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155章 轮回转世,夺舍重生!(六千字二合一)

第155章 轮回转世,夺舍重生!(六千字二合一)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龙虎山。

    山峰层峦耸翠,飞阁流丹,尽是道观楼台。

    林中有鸟兽奔走,气息怡人。

    虽是道门祖庭,但宫殿之间,却还有炊烟袅袅升起,这是炼丹的宫殿在烧丹。

    院中。

    呼~~

    陈希象吐出长长的一口气息。

    这团气好似一道白白的滚雷一般,在面前的空气里滚荡。

    而后四五个呼吸内都散不去。

    此时正好一位老道人走进来看到这一幕,震撼赞佩道:

    “武当派的祖师张三丰创出猿击术和太极拳,五脏六腑强大,已经能见神不坏,却也不过是吐气如剑罢了,你这一口气吐出来,好似一口雷霆在胸前滚荡,五个呼吸才散。”

    “我是真的相信你的修为,已经远远超越了历史上的达摩张三丰、吕洞宾,彭祖等等前辈了。”

    说话的老道人,正是这龙虎山的天师张元旭。

    龙虎山属于道教祖庭,历史上再过几十年,光头兵败的时候,为了彰显自己的正统地位,带走了三个中华教统的代表。

    这****便是儒释道的三教掌门,曲阜孔家,龙虎山张天师,以及一位活佛。

    其中就包括眼前这位的儿子。

    陈希象听到张天师的敬佩,却是笑了笑没说什么,没有谦虚。

    若单论这个时空的话,那么张天师说的也没错。

    他的确已经超越了这方时空的各教宗祖的境界,达到了和佛门释迦摩尼差不多齐平的境界。

    进入见神不坏后,陈希象嘴里已经换出了四十颗牙齿,再加上真气护体,比地球上两千多年前的释迦摩尼还要神奇。

    从天津离开后,他来到龙虎山挂单已经一个月。

    这一个月的时间内,他完全消化了和黑山老妖一战后的收获。

    作为原来时空的天下第一高手。

    黑山老妖的拳法、传承、心灵等等奥秘,在陈希象与之交手之后,全都被陈希象看透了。

    如果是别人可能做不到。

    但拥有大道玉碟这一“推演第一”的万古神器在手,在交手之后,将这些东西便可轻松窥一斑而知全豹。

    可以说黑山老妖在圆明园一战当中所施展出来的所有拳法和心灵神通,以及其他招式,都被陈希象学会了。

    一个前天下第一高手的一生所学加积累,简直是不可估量的一顿大餐,更是美味佳肴。

    在和张天师随便说了几句话之后。

    老天师直入正题:

    “今天也不是特意来打搅你的修行,乃是早在半年前老道就和释传印大师约好了一场丹元法会,令丹房炼出了一些丹药,今日传印大师已经到了,想要面见你请教修行。”

    “丹元法会,好名字。”

    陈希象却是听到这个品丹大会的名字笑了笑。

    神话中的大佬们都有自己的宴会名称,譬如王母娘娘有蟠桃会,如来佛祖有盂兰盆会,太上老君有丹元大会,都是邀请各路仙神品鉴好东西的大会。

    张天师将陈希象鼓吹为太上下凡,因此,连这丹会都选用了与神话中太上老君一样的“丹元”为名,可见对正一一脉用心良苦。

    “释传印,便是天下一妖二佛三仙之中的那位中土禅宗的人吧。”

    陈希象知道来人。

    二佛之一,中土释传印。

    张天师点头说道:“传印大师与老道交情匪浅,没有入任何寺庙,走的是苦行禅的修行,品格高尚,因此才被推崇为中土禅宗的代表,他完全担得起二佛之一的称呼,倒是老道我,忝居三仙,十分惭愧。”

    他摇头唏嘘感慨。

    陈希象哈哈笑道:“老天师何必谦虚,你只这一手炼丹画符的本事,便足以笑傲天下武林了,在外人眼中,便又与仙人何异?”

