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小说> 四重分裂>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潜力股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潜力股

书名:四重分裂作者:微叶梧桐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游戏时间AM12:09

    “我就不明白了,你丫为什么每次都把自己常呆的地方搞得跟鬼屋似的!”

    燃烧着黯淡火光的壁炉旁,人高马大的高地人男子没好气地大声抱怨着,那堪称狰狞的表情与其瑟瑟发抖的雄壮身躯对比十分鲜明。

    “我也不明白……”

    有着一头挑染出几缕红色的黑发,面无表情的猫族半兽人恶狠狠地一眼瞪了过去:“为什么只要稍微有哪怕一点点昏沉的环境,你这个废物都会怂成一条狗,  你上辈子是在照镜子时被吓死的吗?”

    半空中的娇小少女(因为穿着灯笼裤所以没有走光的危险)叹了口气,将目光投向身边的好友:“说真的,殇殇,要是关系没现在这么熟的话,我一定会磕起来的。”

    被称作殇殇的人耸了耸肩,随手从自己靠着的书架上拿了本书出来,一边翻看着一边摇头道:“波多斯捏脸捏的太丑了,  影响画面感。”

    “我倒是没那么挑啦。”

    娇小的妖精少女落到壁炉上,有些无所谓地晃着双腿,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话说回来,阿拉密斯你置办这地方没少花钱吧?”

    在她眼里,能把公共空间里的私人房间装修成这个模样,肯定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没错,这里是【浴火】公会的会长,以‘打字战士’这個ID闻名于游戏界的阿拉密斯在公共空间中的私人房间,风格方面与伊冬那间纸醉金迷风海边洋房、双叶那间赛博朋克风的大起居室完全不同,一言蔽之的话,就是间面积十分宽敞、色调非常阴暗的英伦风书房。

    壁炉、躺椅、煤油灯和老式唱片机一应俱全,几乎铺满了所有墙面的书架上塞满了各种书籍,而且都是能看的。

    窗外是固定的黄昏,吊灯的光芒虽然柔和但却壁炉中那蓬火光一样异常昏暗,但其实也只是昏暗而已,  不至于压抑,更不至于恐怖。

    至少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这样的。

    “花的也不算多。”

    黑檀木桌后的高背椅中,  身穿一套黑红相间的皮甲套装,腰上挂着一对朴素匕首的阿拉密斯随口回了句,然后一边将自己那顶可拆卸的兜帽挂在食指上转着玩,一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缩在壁炉旁的波多斯:“说真的,你是不是直到现在都不敢一个人睡?”

    “滚犊砸。”

    穿着一身虽然同为重甲,但每个部位款式风格都截然不同,画风猎奇到几乎毁掉‘混搭’这两个字的波多斯哼了一声,对阿拉密斯做了个粗暴的手势,这位肌肉虬结、肤色健康、浓眉大眼大胡子的仁兄个头至少得有两米,就算坐在地上也依然算是个庞然大物,但表情却是怂的一批:“我总觉得这种地方会有阿飘……”

    “阿飘也会有那种比较可爱的吧,比如我,我也会飘哦。”

    有着羊毛卷般银色蓬蓬头的袖珍妖精少女扑棱了两下身后那对肉眼难见的半透明翅膀,一本正经地指着波多斯说道,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这位名叫无念的姑娘已经快被波多斯养成闺女了。

    “所以你们真的决定跟我们两个休闲玩家一起参赛了?”

    可能是预感到这个颇为无聊的话题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在场唯一一个看似正经的人,即种族为半龙人,绝大多数时间都用斜刘海挡着右眼的渝殇将话题扯到了正事上,只见这位一如既往穿着风衣套装的姑娘柳眉微蹙地看向阿拉密斯,迟疑道:“我记得你们公会的主力已经入驻无罪之界了吧,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打?”

    阿拉密斯抖了抖耳朵(自从发现自己能自由操控头顶那两只猫耳后他就可别喜欢这么干),  乐呵呵地反问道:“为什么要跟他们一起打?”

    “你们不是一个公会的吗?”

    跟渝殇有着同样念头,  之前甚至凑在一起讨论过这事儿的无念眨了眨眼,伸出小脚踢了踢波多斯的肩膀:“而且还是头头级别的人物,这种事肯定应该跟自己人一起参加吧?”

