息室看看,再回你的休息室打听。”draco说完又抱怨,“就不该来gryffindor休息室,这又不是granger的地盘,看看那都是一群什么人!”

    “普通人。”harry很能理解地说,介于这种反应,嗯,说老实话,既不是第一次发生在他身上,也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发生在某个人身上了,就像爸爸和erik叔叔说的,变种人的觉醒总是伴随着痛苦和愤怒,又或者不解,他们必然要迎接周遭恐惧或排斥或怀疑的反应,就连亲生父母都不能做到反应如常。

    因为这就是普通人。他们的生活一派平和,当不能够想象的事情出现,而叫警察也处理不了问题时,大多数人的反应当然是惧怕,只有互相开始友善了解时,这种惧怕才会慢慢消弭。这一点,charles教的很清楚,harry也明白地很清楚。

    两个男孩罩着隐形衣,正准备抬腿就走,却发现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周遭的温度降了下来。gryffindor的学生们都有所察觉,抬头四处张望,weasley家的双胞胎也窜了出来,探头探脑。

    “进去!别添乱!”percy气恼地对他们俩说。

    “我们觉得有什么不对,休息室里的画像们都像嘴巴上了链条……噢我的天,”fred正说着,看直了眼,指着neville他们身后的方向,“那是……大家快进休息室!!”

    当harry意识到背后有什么来了的时候,他才发现嘴里呼出了一口白蒙蒙的冷气。

    温度急速在下降,肺腑之中吸入的每一口都是冷气。有什么东西,比那漫天鬼魂还要让人感觉讨厌的东西正在他们背后。而且它们衣衫褴褛,因为harry能从眼角看到自己的肩膀上搭了破布一样的东西。

    “谁把摄魂怪叫来了!”harry听见有人在尖叫,而当他想去握draco的手,两个人一起跑开时,他发现这件事情变得困难了起来。

    draco满脸痛苦地站在原地,他和harry并不是一个方向,他也许是因为为了看看后面,转了过去,但是他现在扬着脑袋,隐形衣被他轻轻掀起一角,而那些东西从harry后面迫不及待地抓住了draco的肩膀,harry能看到draco神色无光。

    harry抓住draco往后拖,这才看清那是什么——那是几只特别高的怪物,身上全是破烂的黑斗篷,脸被完全隐藏在头巾下面……而就是这么个怪物,正从斗篷下面伸出一只仿佛腐烂又泡肿了的死物,搭在draco的肩膀上,它正在慢慢的抽着一口气,仿佛要把什么东西给吸走,而它这么做的时候,harry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能被那种寒意给凝结,所有的快乐都慢慢地被人偷走了。

    他紧紧握住draco的手,把他拖到自己身后,而那怪物不想放过猎物,手依旧不肯放松地搭上来。

    “走开!”harry强忍着那种寒冷对着那怪物大喊,他觉得双腿此刻变得沉重起来,眼前闪过几片光晕,猛然之间,已经死去的k□□en的尖刻笑声突然又灌满了他的耳膜,恐惧像是被复制的影片一样重新灌满了他的心。

    他会死,他会死,他会为我而死。draco会死。

    harry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着这么一句话,他想挣脱什么的,但是draco的手又确确实实在他手里,他紧紧地拿手指扣紧了,咬牙拉回自己全身的力气,又拍着draco:“draco……draco!!”

    draco的嘴唇不知为何都在发紫,嘴里喃喃念着几句话,意识

    并不清楚,而那破烂东西,还在朝着两个男孩逼近,draco浑身蜷缩着,抖的不行,掌心冰冷。

    “不不不,不不不,救救他,救救他……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这东西到底有没有用……救救他……”

    他喃喃的话语令harry的心猛地被扎痛了。

    冷静点,harry,冷静点,忘掉那些声音,一切都过去了……这是摄魂怪,harry对自己说,对摄魂怪我们能做什么?有什么咒语?

    它得走,它得滚,它得消失……

    一个咒语蓦地在harry的脑海里出现,从各种知识里脱颖而出,而他几乎是一个停顿都不打,伸手喊出了那咒语。

    “呼神守卫!!!”

