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一百二十五章 吒!

第一百二十五章 吒!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天津的民众看到船越健三郎在和霍元甲交手不到一个回合,第一个交手之下,就被霍元甲一撞,一拳,打飞出去了擂台。

    而后,直接死在了擂台下面。

    胸膛都塌陷了。

    一时间,群情激动,纷纷狂呼高叫:

    “霍爷,打的好啊!”

    “就得给这些小东洋鬼子一点颜色瞧瞧。”

    “敢上门来撒野!”

    “统统打死他们!”

    五座席位上面。

    船越义珍眉毛颤抖,眸光注视着那已经倒地不起,彻地丧失了生机的独子。

    他的心脏都在揪紧。

    这是他的唯一的儿子。

    以后要准备继承他创出的松涛流道馆的传人。

    “健三郎……”

    船越义珍紧紧地闭上了双眸。

    然而,这一瞬间,身旁坐着的其他三个东瀛武人。

    伊贺古,安倍神满,武藏大门同一时间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心灵压迫,从船越义诊的身上传了出来。

    这位在如今的大日本帝国硕果累累的一代武学大师,失去了独子。

    刚才霍元甲连续出手,两个呼吸之间,就毙杀了船越健三郎,只有现场天津的练武之人,还有这几个来自东瀛的日本武士道中人才看出了刚才霍元甲的厉害之处。

    霍元甲眸光一瞄已经死了的船越健三郎,而后看向了剩下的这四个人,缓缓扬头:

    “下一个谁来?”

    船越义珍踏出了步伐,嗓音中听不出丧子的悲痛和喜怒,如同古井无波:

    “你打死了老夫的儿子。”

    霍元甲看着这位日本的空手道大师站了出来,心中也是谨慎起来。

    对方是货真价实的罡劲高手。

    这种人,在中国也就只有孙禄堂、李书文、以及杨露禅、董海川几位前辈能够比较。

    他与之差距两个功夫境界,即便是有气种之力加持,怕是也有鸿沟之差。

    不过,为了中国人的颜面,今天他即便是拼着死在台上,也不能堕了国人的尊严和威风。

    “好!”

    霍元甲一甩长袍,伸出单手,摆出了迷踪拳的架子。

    一股古朴、雍容的拳架味道,便透了出来。

    但东瀛这一边,见到船越义珍要站出来为子报仇,伊贺古立即在一旁微微变色,肃声道:

    “船越阁下,您是我们大和民族此次来征服中国大地武术信仰的杀手锏,您的对手应该是他们的杨露禅、孙禄堂、李书文这些人,现在就出手,会让您泄露您空手道中的秘密和底牌,让中国的孙禄堂这些人提前看到,会很劣势。”

    罡劲高手的武学智慧有多高,他们十分清楚。

    船越义珍就是这样的级别中人,

    到了踏斗布罡的这个境界,身体肌肉一些细微的发力和动作,都是信手拈来。

    百家武学到了他们身上,都会变得很容易被看透。

    有时候一些创出武功的人,都没有已经达到这种级别的人境界之高。

    伊贺古双手垂下,在船越义珍面前躬身,坠地有声般:

    “此战,就由伊贺为您代劳,在下必定为健三郎君报仇,亲手打死这个中国人!在下保证!”

    安倍神满在一旁也肃声开口,道:

    “船越前辈,您是我们此次中国之行的镇压武运之人,在对方的孙禄堂之辈没有出来之前,您绝对不能轻易下场,此战就让伊贺君去吧。”

    船越义珍眸光落在了伊贺古的身上。

    这个伊贺忍派的此代掌门,早已经达到了劲力成圆,抱丹坐胯的层次。

    他一定能拳杀了这个中国人。

    船越义珍眸光落在死去的儿子身上,闭上了眼眸,嗓音沙哑道:

    “拜托了!”

    他到最后,语气之中已经如寒冰一般慑人,而又带着凌厉锋锐。

    “是!”

    伊贺古深深鞠了一躬,转身,一脸厉色的走向了霍元甲。

    霍元甲看到船越义珍的这个来自东瀛的罡劲大师,竟然在儿子死后也没下场,不由有些佩服这些东瀛人的隐忍之力。

    但这些人越能隐忍,就越说明他们所图甚大。

    天津武林,恐怕只是他们的野心一角。

    旋即,他审视了下朝着他走来的伊贺古,眸光升起凝重:

    “这个人,浑身肌肉放松,看起来好像什么功力也没有,但这是绝不可能之事,除非,他是达到了能够一身劲力松紧由心,只需念头一动,劲力便能迅速内敛一点的……丹劲!”

    伊贺古沉声踏步而出:

    “低贱的东亚病夫,为健三郎阁下偿命!”

    时年,东亚病夫一词,正是大多数外国人对中国人的印象,与影视中一般无二。

    一声怒喝。

    伊贺古连自报姓名都无,脚下一蹬,浑身筋骨齐鸣,地面的泥土轰隆隆的摇晃,他整个人窜上了擂台。

    继而这脚下踏步冲出同时,擂台都为之摇晃了起来。

    这个伊贺古看起来有些瘦弱,但这一踏步上台,就简直好像一头凶猛的大老虎一样,一个箭步,拳风就已经扑面霍元甲。

    他的身材瘦小,拳法却刚烈得一塌糊涂,刚刚连出两拳,拳拳都空气炸裂动!