    住在这一段时间,除了在黑山老妖身上的收获之外,陈希象最大的收获,还当属于张天师对陈希象开放了属于天师府的所有道经典籍。

    作为两千多年完整传承下来的天师府之中典藏之多,是世上任何道门都比拟不了的。

    这得益于它道教祖庭的身份,以及张天师一脉单传的传统,保留下了很多珍贵的东西。

    譬如这炼丹和画符,都不是山野道士装神弄鬼的骗人把戏,而是真有其事。

    张天师炼的丹,只有修行中人能吃,普通人连消化都做不到。

    不过符纸普通人能使用,那是真的带有心灵精神磁场的护身符,可以“祛病消灾”,可谓是万金难求。

    然而张天师却摇头:

    “跟你比起来,我这点微薄修为又算什么。”

    说着话,两个人已经走出了道观单房,来到了一个丹炉大殿之中,那里已经坐着一个僧人,看上去只有六七十岁左右。

    陈希象眸光只是落在此人身上,就直接一眼看透了对方的骨龄和皮肤下面衰老的生命气血。

    “二佛之一的释传印……年龄居然这么大了”

    他有些惊讶。

    因为这个人只是看上去年轻,但却已经是一百岁了,只是因为练武的原因,让他看上去,才年轻了四十岁。

    看到一袭道袍的年轻道人走了过来。

    二佛之一释传印眸光浑浊,眼睛微眯。

    他佛法心灵强大,因此感知到的不单单是一个年轻道人的形象,更好似浑茫一片的天地自然,浩浩冥冥,如同沉淀下来的一本史书,看不到开头,也看不到结尾。

    但若闭上眼睛,却会感觉这些意境都消失不见,如同面前什么人都没有一般。

    二佛之一的释传印,心灵境界何等高深,只在黑山老妖之下。

    却竟然在陈希象到来之后,闭上眼睛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这位就是世上无双的天师道人了,果真天下无敌。”

    释传印心中轻语,双手合十起身,施礼。

    陈希象道:“大师不必客气,来者是客,今日既然是丹元法会,当以品丹为主。”

    “说的是,童儿,取我的九颗精元金丹来。”

    张天师呵呵一笑,立即令宫殿中的烧火童子将丹药都拿了上来,摆在他们面前。

    片刻后。

    三个人好似蓬莱岛上的三仙一般,在这檀香袅袅的殿中,各自轻轻拨开了丹炉。

    陈希象捏出了一颗丹药,发现这根本不像是一颗丹药,而像是一颗玉石一般,晶莹生出光彩,质地坚硬,外表不泄露半点气味。

    这种丹药,普通人根本就消化不了,就算是练武之人,也得至少进入罡劲境界才能消化。

    而这次的丹药,是让陈希象这位当世无双的第一大真人品鉴。

    其乃是张天师花费了足足七七四十九天的功夫,才炼出的这九颗精元金丹。

    其药力,当世恐怕只有见神不坏才能彻地消化吸收药效。

    陈希象轻轻捻起,送入口中。

    咕咚~

    这颗丹药下肚,从食道滑下,好似石落深谷一般,发出一声响!

    咕隆隆~~

    紧接着,陈希象的大小肠胃,一起为之蠕动起来开始消化这颗丹药。

    一股药力立即反应出来。

    普通人一顿吃下十颗大人参,会当场脸红流鼻血。

    自然服下了这等精元大丹的释传印和张天师,也开始有了反应。

    张天师和释传印头顶都冒出白气来。

    唯有陈希象没有事情。

    十几个呼吸后,他已经消化了一颗药力,啧啧称奇,不愧是天师府的秘传丹药。

    他现在修行还没有彻底的断绝五谷,因此还需要吃东西,但是普通的五谷粮食,早已经不能补充他的需要。

    而这颗丹药,一颗下去,就可让他三个月不吃饭,还能体力充沛,保持巅峰!

    见其他两人还在运内脏肌肉和劲力消化丹药。

    陈希象也不着急,便坐在一边慢慢品起茶来。

    呼~

    等张天师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小半个时辰后了。

    半个时辰,他才彻地将一小半的药力消化,另外一半储存下去。

    这时候却看到陈希象和释传印都在品茶了,好似已经等了他许久。

    张天师叹息道:“丹药是好丹药,可惜我修为太低,不能完全消化,再加上我们年老不能受补,不然的话,若是每七天吃一颗这种丹药,我老道可能还真有希望有生之年,踏入传印大师和希象你们的境界,见神不坏。”

    “这丹药就是给你们两个炼制出来的,只有你们这种不坏境界,才能消化享用。”

    释传印一百岁了,之所以看上去不老,是因为他达到了佛法中的“如来境界”,可以靠心灵锁住气血。

    但他却喟叹道:“比起大真人几个呼吸就轻松消化,我也足足用了盏茶时间才压制住药效,以前我曾和黑山老妖交手过,当时便以为那等人物,已经是世间无敌,但大真人却能将他斩杀,一直不敢想象同为不坏,我与大真人究竟差距多少,今日总算见识了。”

