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进府搭手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进府搭手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船越前辈!”

    扔出了烟雾弹的武藏大门,在烟雾之中看到了船越义珍被一拳轰穿胸膛倒飞出去的一幕。

    大日本帝国的大宗师!

    被誉为承担了大和民族这一时代武运的人,居然横尸在了场上!

    被那道人轰杀。

    这……

    就是中华武林的实力吗?!

    不!

    武藏大门心脏剧烈跳动,回想刚才陈希象刀枪不入,船越义珍可将钢铁都砸烂的一拳,居然砸不进去陈希象面前的无形气墙,这……根本就不是武功!

    已然是神通!

    是法术!

    他心脏剧烈跳动,已经被今日所见骇破了胆。

    正此时。

    轰!

    孙禄堂拳风如蒲扇,横扫而过,烟雾被一轰而空,立时发现了武藏大门的身影。

    没有任何废话。

    对于图谋不轨的东瀛鬼子,孙禄堂起手箭步,手掌似乎枪。

    进步就一拳直钻。

    这一手……

    似形意。

    似八卦。

    似太极。

    但又并非全是。

    拳风笼罩住了武藏大门的身躯周遭一切方位。

    简简单单的一拳罢了,却有着无穷变化。

    “啊!”

    武藏大门气势被压,被逼入绝境,退无可退,心中呐喊咆哮一声,也存了豁出去的念头。

    他脚下动作,姿势很奇怪,是东瀛忍法中的乌龟步。

    看似缓慢,却是一瞬之间将身躯都拉出了残影,让人和影子分了开来。

    普通人如果看过去,就会觉得这个人变成了两个。

    这正是东瀛忍术中被称之为“分身术”的步伐,原因就是速度太快,令人视线恍惚。

    一个电闪之下,武藏大门身为武藏派的高手,对于孙禄堂的一拳没法躲避,就直接迎了过去。

    刺啦!

    孙禄堂的手臂衣袖上居然传出了布帛碎裂的声音。

    原来是武藏大门的手里剑,藏在袖中,电闪般发出,绕过了孙禄堂的拳锋。

    剑锋如毒蛇一般,就要挑断孙禄堂的手筋!

    这个武藏大门也是丹劲的高手,日本其中一个忍法派的掌门。

    这一出手之下,藏剑出剑,就算是寻常丹劲高手,也要被打个冷不防。

    时机选的也异常精妙,把声、色、光、力、神都融合为了一体!

    然而他的对面是孙禄堂。

    是原本时空里,除过黑山老妖之外的天下武林第一人。

    孙禄堂手臂只是一翻,便是手掌朝下,好似一头老蛟从山洞中钻了出来,张口撕咬,手掌罡劲撕扯,与这把手里剑碰触。

    嘎嘣!

    迸溅火星!

    手里剑被他电闪般就抓住手里捏扁!

    而后进步化爪,手臂好似变长了一倍。

    咔嚓!

    孙禄堂出手猛烈,速度若奔雷,刹那间夺剑,继而捏碎了武藏大门的手腕。

    “啊!”

    一声惨嚎从武藏大门口中发出。

    却是紧闻脑后劲风。

    呼!

    孙禄堂一个自创的“懒扎衣”,挥臂甩出,五指自然张开,掌心内凹,手掌如抱球状,如同手里握着一个无形的大铁球!

    空气一刹那都在他手心坍缩下去。

    砰!

    一拳砸中武藏大门后脑,将武藏大门的脑骨砸的坳陷进去,瞬间死亡。

    从一出手,到打死武藏大门,前后过程行云流水,面色平静。

    好似高山之上一条瀑布冲刷而下,一口气完成!

    宗师!

    武林第一宗师的实力!

    同一时间。

    另外一边的陈希象一拳洞穿了最强的船越义珍之后。

    安倍神满本来冲进土雾之中是想要一起围杀陈希象。

    结果才进去一个呼吸,就听到了看到船越义珍被陈希象打死,他当场被吓得亡魂大冒,毫不犹豫的转头就要逃走。

    连帝国大宗师船越义珍都被打死了。

    他怎么可能再有实力在这个恐怖道人面前撑得过去。

    “想走?”

    陈希象淡漠开口,一个跨步,近乎瞬间挪移,立即冲开了原地的距离,到了安倍神满的背后。

    一掌捏拳!

    轰隆!

    拳劲之下,如同旱地炸雷。

    四周空气滚动,宛若沸腾一般四散逃逸!

    “啊!”

    安倍神满感受到背后的恐怖巨力,立即回头,死亡时刻,即便是已经尝试过了陈希象的心灵精神压制,他也没有其他的招数了。

    安倍神满脑门爆出青筋,用尽毕生心灵之力和真言修为,大吼而出:

    “归命!药叉天!束缚!束缚!”

    如同厉鬼嘶吼!

    大喊同时,他五指如勾,抓向了陈希象的咽喉!

    这是他修行阴阳师真言境界最高,威力最强的一句咒语,修炼方法是观想药叉天鬼,长期修行之下,让自己的气质和心灵也发生改变。

    一开口,便是心灵磁场散播而出,配合刻意的尖锐嗓音,可以迷惑别人。

    如果是普通人,立即就会被震慑的心灵恍惚,惊吓的以为当真是一个鬼扑来了,胆小的直接会被吓昏。

    所谓的召唤式神,其实就是装神弄鬼,但是却可以配合特殊的气质练习和声音,营造出一股氛围。

    然而用尽了毕生修为施展这一真言,想要震慑陈希象的安倍神满。

    却是在这一刻,撞见了一双漠然朝他望来的眸光。

    陈希象对他这真言,完全无视,心灵坚守如明月,自己的心魔都能压住,遑论装神弄鬼。

    一刹那。

    他的一切精神反压过去,一双眸光,宛若天穹之月,在大白天呼应月球磁场,双眸满是魔力!

