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小说> 五仙门> 第五百一十五章 加入小队

第五百一十五章 加入小队

书名:五仙门作者:看得两叁言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是先出现在李言眼前的一名身着墨绿长袍的少女,生的空谷幽兰,脸带好奇之色看向偏殿内,其左侧还有一名大汉正气势汹汹的手拍在大门上。

    少女身后十几人纷纷跟在后面,不少人正脸带怒色。

    李言就那么的站在殿内,那名一把推开大门的大汉本来就要张口喝斥,可待看清了李言的脸后,旋即脸色已是大变,顿时将即将出口的话语生生的咽了回去。

    而那名倾国倾城的少女也是一眼看到了李言,瞬间,竟不由的呆呆有些痴了。

    “白师姐,一别数年,一身修为更胜往昔啊!”

    少女明眸皓齿,身材娇小,肌肤胜雪,悄生生的如暗夜中的一朵百合,听闻李言的话后,她本还有些迟疑的脸上,立是绽放出艳丽的笑容。

    但旋即立即二朵飞红涌上面颊,竟迅速的低下头去,口中喃喃的说道“李……李师弟……”

    此女正是白柔,这是的白柔修为已是筑基中期,但依旧是一幅怯生生模样,未曾开口先脸红。

    李言仔细打量着白柔,这让白柔更是玉面娇羞,双手不知所措的有些不知放在何处了,只得悄悄背在身后,如葱白般玉指相互缠绕,一幅小女儿家模样。

    李言之所以这样打量白柔,并非刻意,乃是刚才他在神识中就看到这些人竟都是以白柔为首,且口中尊其为“队长”,一幅幅尊敬的模样。

    李言可是发现在白柔身后男男女女十几名修士中,有不人的修为都已筑基后期,甚至还有三人是假丹之境,但依旧对白柔客气有加,这倒让李言有些意外了,所以不免多打量了几眼。

    这些也都只是发生在一二息时间,接着便是有几人似也认出了李言。

    “噢?真是李师弟,你竟然都已到了筑基中期了?”

    “呵呵呵,李师弟好久未见,这段时间却也不知你去了何处,倒是未在小竹峰遇到过你了。”

    “李师弟今日突然来此,倒是令人意外……”

    这些人都位于白柔身后,皆是认识李言之人,比如四象峰的褚卫雄。

    李言就记得他与其弟褚卫力合力布下锁天连环四象阵,当时,那可是就连筑基修士都很头痛的一套威力强劲阵法。

    其余和他打招呼一二人,李言或多或少能知其姓氏罢了,更多的则是他不相识之人了。

    白柔身后的十几人其中有魍魉宗的,也有其他装束的修士。

    见这些人与自己打招呼,李言也是一一含笑回礼,但是李言从这些人眼中看到更多的惊讶,他们的目光不断的在李言身上打量。

    一些老人当然是知道李言灵根资质的,所以相遇后更多的是吃惊表情。

    “我今日刚到风凉山,师尊安排加入‘重锋营’第九小队,想不到竟是白师姐领队,那接下来我需要办理何种手续吗?”

    李言这时已从偏殿一角走到中央处,他拿出魏重然给的玉简后,便是轻轻一推,玉简就飘向了白柔。

    白柔反倒是一直拘谨的站在大门处,这时见李言拿出玉简,也连忙抬起素手接住飘来的玉简,莲步轻移中,带领众人就走进了偏殿内。

    李言的淡定,一时间好像她们这些人才是客人一般。

    白柔只是将玉简在光洁的额头轻轻一贴,然后就重新拿在了手中,这时白柔的脸色已然恢复了正常。

    “李师弟能来第九小队,自是我等的强大助力,诸位道友,李师弟乃是小竹峰魏师叔的亲传弟子,这里有几位师兄是与他相识,其他各位道友知晓便是了。”

    白柔话音刚落,后面一众修士这才恍然大悟,这人竟是小竹峰的弟子,难怪一来就被安排到了他们这支小队,现在这风凉山说话最顶用的可就是那个魏峰主了。

    于是一个个连忙上前见礼,更是有三四名妙龄少女脸带羞色的上前与李言见礼,这时一旁的褚卫雄则是嘿嘿一笑。

    “李师弟,你这一来,哥哥我可就多了一个‘敌手’了。”

    说罢,他还有些暧昧向那几名女修努了努嘴,这令得几名少女口中轻啐不亦。

    李言闻言,再看那众人神色,当然知道褚卫雄说的意思,不免脸带尴尬之意。

    这时,白柔则是横了褚卫雄一眼,然后这才轻启朱唇。

    “褚师兄,魏师叔玉简中说李言师弟今日刚来,很多手续都没有办理,洞府也没安排,一会就有劳褚师兄带李师弟前去‘万剑堂’办理了。”褚卫雄一听,哈哈一笑,倒是爽快答应了下来。

    李言看在眼里,心中则是暗自腹诽“白师姐几年不见,现在虽然依旧性格柔弱,可是却已有了些指使之气,但也不知以她的性格和修为,又是如何得到这队长之位的。”

    但这时李言又不好打听,于是他看向褚卫雄“褚师兄,怎得未见令弟在此,令昆仲二人联手可是令对手丧胆的,难道他还被分到别的小队去了不成?”