    “这些丹药我也吃不了。”释传印而后又苦笑,道:“天师好意老僧心领,可惜,我已经痴活百岁有余,气血都保持不下去几年,这丹药我更是无福消受,放眼这世间,怕也只有大真人能可将之为食粮。”

    张天师闻言也黯然,他一直不主动去想这事,但释传印大师却主动说出了自己命寿将近的事情。

    一百多岁的人了。

    历史上最先创出内家拳国术养生的祖师人物张三丰,也不过活一百三十多岁而已。

    这个时候,就算境界很高,但是衰老和体力的流逝,却是抵挡不住的。

    释传印转而看向了陈希象,语气诚恳,姿态很低的问道:

    “其实老僧这次来,就想来问问大真人,究竟这前路修行,当真可有办法令人长生吗?”

    过去弟子请教师父,都说请您老给个话,是让师父指点迷津的意思。

    往往这一句话,就能起到“经读三千卷,曹溪一句亡”的效果。

    然后老师这一句话,就可以成为徒弟坚持和修炼下去的动力和信仰,是一种弟子在无助绝望的情况下,来找师父寻找力量的方式。

    二佛之一的释传印这句话一说出口,已然是把自己放在了弟子的位置,来请教陈希象这位当时大真人,敢问修行到最后,前方之路,是否真的还有?

    是否就是陈希象身上的这条路?

    陈希象端坐原地,微笑回应道:

    “长生之道万千,任何一道都能走通,譬如我这条路,人修炼到先天境界,就可以以先天之气洗练自身,令寿命突破人体的一百二十天寿界限,但是以你的这幅一百岁的躯体,要想走先天真气之路,将比其他人困难千倍万倍……”

    释传印闻言黯然,却也不失望,到他这个年纪,早已经是知天命的两倍了,知道有些事可能真是命中注定,譬如生死。

    问这个问题,其实就是一种“朝闻道,夕可死”的心情。

    临死之前,想要个答案。

    然而,他却没想到,陈希象语气一转:

    “但我刚才也说了,长生之道万千,任何一道往前走,其实都是可以走通的,气功先天只是一个方向……”

    肉身也是可以达到先天境界的。

    李含沙就在研究肉身先天的办法。

    陈希象举起一杯茶水:“除了先天真气之外,心灵其实也是可以做到长生的……”

    他说话之间,闭上了眼睛。

    突然,释传印和张天师都听到了耳边传来了一阵悦耳的鸟鸣声。

    一只又一只的飞鸟,从宫殿外面飞了过来,停在了屋檐的枝头,同时唧唧喳喳的叫着。

    “这些鸟……居然在唱歌……”

    两个老人大惊失色。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

    宫殿的红木大门,似乎被什么小东西挤开了,丹房的烧火童子转身一看,惊喜的大叫道:

    “哇,是小狐狸……”

    一只白色的狐狸,居然从门外跑了进来,然后四足缓慢的走向了正在品丹的三人,根本不怕人一般,居然还喝起了陈希象面前的茶水。

    喝了口茶水之后,旋即抬起毛茸茸的头来,居然眸光中闪现出了一些人性的光彩,对着释传印裂开狐狸嘴,笑了。

    “这……”释传印心中震动:“以心灵佛法磁场引来动物不稀奇,但是让鸟儿唱歌,让狐狸喝茶,还露出人一样的笑容……”

    尤其是那狐狸,好似根本不是狐狸了,而是被陈希象的精神入住了。

    这时候,陈希象睁开了眼睛,用手摸了摸白色的狐狸,微笑道:

    “小东西,去玩吧。”

    狐狸立即惊慌的跳开,几个闪身就消失不见了。

    “武道修行的最高境界是心灵不坏,在我道家被称之为打开识神,但是识神却仅仅是魂魄修行的开始罢了,这一段时间以来,我在与黑山老妖一战后,又从天师府的诸多典籍中得到了很多收获,感悟良多,在心灵精神上更进一步……”

    “刚才你们看到的一幕,一开始的确是普通的心灵不坏都能做到,利用心灵波动把动物引来,但接下来,就不只是心灵的波动,而是把自己的精神从自己的身体上出窍,附体到动物的身上……”

    在场的两位佛道大师,在听闻这段话之后,由一开始的震惊,逐渐化为无比虔诚的神往,有一种稚嫩道徒听大能讲道一般的死而无憾的神情。

    “这……精神出窍……附体他人……这当真是鬼神之能了……”

