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849章 是中国人?

正文 第1849章 是中国人?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打发走布琼尼,斯大林便授意契卡加紧搜集德国的情报。

    虽然整个芬兰战场已经实现了全面停火,但斯大林深知,政治家从来就是没有什么底线的,自古以来,表面上和谈暗地里调兵谴将的不知道有多少,谁又敢保证,眼下的和谈就不是缓兵之计呢?斯大林可不想上了元首的当!

    斯大林授意契卡加紧对德国的情报搜集,元首也是一样。

    斯大林有个叫做契卡的强大的情报系统,元首的党卫军的体系下也有一个同样情大的情报系统,一开始由于对北欧战场的关注不够,所以对于苏芬战争不是很了解,比如徐锐的狼牙大队,德国人对此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正如斯大林担心元首言而无信,元首也一样担心斯大林耍什么阴谋诡计,所以,元首一样授意党卫军的情报系统加紧对苏联的刺探,结果却刺探到了一个非常意外的情报,跟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在维堡交过手的苏联特种部队,竟然是中国人!

    “中国人?”元首阴恻恻的看着希莱姆,问道,“你确定?”

    “我确定!”希莱姆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这支部队还有个可怕的代号,叫狼牙,他们的首领是一个叫徐锐的中国人!”

    停顿了下,希莱姆又道,“元首,正是这支来自中国的特种部队在此前的苏芬战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才导致了芬兰国防军经营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曼纳海姆防线快速失守,这次要不是帝国介入及时,则不要说是芬兰,只怕瑞典都可能被吞并。”

    “竟是中国人?!”元首的目光越发阴沉,又道,“怎么会是中国人?”

    元首非常困惑,因为从世界范围,中国绝对是一个真正的军事弱国,其军队建设还停留在非常落后的阶段,军事理论建设更是已完全跟世界潮流脱轨,这样一个军事弱国,又怎么可能有特种部队呢?这不符合逻辑啊。

    希莱姆却想到了另外的一种可能。

    希莱姆说:“元首,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陪练教官中有个德籍华人,名叫许瑞,此人有一身过人的中国功夫,格斗非常厉害,而且常年累月的陪着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难免会学到许多战术及战法,大约两年之前,这个许瑞突然不知所踪。”

    所以才说,人脑真的是个好东西,希莱姆的脑洞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偏偏元首相信了,当即抬头问道:“两年前差不多就是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初,你的意思是说,这个许瑞隐姓埋名回到中国,参战抗战去了?”

    “多半就是这样。”希莱姆沉声道,“许瑞跟徐锐,字不同,但是读音完全相同,我记得两年前,日本驻柏林大使馆还曾经来向我们核实情况,问我们有没有一个叫徐锐的中**官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里受过训?”

    元首阴恻恻的道:“这样的话,情况就都对上了。”

    低头沉吟了片刻,元首又抬头对秘书说道:“立刻把隆美尔将军、科宁斯上校还有马科斯上尉他们请来这里。”

    跟苏联政府的停战谈判仍在继续,双方的军队也还没有后撤,仍然还保持着犬牙交错的状态,但是隆美尔、科宁斯还有马科斯却已经乘专机返回到狼穴,这是元首专门将他们召回来的,目的是想要通过他们三个了解第一手的情况。

    秘书应声去了,没一会,便带着隆美尔三人走进了作战大厅。

    “元首!”隆美尔三人猛的抬起右臂,不约而同行了记纳粹礼。

    元首回应了一记纳粹礼,然后首先将目光落在了隆美尔的脸上,问道:“隆美尔,说说你的感受吧,通过这次战斗,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隆美尔不慌不忙的说道:“通过这次的对苏作战,证明既便在冰天雪地,也一样有条件实施闪电战,不过也有教训,最惨重的教训就是柴油发动机会冻住,在突击的过程中,不少瑞典坦克就是因为柴油机罢工而退出战斗。”

    顿了顿,隆美尔又说道:“那么反过来,如果将来真的对苏联全面开战,我们也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做文章,因为苏军坦克安装的全都是柴油发动机,在严寒环境,柴油发动机必须预先加热才能发动,这就使得苏军变得行动迟缓。”

    隆美尔的这个发现还是很重要的,真的非常重要。

    在原本那个时空,苏联红军就是因为这吃了大亏。

    元首满意的点了一下头,微笑说:“隆美尔将军,先回符腾堡休息几天,然后就去装甲第七师报到,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装甲第七师的师长了。”

