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小说> 一人得道> 第十五回 歌钟不尽意,白日落昆明

第十五回 歌钟不尽意,白日落昆明

书名:一人得道作者:战袍染血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剑气凌空,正中玉钟!

    当!

    钟声震颤,余波荡漾。

    漫天修士魂魄一荡,齐齐一滞。

    “不愧是杀伐利器,此时正趁手!”

    那古朴长剑被陈错握在手中,却兀自震颤不休,似是想要挣扎逃脱,  但陈错眼中满是冷冽之色,浓郁的灰雾翻滚着自虚空中蔓延过来,一道接着一道的鞭打在剑身之上!

    恐怖的威压逐渐降临,令原本盘坐于此的言隐子不得不退避三十里,直到山峰之外!

    雾气渐浓,长剑悲鸣,终于安静下来。

    “理当如此!”

    陈错心有所感,  朝着西边看去。

    “又有人探查河西之事了?一个个的都来算计我太华!单纯杀鸡儆猴,  都不见得有用了!唯有尽数杀了,  方能平息!”

    他迈步而出。

    刹那间,整個太华秘境、太华山上的草木尽数枯萎、萧瑟。

    .

    .

    “杀杀杀杀杀杀杀!”

    五行山崩,心猿凌空!

    但那古神何等庞大!心猿与之相比,宛如蝼蚁!这一大一小的碰撞,任谁都不会看好心猿!

    这一点,就是陈祎也不例外,他虽惊讶于猴头一下震开高山,解脱出来,但眼下却也不认为区区一猴,能扭转乾坤!眼看着两者将要碰撞在一起,更是忍不住惊呼出声!

    但远处的山丘上,那老僧见着这一幕,却是眯起眼睛,眼中闪过阴晴不定之色。

    “这头猿猴不简单,  贫僧竟看不透它的跟脚!嗯?”

    恍惚之间,老僧看着那暴戾猿猴似乎朝自己看来,嘴唇开合!

    “你,也该杀!”

    轰隆!

    这边老僧心头狐疑。

    那边,猴爪与古神之爪碰撞在一起!

    狂暴的气浪爆发开来!

    吹得老僧衣袍猎猎,但祂的心中却一片冰凉。

    “幻觉?不可能!”

    那猴头的爪子上,有一点黑白之色闪过,紧跟着更有锋利至极的金色光辉迸射!

    裂帛声中,人面龙身的古神仰天咆哮,那压下来的手掌,竟是当空炸裂,化作瓢泼血雨,就要洒落下来!

    心猿凌空翻身,跟着当空一转,化作狂风,将那漫天的血水尽数收拢过去,凝结成一颗通红的血滴子,顺势一撮,虚实扭曲,化作一根毫毛,被他收起。

    “吼吼吼!”

    一连串密集的咆哮声中,  十一道身影接连降临!

    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心猿与下面的陈祎。

    “好家伙!来了这么多!这要是一拳一脚的打下去,着实费力,该有个趁手的兵器才是!”

    祂猛然伸手朝着虚空一抓!

    光芒聚合,黑线缠绕,水声滔滔,奇光连连。

    “因果之间,历史剪影!长河之隙,时光之力!”

    历史长河泛起波澜,仿佛有一滴墨水滴入上游水中,逐渐晕开,其内演化出一片景象,过往的历史中,一个原本并不存在的故事,渐渐成型。

    人世间,崭新的故事,在许多人的记忆中逐渐显现,一只威震宇内、名扬阴阳的心猿,其名渐渐清晰,唤做……

    .

    .

    轰轰轰!

    东海之滨,近海水底,忽然震颤!

    自东海之乱后,游弋于此寻找海眼至宝的水族妖类、海外散修心有所感,齐齐朝着一处聚集而去!

    哗啦啦!

    铁棒破开碧波,直冲云霄!

    噗噗噗!

    霎时间,方圆百里之内,妖也好、魔也罢,连带着一众修士尽数血肉炸裂,性命破灭!

    .

    .

    轰!

    云层被荡漾开来!

    太华山的天上,以怯心子为首的众人,一个个鼓荡浑身法力,散发出各色光泽,在碧玉大钟的引领下,渐渐凝结为一阵,大阵边缘,十色斑斓扩散!

