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女帝直播攻略 正文 1007:战北疆(四十四)2 shukeju.com

正文 1007:战北疆(四十四)2 shukeju.com

目录:女帝直播攻略| 作者:油爆香菇| 类别:武侠修真

    “啧——又来一个送死的!若是你也死了,北疆的士气不就崩了么?”

    姜芃姬把沾着血的刀扛在肩上,冷笑着看着驱马上前的阿巴鲁。

    阿巴鲁抿紧了嘴,他生得魁梧肥硕,脾性更像是木头,半天打不出一个屁。

    这种脾性闷了点儿,但战场上的心理素质却比一般人高,因为他们受垃圾话影响小。

    “废话少说——来战!”

    阿巴鲁说了这话,说打就打。

    他知道自己不是姜芃姬的对手,但心里仍旧存了一丝侥幸——

    姜芃姬已经和两个人打过了,来来回回过了一百多招,体力消耗肯定很大。

    自己占了这个便宜,说不定能打赢。

    哪怕打不赢,小心谨慎一些也能全身而退。

    不过,这点儿侥幸心理很快就崩塌了——当他和姜芃姬初次交手,沉重如山岳一般的巨力险些将他打下马,跨下的战马更是吃力地嘶吼一声——阿巴鲁知道,前两个人死得不冤枉。

    陌生人看到姜芃姬的时候,下意识会觉得她走敏捷路线,力量不大。

    常人总以为力气和个头有关系,个头越大力气越大。

    阿巴鲁吨位极重,力气自然也大。

    虽然不是北疆力气最大的人,但也能排得进前十。

    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儿郎不走寻常路,唯有交过手才知道这家伙力气多么可怕。

    阿巴鲁下意识以为姜芃姬力气不足,一照面便吃了个小亏。

    他闷哼一声,调整之后再度迎击。

    与此同时——

    “找箭术最好的人来,杀了那个小子——

    六王子冷眼看着战场上缠斗的两个人,他知道阿巴鲁斗将凶多吉少,但他还是让阿巴鲁上去了。仅仅只是为了让阿巴鲁吸引姜芃姬的注意力,再派人在暗中放冷箭杀了姜芃姬。

    丈人膝下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死了,哈克伊不仅是老来子更是丈人唯一的独苗苗了。

    这笔账,老丈人肯定会算到他头上,说不定还会转头支持其他兄弟取代他的代王之位。

    为了避免这种可能,六王子只能用凶手的人头平息对方的怒火。

    暗中放冷箭卑鄙?

    呵呵——北疆又不是死脑筋的中原汉家,打仗不讲究那么多规矩。

    胜利便是一切,过程中间用了什么手段,谁会去追究。

    除此之外,六王子还有自己的考虑。

    斗将已经折损两员大将,己方士气跌落大半,必须要想办法挽回一些。

    北疆不仅擅长骑术,他们的箭术也十分厉害。

    几乎每一个北疆子民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骑射一流。

    暗中放个冷箭什么的——

    完全没问题!

    阿巴鲁完全不知道自己成了诱敌的牺牲品,他正努力和姜芃姬缠斗,很快便气喘吁吁。

    太阳正大,阿巴鲁身上滋滋冒出一身的汗,很快便将发丝和铠甲内的衣裳打湿。

    越是如此,阿巴鲁内心越是惊恐。

    为何?

    因为眼前这个小子不仅呼吸平稳,打了这么久竟然没出多少汗!

    这说明对方根本没有施全力,从头到尾都在耍他玩。

    意识到这点,阿巴鲁知道自己没必要继续缠斗了,应该尽快想办法脱离战场。

    继续打下去,他体力消耗会越来越大,到时候逃生的希望就越来越渺茫。

    阿巴鲁思索逃生的时候,姜芃姬感觉到一股冷意。

    她虚晃一招退开,余光瞥了一眼北疆那头,只见为阿巴鲁压阵的士兵对她举起了弓箭。

    直播间观众反应过来,纷纷大骂。

    山田米娅:日了狗了,北疆要不要脸?他们打算背后放冷箭,主播小心啊。

    业看看:擦——北疆这群人不怕误伤他们自己人么?好无耻!

    误伤自己人?

    六王子已经放弃了阿巴鲁,只要姜芃姬死了或者中上欲死,阿巴鲁的牺牲都是有价值的。

    故而,瞄准姜芃姬的弓箭手根本没有顾忌阿巴鲁。

    姜芃姬余光瞥见他们的时候,弓身已经拉至满月,蓄势待发。

    嗡嗡——

    只听一声声弓弦轻颤的震动响起,数支箭矢从各种刁钻的角度偷袭姜芃姬要害。

    箭矢破空而来,一直关注战场情况的观众们尖叫一声,纷纷吓得闭上了眼。

    一直游刃有余的姜芃姬突然发难,一刀子捅死了阿巴鲁,另一手扼住对方的锁骨,将其从马背上拽了下来当了回人肉盾牌,挡住数支沾了毒的冷箭,她又用武器打落剩下的箭矢。

    小白不用姜芃姬指挥,直接扭身跑回自家大军。

    这个时候,小白的爆发力便展示出来了。

    不等那些弓箭手拉开第二波,小白已经带着姜芃姬跑出了射程范围。

    姜芃姬笑着将死不瞑目的阿巴鲁的尸体丢在地上——

    “全军——杀!”

    战鼓密集得像是骤雨,进攻号角响起。

    姜芃姬连挫三人还躲过了敌人的暗箭,目睹一切的将士心口憋着火气,亟待发泄。

    六王子见状,吓得面色苍白——

    踏马说打就打,说进攻就进攻,好歹给点缓冲时间啊!

    “杀——”

    杀喊震天,己方骑兵率先发难,无数马蹄略过,阿巴鲁的尸体被践踏成了肉泥。

    姜芃姬抢了先手,北疆迎战略显仓促。

    等北疆骑兵反应过来,姜芃姬的骑兵已经冲了好一段距离。

    姜芃姬的骑兵与北疆骑兵不同。

    北疆骑兵多以藤甲布衣为主,马匹几乎没什么保护。

    他们速度极快,跑起来像是一阵风,机动性强,但防御能力薄弱。

    姜芃姬这边的骑兵则不同,他们身上的铠甲制式类似于斩马营将士,一个一个身穿厚重的铠甲,手持长枪或大刀。不仅如此,甚至连他们胯下的战马,每一匹都披上了铠甲。

    战马速度不算快,承重能力和耐力比同类马匹优秀很多。

    这是姜芃姬对付北疆的底牌之一。

    人

    数仅有三千余人,比斩马营还少,每一个都像是一座移动的小银山。

    如果说北疆骑兵是风,游走作战,这支骑兵队伍便是重锤,正面刚!

    符望居中统帅,他已经收到姜芃姬传给他的小纸条,上面画了北疆那边的军阵分布。

    符望仔细看后,心里有数。

    他已经猜出北疆会如何调兵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