    隆美尔的脸上立刻涌起一抹潮红,重重的应了声是。

    元首忽然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差一点忘了,日本驻柏林大使馆的武官,有个叫什么田中武夫的找你,说是想要跟你探讨一下闪电战,眼下日本人在远东战场的处境似乎也不怎么好,所以如果他们真的想学,你就教教他们吧。”

    “好的。”隆美尔抬臂又敬了记纳粹礼,然后转身走了。

    目送隆美身影离开,元首又把目光投向科宁斯跟马科斯,科宁斯两人便下意识的挺直了身板,心下也莫名的紧张起来,尤其马科斯,心里边更是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因为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这次出击,遭到了惨败!

    是真正意义的惨败,五十多名特战队员,就活了他一个!

    如果不是有科宁斯和另外四个参谋在场,马科斯真是跳进莱茵河也洗不清嫌疑了,帝**事法庭也极有可能给他判个叛国罪,要不然凭什么别的特战队员都死了,你却没事?要说你没有跟苏联人暗中勾结,谁能相信?

    目光阴沉的盯着马科斯看了好半天后,元首忽然问道:“马科斯,这次出击你们八百大队虽然遭到了惨败,但也不可能毫无收获,说说你的收获。”

    所谓八百大队,就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军中正式番号。

    马科斯沉声道:“元首,最大的收获就是通过这一战使我们意识到,苏联也组建了同样的特种部队,而且其战术战法绝对不在我们八百大队之下,而其队员的单兵战术素养,甚至还有可能在我们的队员之上!”

    马科斯这么说,并不是想要通过吹捧敌人来替自己开解。

    马科斯是真的这么认为,尤其是敌人通过牺牲部分队员来迷惑他们,然后再出人意料的发起第二波的突袭,这种残酷到极致的战术给他留下了极

    其深刻的印象,一定程度上,甚至在马科斯的心里留下了阴影。

    元首又把目光转向科宁斯。

    科宁斯沉声说:“元首,苏军特种部队的战术确实犀利!”

    元首扭头看了希莱姆一眼,又问马科斯:“马科斯上尉,你难道就没觉得熟悉吗?”

    “熟悉?”马科斯闻言先是一愣,旋即脸色大变,他还以为元首在暗示他叛国呢,对苏军特种部队的战术感觉到熟悉,这不就是说他跟苏军是熟人?

    这个锅马科斯真心背不起,当下急忙说:“元首,我绝没有跟苏联特种部队勾结,这次失败是意外,这只是一次意外……”

    元首霍然举手,制止了马科斯往下说。

    马科斯便硬生生的将后半句咽了回去。

    “马科斯上尉,你误会了。”元首幽幽的说道,“我问你,这支苏军特种部队有没有给你熟悉的感觉,并不是指控你是苏军的奸细,而是想要对你说,你难道就没觉得这支苏军特种部队跟你们八百大队其实很像?”

    “苏军特种部队跟我们八百大队很像?”马科斯茫然了。

    一边的希莱姆便忍不住插话道:“上尉,你加入八百大队多久了?”

    “三年多了。”马科斯连忙答道,“自从八百大队正式成军那天起,我就在了。”

    对于有着金发恶魔之称的希莱姆,马科斯还是很忌惮的,因为这家伙真是个恶魔,要是落在了他的手里,绝对是生不如死啊。

    希莱姆又道:“那你一定知道一个名叫许瑞的华裔教官。”

    “许瑞?我当然知道。”马科斯道,“一个会中国功夫的格斗高手!不过两年多前,这个家伙突然失踪了,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了。”

    希莱姆又道:“非常好,那么我现在再告诉你一个事实,这一次跟你们在维堡交手的苏联特种部队,其实并不是苏联特种部队,而是一支来自中国的代号为狼牙的特种部队,而这支特种部队的指挥官叫徐锐。”

    “什么?”马科斯一下张大了嘴巴。

    好半晌,马科斯才终于反应过来了,叫道:“将军阁下,你是说,是徐锐这家伙?他先是回了中国,然后以我们八百大队为模板训练了一支中国版特种部队,然后去了苏联,帮助苏联红军摧毁了芬兰人的曼纳海姆防线,最后又在维堡……”

    “最后又在维堡摧毁了你的特战队!”希莱姆沉声道,“上尉,现在你总应该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