    波多斯却是满脸无所谓地摇了摇头,耸肩道:“你俩不是已经答应入伙了吗?现在也算是自己人啊。”

    无念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我俩的意思是,你们跟老朋友配合的肯定要跟默契一些吧,我们两个就算加入了也只是普通的休闲玩家而已,你们可是……”

    “我们不是职业玩家啊。”

    阿拉密斯轻轻敲了敲桌面,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波多斯给资本打工,天天朝九晚五,我这边时间倒是比较自由,但主要收入来源也不是打游戏啊。”

    旁边依然在翻书的渝殇瞥了他一眼,眉毛微微扬起:“避重就轻是吧?”

    “刨根问底不可爱。”

    阿拉密斯严肃地指着渝殇的鼻尖,表情很是认真。

    “我本来就不可爱。”

    后者风淡云轻地回了一句,神色毫无波澜。

    “行吧行吧~”

    阿拉密斯一看这两位非要讨个说法,也就没再继续胡扯,清了清嗓子后便面色认真地说道:“确实,我们【浴火】是比较喜欢在这种赛事中出风头的,而且我和波多斯在一般情况下也会在主力队伍中,不过嘛……”

    渝殇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刘海,一边让常年被遮住的右眼透透气,一边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这次的【问罪论战】,我们虽然会参加,但应该是不会去争取什么名次了。”

    阿拉密斯表情很是正经地看着渝殇,摊手道:“原因很简单,打不过。”

    渝殇和无念两人都是一愣,愕然道:“打不过?”

    “没错,打不过。”

    阿拉密斯用力点了点头,表情有些无奈:“你应该知道我们在各大游戏中的竞争对手是谁,基本都是那些俱乐部或者正规的大型工作室,赤色星座啊、乱冢啊、帝王花啊、常磐啊之类的,那帮孙子可是早早地就把核心人员调到无罪之界里来了。”

    “无罪之界跟别的游戏不一样。”

    波多斯咂了咂嘴,接口道:“之前也说过了,我们这帮人基本上没有指着打游戏赚钱的,首先就没办法把每天的二十四小时游戏时间完全利用起来,再加上入坑晚,现阶段在战斗力方面比起其他同水准的玩家比要差远了。”

    阿拉密斯扯了扯嘴角,干声道:“就拿那位国民游戏宝贝醒龙来说吧,在渝殇你也玩过的《奥拉西战记》里面,我在天时地利人和皆备的情况下未必弄不死他,我和波多斯联手的话也是稳赢,但换在这会儿的无罪之界,别说我俩了,就算在多来二十个我或者他,都很有可能被一个照面直接打爆。”

    “诶!”

    无念倒吸了一口凉气,轻呼道:“差距有这么大吗?”

    “排行榜第四的爹,你当是开玩笑呢?”

    阿拉密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无念,深深地叹了口气:“莪知道醒龙是个什么德行的人,能在游戏里稳稳压在他前面那三位,我已经连想都懒得想了。”

    渝殇皱了皱眉,问道:“你一定要跟那个最厉害的职业玩家比吗?”

    “不是最厉害的也没用,归根结底还是入坑时间长短的问题。”

    阿拉密斯很是不爽地磨了磨牙,愤愤地说道:“最重要的是,前几天出了个意外,基本上算是直接掐灭了我们这边的希望。”

    很喜欢吃瓜的无念顿时眼前一亮,忙问道:“什么事什么事?”

    “你们不是已经知道了么,咱们【浴火】的主力团来无罪之界了,按理说呢,虽然只玩了几个月,但也姑且都有了高阶水准,一部分人甚至已经进排行榜了,要是一直照那个节奏下去的话,十月初的比赛倒也不是不能冲击一下。”

    阿拉密斯甩了甩自己那条运用起来已经愈发熟练的尾巴,嘴角抽搐地说道:“结果就在前两天,丫们差点被团灭了……二十八个人就活下来四个。”

    “差点……被团灭?”

    渝殇终于把视线从书上移开,有些困惑地向阿拉密斯问道:“你们的意思是,他们全都被送去重建角色了?”