    当当当!

    钟声中,不断有光辉自太华山中飞起,或是法宝,或是法诀,或是神通,都要将那大阵击破,奈何十色斑斓扩散,将种种攻击化作无形!

    “封!”

    “封!”

    “封!”

    霎时间,仿佛天地上下、四面八方皆有声响传来,浩浩荡荡,连绵不绝!

    声浪与大阵之光轰然落下,整个太华山的地界都微微下沉,像是承受不住这股重压,将要深陷于泥土,连带着山脉之中的一道道灵脉都开始出现裂痕,灵气散溢,显现枯萎之兆!

    许多太华弟子心有感触,真灵摇晃,退意浓烈,四散奔逃。

    “真个是树倒弥孙散,这等良莠不齐的弟子,太华山竟也招收,可见是急于扩张,已然顾不得其他,更不讲弟子道心了。”怯心子见状,心中大定,觉得大局在握。

    躲在苍穹深处的几位大妖见状,也已是定不住了,问道:“尊者,可要出手?晚了,怕是战局都要被平息了!”

    申公豹眉头微皱,眼中惊疑,回忆着方才那道突如其来的剑气,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到底要相助哪一边,不能轻易决定!”

    众妖被他说的面面相觑。

    申公豹却越发不安,最后道:“我当推算一番,看河西那边的局势到底如何!”念落,竟是不管不顾,凌空盘坐,意透虚空,遥遥推算起来!

    咔嚓!

    突然,一声隐晦的碎裂声传来。

    申公豹仿佛骤然惊醒,循着声音看去,正好见得那碧钟边缘的一道细微裂痕。

    顿时,他亡魂皆冒,毛骨悚然!

    就在此时。

    “鼠辈围山,也敢妄谈道心?尔等实乃强盗,只需斩灭,无需再论其他。”

    听得此声,南冥子等人先是一愣,随即如释重负。

    .

    .

    寒风起,冷意生。

    此风自太华东峰上起,转眼扫过八方。

    静!

    天上天下,仙凡皆有所感。

    “当年我在长河中所见的几种分叉之景,便决定将之扭转,不使太华蒙尘,不令云霄断绝,今日尔等敢犯此处,要乱我道心,皆可诛杀!”

    陈错凌空而行,右手掌剑,一步一花。

    花开花落,兴衰两变。

    轰!

    霎时间,天上布阵的一众修士尽数混乱,无穷无尽的恐怖之念在他们的心底滋生出来,旋即他们便想要离开此地,连所谓的上界之令都顾不上了!

    “种种因果今日散,天地之间尽衰灭!”

    嗡!

    霎时间,陈错手中的古朴长剑凌空而起,当空一展,灰雾弥漫,万千剑影浮现出来,而后……当空乱舞!

    无数寒芒转眼漫天飞舞!

    锋利!杀戮!破灭!恐怖!湮灭!

    仿佛原本就是针对修行之人的剑芒,缩涨不定,朝着每一个修士侵袭而去!

    “不好!此乃吾等的杀身之劫!速速逃遁啊!”

    一时间,但凡灵识不寐之人,都意识到了大祸临头,哪里还有心思封镇太华?瞬间就各自施展神通,急急要远离此地!

    只是,任凭他们神通如何精妙、法宝如何玄奇,那剑光剑芒却是紧随其后,在他们动念的瞬间便沾染了肉身,而后剑光游走之间,便将那血肉之躯彻底破灭!

    剑芒横空,擦着就陨,碰着就灭,哪怕只是目光沾染,亦是神魂、真灵刺痛,跌落凡尘!

    这一个肉身被剑光所灭,便有元婴挣扎着自肉身中脱离,婴儿似的面庞上满是慌乱之色,挣扎着想要逃离,但旋即便发出一声尖锐叫声,被剑光搅动着彻底破碎了元婴真灵!

    那一个不断祭出身上的法宝、法器阻挡剑光,借此不断后退,但转眼便被毁灭了法宝,跟着肉身便被剑光贯穿,一缕魂魄摇摇晃晃的钻出头顶,迎风颤抖,要往幽冥投去,但旋即寒芒一闪,形神俱灭!