    两人之间距离,他两个跨步便至!

    手臂好像一根大铁棒,拳头好像一对大铁锤!

    呼啦!

    他的左右两拳一秒钟轰出,直接震到了霍元甲左肋骨腰部,拳头还未至,拳风便让霍元甲的衣袍被吹得倒飞变形了!

    “这就是丹劲的爆发力!”

    霍元甲心中刹那变色,立即脚下旋钮,使了个迷踪步身份。

    却只来得及避过一拳!

    剩下一拳,擦着霍元甲的衣袍和皮肉而过,就好似一根烧红了的大铁棍。

    嗤拉!

    伊贺古在拳头贴近刹那,迅速化拳为抓,电闪间就抓碎了霍元甲腰间的一块血皮,将衣袍抓的碎步乱飞。

    霍元甲闷哼一声,眸光沉冷,迅速间,以不可思议速度,手掌如勾,下切而去,用的是八卦的单刀。

    一下子,切到了伊贺古的手腕,继而擦着对方的手臂,径直抹向了对方的脖子!

    呜!

    空气刹那间如被真刀斩开!

    伊贺古却是脸色杀气冷笑交替,手臂竟然以魔术般的速度向上一翻,再一缩之下,如蛇缠绕向了霍元甲的手臂。

    被缠绕住了,那就是怪蟒翻身,以丹劲高手的恐怖力量,瞬间就能把霍元甲的整条手臂,绞成血肉碎块。

    呼啦啦!

    伊贺古的手臂翻飞,肌肉就如同一条条蟒蛇在鼓动翻涌。

    霍元甲心中一沉,手刀不得已退后,却是旋即捏出了不可思议的一个剑指姿势,刺向了伊贺古手肘部位的“曲池穴”。

    电闪般一个接触。

    霍元甲手指如同点到了一根大钢铁浇筑的铁柱子,手指发出脆响。

    但却是瞬间鼓动自己气种之内的全部力量,从伊贺古的曲池穴中灌注了进去。

    伊贺古在这一指点到瞬间,还是狰狞蔑然之色。

    他认为霍元甲疯了,就算是鹰爪手,隔着一个境界的差距,也不可能伤到自己,反而会被肌肉紧绷绞缠带出来的劲力,刹那间令手指骨折。

    果然他听到了霍元甲手指“嘎嘣”骨折的声音。

    但下一个呼吸,

    被霍元甲点到的穴位,却好似被一道冷箭蹿进来,一股极其诡异的气力,霎时令伊贺古手臂都僵硬了。

    “这是什么……”

    伊贺古面色扭曲,心头大惊。

    这个伊贺古本就是日本忍派家族,就算是他们的忍术,宣扬的是玄异法术,但其实也都是武功招数,绝没有这种诡异的手段。

    霍元甲心中冷然。

    “这东瀛鬼子是丹劲高手,一身气血劲力刚猛内敛,我没师父的境界,恐怕点不住他,但只要让他手脚僵硬几个呼吸,这就是我化劲打赢丹劲的机会!”

    电闪间他闪念刹那,立即旋身震踏,力起于地,一拳化刀,再次抹向了伊贺古脖子。

    伊贺古刹那间瞳孔紧缩。

    刺啦!

    呼呼刀风迎着脖子而来,令他脖子上的汗毛立起。

    可是身躯气血却在这时候麻木僵硬,不听使唤。

    “不,我乃伊贺掌门,忍法上忍,居然要被这个中国人逆境反杀!”

    伊贺古瞳孔充血,心灵剧烈嘶吼。

    见状。

    船越义珍、武藏大门、安倍神满三个人,却也在那一刹那之间,全都面色震怒一片。

    伊贺古居然也要被杀!

    眼见霍元甲这一手刀就要抹中伊贺古脖子,带动的劲力,就好似一把大血锯子一般,将伊贺古斩首。

    安倍神满这时候眼中冰冷之色汹涌,突然开口,用日语快速吐字:

    “しんしんきにゆうめいみん”

    这是真言。

    安倍一家向来是东瀛的阴阳师家族,是东瀛神道宗教衍生的修行派系,后来由于密宗佛法传入,吸收了真言宗的一些传承。

    真言有大威力,便如虎豹雷音能洗练内脏一般,他这几个字真言用特殊频率发出,是“真神入迷眠”的咒语,能用声音配合特殊的心灵修炼,让人恍惚。

    然而,就他发出这句真言想要影响霍元甲的同时。

    突然安倍神满的脑中传来了一声滚雷般的字节:

    “吒。”

    这个字好似滚雷在他心田炸开,令他当即眼中涌现不可思议之色,旋即大口吐出鲜血。

    单单只有一个字。

    却比他连续口出的一串真言威力还强大十倍。

    究竟是谁!

    台下还有高人?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