    李言这次没有看到小竹峰师兄师姐,但能见到熟悉之人,倒也心情愉快,不由奇怪的问道。

    他知道褚卫雄,褚卫力二兄弟联手之威的,如果不在一起,那么战力减少可不是一星半点。

    这时众人不需要别人安排,已是各自找了石凳坐下,褚卫雄闻言则是轻叹一声“唉,老二他这次是未能筑基成功,现在还留在宗内,与卫凤几人正在闭关,伺机再冲筑基吧。”

    原来褚卫力没能筑基成功,这也难怪了,四象峰当初的几名天娇中,就连卫凤也是同样还在凝气期,不得不说资质好的修士也未必就能大放异彩。

    “呵呵,以令昆仲的修为,筑基只是早晚的事,想来用不了多少时日,便又可以见到你们联手的风采了。”李言则是恭维的说道。

    接着那几名魍魉宗修士都与李言闲聊了几句,只有像褚卫雄这些较为熟悉的人,才在话里话外,有些打听李言修为的意思,可李言就是装聋做哑,也不跟话。

    要知道褚卫雄只比李言筑基晚了不到一年,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位李师弟出去转了一圈,怎么就到了筑基中期了。

    李言现在都有点后悔了,他是在外历练习惯了,如果修为太低,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才将修为压制到了筑基中期,早知道就压制到筑基初期最好了。

    那些不是魍魉宗的九名队员,也都是含笑听着李言他们在闲聊,也想乘机多听些魍魉宗的内幕,尤其是一开始推门进入的大汉,更是一幅认真倾听模样。

    他们最后得到一个答案就是,这位刚来的李言,这几年是被派出去执行任务去了,今日刚就被安排来此了,但李言绝口不提半点外出任务内容,他们也只能按下好奇之心了。

    一盏茶后,只说了二句话的白柔,这时才略略抬高了一点声音说道。

    “一会我去‘任务堂’交接今日任务后,届时若有新的任务,自会通知大家的,否则,这几日大家就自行在洞府休息了,关于李师弟之事,还是有劳褚师兄了。”

    有人好办事,李言也没想到自己一切都如此的顺利,接着大家便是散了去,由褚卫雄带领李言去后方“万剑堂”办理手续去了。

    李言接下来的手续办理的异常顺利,即便是选择洞府都是出人意料的顺畅,在有了魏重然这棵大树后,李言只在“万剑堂”用了不到半柱香时间便办妥了一切,这让褚卫雄也是不停的小声埋怨。

    当初他们来风凉山报道,可是足足花了半日时间,而且那位执事师伯一点好脸没给他们,几人都是受了一肚子的气,却也是不敢放出半个屁来。

    今日那名执事师伯是如此的“和蔼可亲”,这让褚卫雄不由心中暗叹,怎么说自己也四象峰也算是小有名气的“还是有个好师傅好啊!”

    随后,李言就与褚卫雄分别后,就单独飞向了自己的洞府、

    听褚卫雄说,这里曾经是十步院的外剑院,弟子足有六七千之多,所以是有不少筑基或金丹修士的。

    所以这里有许多独立的洞府,现在十步院弟子撤走后,对于驻守在这里的修士来说,即使是每人分到一个洞府,也是绰绰有余的。

    很快,李言就来到了一个洞府之前,这时李言手上分配到了一个临时令牌,这块令牌可以让风凉山所有修士可相互传递信息,以及是其验明身份、打开临时洞府的重要信物。

    令牌由执事师伯索取这名修士的一丝神识,现场制作而成。

    当这名修士殒落,或令牌被人夺走时,神识的溃散或由修士抽出令牌中的神识,这块令牌就会立即自行销毁,这是很重要的一种防护手段。

    李言其实与褚卫雄分开并没有飞多远就到了自己的洞府,这里离前方“重锋营”山峰很近,几乎是数个呼吸就可飞到,看来是有意安排的了。

    用令牌打开洞府后,洞府内一样是陈设简单,简单的几张石桌、石椅分列几处。

    洞府倒是很大,客厅、修炼室、休息室以及豢养室、炼丹室,一应俱全,每个石室中李言还能看到曾经被人使用过的痕迹。

    只是这里的许多东西都被前主人带走了,只留下些简单陈设罢了。

    随后,李言便是大袖一挥,数道阵旗已化作一道道溜光,瞬间就消失在了洞府各个角落,随后在轻轻“叮”的一声后,一座防护法阵便是重新替代了原有的洞府法阵。

    李言并没有布下“大龙象阵”,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一段时日,他应该上出去执行任务的时间,比留在洞府的时间要多,那么“大龙象阵”他自是要随身携带的。

    想到“大龙象阵”,李言不由摇了摇了头,自从紫神龙象进入了“土斑”空间后,便似忘记了他这个主人一样,很少再有要主动出来了,而是整日耀武扬威般的游荡在“土斑”那座山峰各处。

    偶尔还要把修炼中的雪蚊王给惊醒出来,二者便是飞离山峰更远处嘀嘀咕咕,也不知他们在做些什么,李言倒是懒得管了,也是落得个耳根清静。

    李言简单的施法后,洞府内便比之前干净了许多,这里应该不是常住之地,而且李言其实最常出入的就是修炼室和客厅了,他甚至去休息室都较少的。

    到了他这种境界,通常打坐恢复,比休息更有用,更能快速恢复体力。

    李言简单的收拾好后,便煮了茶水,然后也没有进入修炼室,就是静静的坐在客厅之中,细品着茶,好似在等人一般。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