    “啊啊啊!我的五百年道行!我不要陨落于此啊!”

    “扶摇子!扶摇子!吾等都是被上界所逼迫,并非真心啊!!!”

    “不不不!不该如此……”

    漫天的哀嚎、惨叫中,血肉碎骨如雨点般滴落下来。

    长生路断,归真入虚,寻道路绝,性命破灭。

    一道道身影跌落,血肉落入太华山的水土之中,令碎裂的灵脉愈合,使草木精华充盈,山上山下枯萎的枝叶再次翠绿,看得太华门人惊骇至极,瞧的一个个远远观望之人心胆俱寒!

    “这这这……这可是一个个长生啊,里面还有几个归真,竟是被人杀鸡宰牛一般屠戮!这个人为何凶残至此!”

    苍穹深处,原本跃跃欲试的一众大妖这时忍不住颤抖起来。

    甚至还有一妖满脸庆幸,看向申公豹,颤颤巍巍的道:“好在尊者有先见之明,没有让吾等下场,否则的话……否则的话……”说着说着,它已是难以为继,根本不敢想那等下场。

    申公豹嘴唇哆嗦了一下,正待说话,忽的心头一跳,随即便注意到凌空而立的陈错抬起头,朝着自己看了过来!

    “完了!”

    瞬息间,他浑身汗毛炸起,哪里还来得及多言,直接化作一道妖风凌空而起,不管不顾的就朝着北方疾飞而去!

    其人一去,众妖先是一愣,跟着个个脸色大变,正待离去,几道剑光已经侵袭而至!

    霎时间,剑光乱闪,破碎空间!

    几个大妖尚未来得及出言,肉身尽数破碎,魂魄真灵却被一道灰雾吞没,转眼没了踪影。

    紧接着剑光汇聚,化作一把长剑,循着申公豹离去的方向便追击过去!

    “扶摇子!老朽与你无冤无仇,何故将事做绝?”

    余音袅袅,陈错不闻。

    他在千万剑光中踏空而行,长发飞舞,黑衣猎猎,两边长生陨落,归真寂灭,前方正有一人左支右绌,艰难抵挡。

    “不该如此,不应如此,不会如此!”

    怯心子驾驭长幡、玉盘,御剑抵御剑光,身上衣袍多有破损,眼中神情恍惚,脸上神色狼狈。

    “我等奉上苍之令来此,有大气运加身,为何会落得如此地步?理应太华破灭,昆仑再兴,但为何会如此?不该如此!”

    他虽是失魂落魄,但到底是长生有成,性命通玄,忽然心有所感,猛地一抬头,见得陈错正在靠近的身影!他眼中慌乱之色一闪即逝,旋即强自镇定,喝斥道:“扶摇子!你这般杀戮,莫非真不怕上苍怪罪?到时候……”

    “让你等来灭我太华的上苍吗?”

    陈错淡淡说着,神情没有一丝波澜,说着便抬起一只手,指向怯心子。

    “尔等入灭,太华乃兴。”

    “剑下留人!”

    突然,一道剑光破空而至,撞开沿途的剑光,深入千百剑芒的中央,挡在怯心子跟前,而后其人身上光辉散去,露出了满脸虬须、苦笑着的秋雨子。

    “陈小……还望君侯能手下留情……”

    停滞!

    漫天的剑光,在这一刻竟是停顿下来。

    四周,此番过来的修士已是十不存一,此刻个个狼狈,人人受创,见着剑光停下,也不敢妄动。

    “师叔,此人此番铸就大错!”见着来人,怯心子精神一振,正待再言,却见面前的秋雨子忽的转头怒吼:“住口!你这夯货!若非你私心作祟,焉有今日之局!你以为老子是为你来的?要不是这一身道袍制约,老子先毙了你!”

    怯心子一愣。

    秋雨子也不管他,转头对陈错继续道:“贫道自知此举无理,之所以厚颜来此,实是关系重大!君侯今日大开杀戒,牵扯的不止昆仑一家,还有其余仙门,必然结下仇怨,若是继续下去,那就是不死不休之局了!再者说来,这些人毕竟是道门精锐,真要是断送在这里,到时如何制约佛门?真到了大劫来时,你总归还是要有些帮手的,不如留下他们的性命,给他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他们逼迫太华山的时候,你在何处?”

