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一百三十五章 无敌!

第一百三十五章 无敌!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陈希象的突破在外人看来就在一秒之间,但其实无比漫长。

    就只是亚和耶和梵摩两股强大的心灵磁场冲击而向陈希象眉心的一瞬。

    陈希象却在这一瞬间,似乎渡过了亿万年之久。

    如同化身一颗古老的星球,转一个念头,就是沧海桑田。

    人的心灵意识比宇宙还要不可思议。

    时间也不能凌驾齐上。

    当视线回归,

    呼!!!!

    迎面是九只恐怖的拳头,笼罩住了他身体的各个部位。

    罡劲撕裂。

    空气雷霆震荡!

    然而,在已经打开了识神领域的陈希象眼中,这几个人的速度却是乌龟爬一样的缓慢。

    “并不是他们太慢,而是我的思维太快了!”

    陈希象感悟着自己现在这个奇妙的境界。

    这时候。

    陈希象已经看到了梵摩和亚和耶两个心灵大师脸上露出了疯狂恐惧了。

    因为,他们在这一秒之间,就感应到了陈希象不仅没有受到心灵冲击的影响,反而心灵之力就在这一秒之间,好似由一滴水变成了大江大河一般浩瀚!

    如同一个人,成为神,就在这一秒之间!

    “死!”

    九只拳头同时打在了陈希象身上!

    呼!

    恐怖的拳劲竖成九根气柱,贯穿了大地!

    轰隆!

    大地之上,出现了九座深坑。

    泥土倒飞三尺,冲天而去!

    “什么!”

    奥巴顿失声大吼。

    “人呢!”

    费萨尔的眼珠在这一瞬间,扫遍了左右十方所有角落。

    下一秒,看见了陈希象仍旧站在距离他十丈之外的地方,微笑看着他们。

    “幻觉!”

    “我们刚才打中的是空气!!”

    一刹那剑,波斯教的萨珊,兄弟会三兄弟亚历山大、米依尔、帕维,柔术大师武田元等人同时惊呼。

    “我们被催眠了!”

    费萨尔听闻这些声音,心跳如鼓,一脸的狰狞,吼道:

    “不可能,绝不可能有人一次性催眠十一位罡劲高手!”

    “杀!”

    他身形一翻,再次缩地一般的速度,几个箭步,再次出现在了陈希象的面前,又是一拳!

    这一拳,是他毕生功力凝聚。

    从上而下,轰杀而去!

    其中融合了***拳法、罗马拳法、瑜伽拳法、中华武术、巴西柔术、等等十几个国家的拳法。

    这一拳远超当世所有罡劲,哪怕只是拳风,都可以震杀普通的化劲高手!

    轰隆!

    似乎那位传说中真主化身成了费萨尔。

    到了这个境界,人就是神,根本不用尊敬什么教派中的神明。

    这一拳封杀住了陈希象的所有退路!

    费萨尔不相信,陈希象还能再次鬼魅一般的躲开。

    陈希象只是一双眸子水波不惊的望着这一拳朝着他心脏位置打来。

    哗啦啦!

    他的道袍被无边气流冲击的向后倒飞,灌入风力,鼓胀起来。

    费萨尔的拳头电闪间已经触摸到了陈希象的道袍材质,他心中大喜,知道这绝对是真人不是幻觉。

    只要砸入心脏,就算是肉身金刚,钢铁一样的身体,都要被他打穿!

    但是当他一拳砸到陈希象身上,这一拳的力量彻底灌入到了陈希象心脏那里之后,突然之间,就好像轻飘飘的放在了那里一样,没有了一切力量。

    好似,他打出的根本不是可令乾坤变色的一拳。

    而是……小孩一般,轻轻举起了拳头,挨在了陈希象身上。

    “这!为何!”

    费萨尔被骇的亡魂大冒!

    “这是怎么回事!”