    安倍神满与陈希象视线相撞,感觉自己看到的不是一个人的双眼。

    而是……

    那垂挂在大地之上,已经不知道多少亿年的那颗沧桑的星辰。

    一股古朴、浩大、沧桑、无垠、苍白、冷漠的意境,如同一个星球般压迫了过来!

    瞬间就压垮了安倍神满的心灵。

    轰!

    安倍神满眼神涣散,如同痴傻般呆立原地,被陈希象一拳砸中脑腔。

    噗!

    人头被一拳打烂!

    骨肉血沫横飞!

    天津的民众,此时已经一个个如同石化木人一般。

    看着这三天以来在天津耀武扬威的东瀛老、小鬼子一共五人,先后在霍元甲、孙禄堂、陈真人的手下,全都被一一打死!

    片刻之后。

    人群轰然沸腾。

    “打得好!”

    “都打死了,打得好!”

    “护国真人!”

    “陈真人镇压大地,任何异邦外国,都休想欺负我们!八国又如何,我们一定没事的!”

    一些天津的老人们本来被八国联军在渤海驻扎,显摆军威,宣示进攻的号角吓得日夜不能安心。

    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如今侵略者要来。

    清廷无用,谁能救天下百姓?

    可以想见,如果那帮洋人杀了进来,天津不知道有多少百姓要遭殃,中华大地又要产生涂炭生灵。

    而这帮洋人鬼子们中的武术高手,则是在军队之前,就开始进入了天津城,明显是来踩点,并打算在八国军队彻地开入进来后,趁火打劫。

    值此时候。

    曾在天津显化神迹的真人再次回归,横扫一切外邦,简直是给所有百姓心中放了一根定海神针。

    陈希象打死最后的安倍神满之后,袖子一甩,手臂上的血迹都被弹开,化为了原本白皙的手臂。

    他踏步走向霍元甲,深吸一口气,道:

    “形意门的人跟我来了天津,就麻烦安顿在你家吧。”

    霍元甲回头一看,露出惊容,旋即大笑道:

    “竟然是存义先生和宫掌门,还有杜大侠,好啊,好啊,霍元甲早就听说了几位大名,若不嫌弃,大家先去府上一叙吧。”

    此时,李存义、宫宝田、杜心五等人都走了过来。

    杜心五抱拳感谢,道:“霍大侠,叨扰。”

    “天津这边的局势,元甲现在比较熟,孙先生不如也一起去他府上聊一聊吧。”

    陈希象邀请孙禄堂同去。

    孙禄堂此刻正看着船越义珍的尸首上的那个西瓜大小的洞穿血洞,闻言转头,双眸闪烁精光,道:

    “好!”

    就这样,一行人先去霍元甲府上。

    路上。

    孙禄堂见到武当剑仙李景林居然恭敬的称呼陈希象为老师。

    他慨然道:

    “没想到,两年前真是孙某看走眼了,真气之道,竟被道长你走到了如斯境界。”

    陈希象负手在前,道袍轻飘,背后跟着一众弟子。

    他和孙禄堂走在最前面,回应轻轻一笑,闲聊一般:

    “也不算是先生走眼,当时的贫道之真气道路,确实为死途,也是后来才有了这番新天地。”

    孙禄堂此时眸光低垂,一句话到了嘴边,顿了片刻,还是转头凝视陈希象吐出:

    “两年前有幸和道长搭过一次手,我看错了,不知两年之后,孙某是否有幸能看一看被道长走出的这条路,到底路上是什么样的绮丽风景?”

    闻言。

    两人背后的小辈们都是心下一惊。

    这?

    是要见证他们师叔和现在武林界第一宗师之间的交手了吗?

    陈希象也凝视着孙禄堂,发现对方与两年那时候已经是判做两人。

    孙禄堂两年前就已经是罡劲境界。

    两年之后的今日,孙禄堂不仅行走之间,身躯隐隐和五种令他熟悉的自然气场所呼应。

    并且,在孙禄堂的额头那里,有淡淡的皮肤光泽,异于面部其他地方。

    “天庭发劲?”陈希象赞道:“看来先生只差半步,便有望彻底跨入拳术之见神不坏境界了!”

    孙禄堂语气遗憾,叹息道:“我已经战遍武林,但就是找不到那黑山老妖,不然的话,若我与他一战后从容退走,便可彻地进入那一天地,可惜……”

    陈希象露出微微笑容,行走间抬头一看,霍府已经到了。

    “那就进府后再搭个手吧,我也想知道先生的全力一战,究竟有点多强。”

    说话之间,一行人已经走入了霍府之中。

    一进霍府,孙禄堂不知为何感应到了一股清新自然之气。

    这是源于陈希象当初给霍元甲这里改造了一个洞府。

    一年下来,他得到香火众多,都灌溉给了道果,因此灵气降临的数量也多了,早就从那屋子扩散了出来。

    进去站在院中。

    一时,所有人都静了,只看孙禄堂退开陈希象数丈外,摆出了一个古朴的拳架,眸光流转,开口道:

    “道长,请!”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