    波多斯挎着个扌脸点了点头,长叹道:“没错,除了四个幸存者之外还有咱们之外,大家全都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谁干的?竞争对手?”

    渝殇轻轻踩住阿拉密斯那条不安分地尾巴,很感兴趣地问道:“网上可是都说传说中的浴火主力团水平很强,尤其是在集体行动的时候,怎么就让人给团灭了?”

    阿拉密斯有点炸毛地把尾巴从对方的脚下救出来,没好气地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问当事人。”

    渝殇言简意赅。

    “呵,我特喵的当然问了。”

    阿拉密斯冷笑了一声,随即便用非常蛋疼的语气说道:“结果你猜怎么着?那帮家伙自己都不知道是被怎么干掉的,就连那四个侥幸捡回条命的幸存者都不知道。”

    在那之后,阿拉密斯和波多斯两人也没继续卖关子,而是很痛快地将他们了解到的内容告诉了两位姑娘。

    简单来说,就是【浴火公会】的主力团在全员抵达高阶后简单地集结了一下,然后便开始向西南移动试图找阿拉密斯和波多斯这两个正副会长汇合,然后就在即将抵达目的地时遭遇了一群不死生物,几乎全员扑街在了阿道夫自由领东部,只有寥寥几个幸存者活了下来。

    “你们这说的也太简单了吧……”

    无念立刻第一时间进行了吐槽,她本来是抱着吃瓜心态听的,结果还没来得及从行囊中把干果饮料什么的掏齐故事就结束了,失望之情那叫一个溢于言表。

    “不是我们说的简单,是这事儿本来就稀里糊涂的。”

    波多斯抬手把半空中妖精少女抓了下来,从对方手中抢了把类似与瓜子似的玩意儿嗑了起来,口齿不清地说道:“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稀里糊涂地遇敌,稀里糊涂地打,稀里糊涂地死光了,要不是那些根本杀不完的不死生物最后忽然跟秀逗了一样集体降智,恐怕一个活人都剩不了。”

    渝殇微微颔首,随即便将话题拽了回去:“那你们也可以跟那四个幸存者组队吧?”

    “可以,但没必要。”

    阿拉密斯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打着哈欠说道:“我和波多斯配合的比较习惯,但那个【问罪论战】在团体战方面的要求是三到五人,那边剩了四个,换句话说,如果我们想跟那边一起打的话,那四个人里就势必会有一个人被换出来,那样就没意思了。”

    “要是拆成两支三人队的话,配置就会比较糟糕。”

    波多斯在旁边补充了一句,摊手道:“所以不如让他们四个直接组一队,我俩跟你俩组一队。”

    “至于拖后腿什么的,你们大可不用担心。”

    阿拉密斯直接无缝衔接了下去,完全没有给渝殇和无念两人插嘴的机会:“我俩前段时间都比较忙,他儿子叛逆期又赶上暑假,我是截稿日快到了要死亡冲锋,玩得都相对佛系一些,本就没打算把自己当主力,更何况……”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而旁边的渝殇则立刻问道:“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你们两个人的潜力非常大。”

    阿拉密斯眨了眨眼,用十分笃定的语气说道:“而且也都是那种个人风格比较强烈的类型,很适合我们公会的风格,咱们四个组一队的话,也许能碰出不错的火花也说不定。”

    “真的吗?”

    坐在波多斯肩膀上的无念摇了摇头,摆手道:“我不信。”

    “不信就试试呗~”

    阿拉密斯吹了声口哨,随即便站起身来兴致勃勃地说道:“咱们四个直接排一把模拟战吧。”

    “你打从一开始就是这个目的吧?”

    渝殇叹了口气,不轻不重地瞪了阿拉密斯一眼:“说什么让我们参观你的个人房间,其实就是想把我们叫到公共空间里方便组队匹配吧?”

    “咳,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就是了。”

    “反正就是你俩铁了心的要带我们了?”

    “就不能是我们想利用你们俩潜力股打个好名次吗?”

    “唉,无念你怎么看?”

    “我都行啊,周边还是挺吸引人的,殇殇你觉得呢。”

    “我也都行……那就排吧。”

    “走着!”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终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