    即便是紧随着踏步一齐再一次杀过来的奥巴顿、萨珊、兄弟会三人,也同时惊恐万分的立刻顿住步伐,如同见鬼一般。

    费萨尔作为他们当中的第一高手。

    刚才那一拳的力量,如果是打在他们任何一个罡劲的身上,不作任何抵抗的话,谁都要被一拳轰穿!

    人类的身体练得再硬,还是血肉之躯,子弹打中会是,刀剑砍中也会死。

    但,刚才打在这道人身上,明明没有听到任何恐怖的对撞声,说明道人的身体强度,也并没有达到金刚石那般的硬度,为何……

    究竟为何,会什么反应都没有?

    “万物有灵,不管是人还是动物,行为和力量,都是由心灵意识掌控的,用心灵大脑指挥身体,你刚才的一拳威力再大,也是由心灵催动一身劲力爆发出来的。

    而你的心灵早已经在贫道面前跪下臣服,拳中的力量自然也主动对贫道缴械。”

    陈希象眸光淡漠,落在了费萨尔的身上。

    他说的是汉语,但是落在费萨尔的耳朵之中,甚至于落在在场各国的其他十位高手耳中,居然全都听懂了。

    “明明说的是汉语,我们却听的异常明白。”天竺僧人梵摩颤声道:“以心传心,不立文字,中国禅宗的最高境界,如来!”

    “他到了如来的境界!”

    天竺僧人梵摩颤抖着,直接跪在了陈希象面前。

    另一位心灵高手红衣大主教耶和亚,也是在同时心灵几乎被这句话震得塌陷了。

    在陈希象的这句话中,他完全理解了刚才费萨尔的状态是什么情况。

    就如同一根牵线木偶。

    费萨尔的心灵在站在这道人面前的时候,就已经被对方拿捏住了。

    对方的一念之间。

    费萨尔的身躯就不受掌控了。

    这……

    这得是心灵境界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层次,才可以一念之间,将罡劲的费萨尔,当做泥巴一样揉捏!

    “我不信!我不信!”

    费萨尔厉声咆哮。

    下一瞬,他眼眸里发出炽热亮光,脚尖一点,整个人的气势再次一变,从原地跳开,再次俯冲过来。

    嗡~~

    他好似化身传说中的大日真主,一股牧羊万物众生的拳法意境,便从身上扩散而出。

    手掌一捏,忽而化掌,五指跳动。

    突然手掌变大了一倍,变得青筋爬满,皮肤黑紫,全身气血都冲到了手掌之上,

    但却是没有毛孔,就好像发油发亮的黑色鹅卵石。

    真主大手印!

    从上而下压盖陈希象头顶!

    砰!

    陈希象面前的空气再次被挤压成了一团。

    然而,又一次!

    当这威力足可开山裂石般的一个大手印,落在陈希象头顶的时候。

    费萨尔瞳孔内闪烁出了惊涛骇浪般的恐惧和绝望。

    他电闪之间察觉到了,自己的肌肉不受自己掌控般得松弛,一身的精气神,都在猛击向陈希象的时候……

    衰落下去!

    见此一幕。

    “这!这人早已经不是人!他是神!”

    “世上没有一个人会是他对手!”

    “他已经无敌,没有对手!”

    “罡劲高手,都是他的手中玩物!”

    一刹那之间,奥巴顿、萨珊、三兄弟、两大骑士、武田元这些高手,脑子里出现风暴呼啸,脸上全都是恐惧。

    “逃!”

    这是紧接着他们脑子里同时出现的一个念头。

    他们错了。

    凡人,怎么可与神争斗。

    还敢觊觎神的秘密!

    找死!

    他们都在找死!

    死!