    张天师万分佩服,心中敬仰不已。

    陈希象接着轻笑道:“人体三宝精气神,本就每一条走出,都是康庄大道,肉身可成人仙,真气可成天仙,心灵可成神仙……”

    “刚才我的出窍精神,便是道经中记载的阴神,可以出窍离体,不过现在只能附体动物,还不能附体人……”

    动物思维简单,念头单纯,最好附体。

    而人生一念,会多出万万种思绪,最是不好处理,不过如果陈希象真想附体别人的话,也可以通过轮回路先将那人心灵打傻,然后就能轻易地鸠占鹊巢。

    张天经过陈希象的演绎之后,立即顿悟,大声道:

    “我明白了,你是说传印大师虽然肉身腐朽了,气血枯败,但是他可以从心灵一道前进,完成类似于密宗那样的‘夺舍转世’,再活一世……”

    他说完之后一脸震撼:

    “这可真的成了仙真神话一流了。”

    附体夺舍,转世重生。

    要是真能这样子延续寿命的话,那么,世界上真的可以有人长生不死了,只需要一直换躯体就行了,心灵精神可以无限存在。

    然而释传印却是认真摇头道:“不,密宗的夺舍转世也不是很简单就能实施的。”

    他虽然是禅宗大德,但对于密宗的一些法门和秘密也清楚一些。

    “密宗的夺舍转世,其实就是每一代的班禅、达赖活佛的转世之前,都会预言自己的传人,但其实这是他们早就派人查验好了,在成千上万个婴儿之中,找到最心灵波动最适合自己的那个,利用心灵波动在那孕妇肚子里打上心灵印记,死之前,也要把孕妇接来待在身边,才能保证那个孩子在他死后继承一些他的记忆碎片。”

    “并且这个仪式对活佛的修为要求很高,至少需要练成幻神成就,可以打出心灵印记才可以,并且还要经历最为恐怖的胎藏结界,再次出生的话,其实根本已经不能算作是那个人了,这是一个脑子里有一些活佛记忆碎片的人罢了,对于继续修行佛法,有极高的天赋。”

    胎藏结界,其实就是道家的“胎中之迷”。

    人轮回转世之后,母亲的肚子就是最强大的先天之地,即便是菩萨罗汉转世投胎,也会被这股先天之气蒙昧了神识。

    所以在人死后,寻找婴儿夺舍重生,是很难成功的事情。

    陈希象微微摇头道:

    “以婴儿为转世投胎之身,伤天害理,当然不可,但这世间恶人却是成千上百,只需找一个与你精神磁场差别不大的恶人,便可让你的精神,在他的身躯上再次重生。”

    张天师问道:“那么要到哪里才能找一个和传印大师精神心灵波动很相似的人呢?”

    陈希象淡声一笑:

    “不必去找,这人已经来了。”

    “什么?来了?!”

    “有人上山?”

    霎时,佛道两位大师同时面色微动。

    果然。

    就在陈希象说完话不久后。

    龙虎山天师府丹房之前的两扇红木大门,轻轻地打开了,好似被风吹开一般。

    然而,却在红木大门之外的台阶上。

    一个紫衣女子和一个红袍僧人正缓缓踏步走来。

    “这……此二人修为,竟然以老僧境界居然都没有感应到他们的到来。”释传印心中一震,而后他白色眉毛抖动,紧接着赫然认出了来者二人的其中之一:“此代班禅毕钵罗!那紫衣女子又是谁?”

    张天师在红木大门打开之后,已经起身立起。

    门口的丹火小童立即惊问道:

    “今日是停沐,山下道门路都关了,你们两位是怎么上来的?”

    唐紫尘无视了小童的问候,只一双秋水般的清凉眸子,望向了红木大门后的数十丈宫殿前的年轻道人。

    一瞬间。

    当唐紫尘进入这龙虎山天师府之后,站在了那位年轻道人的对面。

    立即,她的眼前世界中就什么也不剩下了,只有那端坐在那里品茶的道人一位。

    从唐紫尘进入宫门之后,陈希象始终慢条斯理,然后嘴角含着淡淡笑意,转头望了过去:

    “唐紫尘,终于见面了。”

    伴随着这一语。

    霎时。

    唐紫尘感觉到自己视线所望的年轻道人似乎身形变得无比庞大,好似与这道观之中供奉的那位天尊合二为一,成为了宇宙的中心。

    一股恐怖的心灵压迫感,好似汪洋一般,朝着唐紫尘淹没过来。

    一瞬间,竟让唐紫尘感觉自己不是来挑战这个年轻道人,而是不远万里来龙虎山……拜见此人!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