    一团刺目的白光就这样在这不算小的空间里爆裂开来,有什么东西顷刻间粉碎了,harry抱紧了draco的脑袋,把隐形衣重新罩在了两个人的头上。

    …………

    当magall闻讯赶到时,所有人正瞠目结舌地看着同一个地方,却没有人敢接近。而当magall拨开人群急急走过去时,却没有看到哪怕一只摄魂怪。

    学生们正窃窃私语着,暂时没人注意到格兰芬多的院长急急地来了。

    “那是一种什么魔法……”

    “……杀死……摄魂怪……”

    “从未听说过……这样的……”

    “一碰到……就全粉碎了……”

    “是黑魔法还是别的什么?”

    环绕一周,双胞胎,ron,hermione,neville几个人都靠的特别近,除开他们以外,其他人却离了起码一米的距离,眼里是评估的,或者是畏惧的光。她的嘴慢慢张开,发音许久,居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心里明白这情况是会有的,但是真正发生时感觉又不一样了。

    她的视线停在最中央。

    男孩就坐在那儿,身旁是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灰烬,一堆一堆地,撒了男孩满身,地上还有着黑色的布料和随手丢下的隐形衣,那是james的,magall当然认得它。而james的儿子就坐在那儿,他拍着malfoy家的独子的背,把巧克力一点一点喂给对方,偶尔抬头对掏出更多巧克力的fred说句谢谢。

    这两个人都握住对方的手,和对方温声细语,harry的脸色有点苍白,却根本不注意这个,对周围的窃窃私语和异样眼神也没有一点点反应,那对令magall感到熟悉到心痛的绿眼睛,现在里面只照得出一个人的影子。

    他不在乎。magall瞬间明白了这个孩子的态度。

    他丢魔杖,他说自己是变种人,他打了nott就跑,他跑的无影无踪且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跑的,没有辩解,没有管流言会如何发展,在magall和其他教师为这个学生担忧以后的时候,当事人根本没把这些放在心上——那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东西在前面,理所当然的,他不会在意另外的小事情。

    所有人觉得他该在乎的事情,他打从心里不在乎。

    作者有话要说:  l□□ender→拉文德·布朗,原著中罗恩的第一任女朋友,第二部里和其朋友十分迷恋洛哈特。

    因为有作业以及外出所以没有能补更,对不起!奉上一万字的更新做补偿!

    啊,欢乐谷真的是……我和室友穿着小裙子去的,还没开始怕,扮鬼的人一来,据说很大胆的室友蹲地抱头尖叫,我扯着斗篷还没跑呢,惊呆了

    由于室友太怕,我反而不是很怕了……

    穿着lolita去游乐园简直像打仗otz。

    这里说一下学生们的态度吧——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世界上的人真的大部分是普通人。就好像火焰杯里,格兰芬多,甚至全学院,除了赫敏基本没人相信小哈没有把名字投进火焰杯,连罗恩都这么认为,两个人还吵了架,因为罗恩觉得哈利出风头不带他……十分阴阳怪气。但是这也不是说罗恩这个人是坏的,想想阿兹卡班那一部,面对小天狼星,他说,如果你想杀哈利,你得跨过我们三个人的尸体;斑斑失踪,他平时觉得这老鼠很不中用,很难看,还是因此和赫敏大吵一架,海格说难道老鼠真的比赫敏还重要吗,他不听劝。

    在魔法世界,想要真相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与此同时,想要真相也很容易变得很难,在不知道底细的情况下,大部分人都遵循本能——珍惜自己的生命,恐惧因此而生,而很多人也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比如死忠粉,这个你们比我懂……

    霍格沃兹的大部分学生有着这种反应,实在是正常人反应。over。所以不要因此说他们有多坏,有多么无知,云云,因为事实上,他们确实不知道真相,因为没人告诉他们……这是超出了世界观的事情嘛。而erik,也确实先一步做出了恶行——伤害国家领导人,摊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