    一个大大的死字都出现在了所有人的心田。

    但却在他们同时转身踏步的时候,陈希象的一段话,以淡漠嗓音传入了每个人的心中:

    “来了怎么能走,但我也不会杀你们,十一大高手杀了太可惜,我要让你们去反攻八国联军的舰队,把你们十一个大高手的作用彻底发挥出来。”

    伴随着这声话语。

    即便是奥巴顿、萨珊、武田元这些高手已经转头逃走的状态。

    是那一刹那背对着陈希象。

    却还是在这一时间,于各自的心田之中,看见了这样一副画面。

    好似陈希象在他们的心灵之中结印。

    陈希象一步踏出。

    在林中,就只是道人的普通一步罢了。

    但是在这十一人的心头,却同时由着陈希象的手中结印,无形之中,印在了他们所有人的心田。

    轰!

    最接近陈希象的费萨尔,当即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变得一片黑暗。

    他一下子从林中开始坠落!

    堕入了无边黑暗。

    “啊!!”

    不知坠落了多久。

    他恐惧狂喊。

    呼呼~~

    四周都是灰蒙蒙的愁云惨雾。

    他下意识地抬头,看见了一座矗立于黄土大地之上的古老门户,上书三个古朴汉字,却一眼让费萨尔明白了这三个字的意思。

    鬼!门!关!

    “不……”

    费萨尔发出嘶吼:

    “这是幻象!”

    然而,他却身躯不由自主的,好似有人在他后面拿着哭丧棍和铁链驱赶!

    从鬼门关进入,是一条黄色小路。

    不知费萨尔看到了这条路。

    对中国文化有一定了解的梵摩和柔术大师武田元,当即心灵恐惧万分。

    武田元嘶吼道:

    “鬼门关……黄泉路……”

    那些鲜艳的花就是彼岸花。

    ……

    梵摩恐惧嘶吼,仰天大叫:

    “你!你究竟对我们做了什么?!”

    ……

    林中。

    陈希象印已经结完,负手走过这林间的十一个高手,轻声自语:

    “送你们……去轮回转世,重新做人。”

    就在他突破入心灵识神之境后,便立即从过往读过的千万卷道经典籍当中,推敲出了属于自己的第二门拳印。

    谓之……轮回路!

    此拳,不杀肉身半分,却会奴其精神。

    道门传说,人死之后要经过地府轮回,转世投胎。

    从人间进入阴间,阴阳两界的入口,就叫做鬼门关,进入鬼门关,经过黄泉路,黄泉路上有彼岸花,路尽头有一条小河。

    河名忘川河。

    有桥可过。

    桥上。

    正是费萨尔、奥巴顿、萨珊、梵摩、亚和耶、三兄弟、两骑士、武田元十一个国外罡劲高手。

    这些个人全都恐惧绝望嘶吼,却又被一股“无可奈何”之力所推,走过了奈何桥。

    桥边,有一台,名为望乡台。

    奥巴顿看到了自己这一生的戎马生涯,以及家庭儿女。

    过往的记忆,都在台上重映出来。

    “亲爱的,我的女儿……”

    他泪流满面,痛哭流涕,伸手想要触摸。

    费萨尔看到的是枪火连天的硝烟战场,一个个被他所暗杀的亡魂,都在扑向了他,他心肝胆剧裂开,恐惧不已。

    人之所看,皆是过往。

    最后一眼人间过后。

    桥边一个沧桑的声音道:

    “饮下孟婆汤,投胎去吧!”

    “不!”

    “我不喝!”

    “我不喝啊!!”

    然而任他们尽情嘶吼,恐惧的望着那个站在桥边的道人,双手捏印。

    这一拳印似戈似矛似盾,与那望乡台一模一样。

    在这一拳印之下。

    所有人的思想意识,全都为之所夺,无形之中,仿佛饮下了一口药汤。

    孟婆让开了路:

    “一趟轮回路,二世再为人。”

    十一人各自踏过望乡台。

    至此,轮回路结束。

    陈希象在林中回身看去,这十一个人悉数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他面露淡笑:

    “重活一世,诸位,缘分不浅。”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