    陈错打断了对方,摇摇头:“秋雨子道长,当年我未入道之时,曾得你之助,这个恩情我一直记得,所以看在你的面子上……”

    秋雨子先是神色紧张,旋即微微松了一口气,但紧跟着就听陈错道——

    “……我送怯心子与今日来犯之人尽数入灭后,不会株连他人!但,你那师门与我,可还是有许多旧账要算的!”

    秋雨子倏的瞪大了眼睛,心里暗道不好。

    “一而再,再而三的,只因我过去并未计较,便令昆仑门中生出误判,所以此次,也该让昆仑付出代价了!德不配位,不知进退,纵不毁山,理应让贤。”说着说着,陈错已经一指点出。

    “不可……”

    秋雨子大惊失色,但话还未出口,便有重压临身,跟着便受重创,全身筋骨近乎破碎,四周景象飞速后退,在一声巨响后,跌落在地,一条命已经去了一半。

    “咳咳……”张口喷出鲜血,秋雨子勉强起身,感受着体内近乎干涸的法力,看着原本遍布天空的剑光朝着一处聚集,满心的忧愁,“怕又是一个太清之难!”恍惚间,他仿佛再次看到了那个建康城中的少年,不由叹息。

    停下的剑光再次飞舞,原本停下观望的修士一个个心生绝望,四散奔逃!

    “尔等不是想要应对大劫吗?今日,吾便是尔等之劫!”

    陈错话落,一道璀璨剑芒自指尖绽放开来,直指怯心子!

    “陈方庆,你真敢……”

    死亡降临,怯心子声嘶力竭的吼叫,声音中满是恐惧、不甘与……悔恨!

    就在这时!

    碧玉大钟坠落下来,挡在怯心子身前!

    一道恢弘之声从中传出——

    “吾要让他活,无人能令他死!”

    当!

    剑芒再次碰在玉钟之上,爆发出的声响传遍五湖四海!

    嗡嗡嗡嗡嗡!

    陈错的身上无穷无尽的灰雾涌动出来,不断朝着右手指尖汇聚!

    “他今日必死!”

    那剑芒转眼延伸,直接顶着玉钟,狠狠的撞在怯心子的身上!

    咔嚓!咔嚓!咔嚓!

    千钧一发之际,怯心子兀自不愿意引颈待戮,口中玄气一喷,混合着滴滴本命真血,在体表布下层层护身神光!但转眼光辉破碎殆尽!

    剑光狂暴推动玉钟,瞬间将他的肉身撞成一滩肉泥,跟着也不停歇!

    延伸!延伸!延伸!

    转眼之间,璀璨剑芒蔓延十里!百里!千里!

    陈错猛地一甩手,那千里剑光直接横空划过,将沿途残留的众多修士尽数斩灭,跟着去势不绝,径直朝着西边延伸出去!

    当当当!

    沿途钟声响彻,剑光跨越长空,直指昆仑!

    转瞬之间,二者越过长安!越过关中!越过陇西!越过河西!

    轰!

    突然!

    河西所在之处骤然炸响,而后大地震动,山峦轰鸣!一根铁棒破空而起,将一尊三足羽翼古神的残骸贯穿,而后顶着这尊古神,跨空而起,径直朝着南方延伸过去!

    剑光、铁棒在空中交错!

    那铁棒跨过仇池!跨过汉中!跨过蜀地!直接沿着古神一路远征的痕迹,竟将祂顶回了十万大山,直直坠入了浩瀚的滇池之中!

    哗啦啦!

    池水四溅,整个滇池的水位生生下降了十丈!多出了一具森然骸骨!

    .

    .

    昆仑秘境,蟠桃林中。

    一脸苍老之色的元留子正在红发仙人身前,苦苦哀求:“还望祖师出面,援救各宗之人,迟了,一切晚矣!”

    红发仙人神色恍惚,似是离魂一半,半晌才道:“此事……还需斟酌,扶摇子此番罪大恶极,上苍必将他……”

    轰轰轰!

    话未说完,整个秘境骤然震动起来!

    秘境的天空上,忽有雷霆炸响!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