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一百二十四章 霍爷牛逼!!

第一百二十四章 霍爷牛逼!!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阳春三月。

    中华大地之上,人人自危。

    自从北京城妖后广传天下,发布《宣战诏书》,对世界列强包括十一个国家宣战之日后。

    在渤海之上,如今已经集结了包括大鹰帝国、法蓝西帝国、德意治帝国,美力坚帝国等一共八国联军。

    开始于渤海之上耀武扬威,用恐怖的坚船利炮宣示,要用武力干涉大清的内政。

    时年,中华百姓饱受洋人威凌偌久,纷纷已经在大地上恐惧哀嚎不已。

    八国不过五万兵众,便已让这座大地之上的百姓、官兵如临噩梦。

    靠近于渤海的津门之内。

    还是霍元甲摆擂台的那条长街之上。

    处处挂满了横幅。

    “东瀛空手道邀战天津武林!”

    霍府之中。

    霍元甲怒拍桌子,叫停弟子,沉声喝道:

    “都别练了,跟我出门!”

    “师父,你真要去和东瀛人打擂台吗?”

    弟子们面色皆变。

    在八国海军在渤海耀武扬威的同时,也不知有多少西方列国之中的武术界人士,提前一步来到了津门。

    尤其是东瀛的知命空手道大师船越义珍,早在一月份的时候,便与一众东瀛武士道高手和一些人忍者世家的人,来到了天津。

    打出了邀战中国武功的旗号。

    霍元甲一脸煞气,仍旧是那个热血沸腾的锐利青年,低沉着嗓音道:

    “一个个番邦异族,蛮夷倭寇,竟也敢打着武运昌隆的旗号,说什么大和民族武运之世到来,首先踢翻的就是我们。”

    “不打?不打我就不是霍元甲!”

    霍元甲摔袖出门。

    东瀛人的擂台道馆有意的摆在了上次霍元甲挑战全津门的东河大街。

    长街之上。

    天津民众们早就围成了长龙,看到了霍元甲走出来,纷纷高声叫嚷着:

    “霍爷,替陈真人扬威啊!”

    “小东瀛欺人太甚,打倒家门口了,你要给中国人争气啊!”

    昨天一天时间里。

    太极门的李友太、戳脚门的掌门等等三家武馆,全都被东瀛人踢了。

    为首的便是船越义珍的小儿子船越健三郎。

    并且此人出手狠毒,太极门的李友太直接被他双手插瞎了眼睛。

    东河大街的擂台之上。

    霍元甲到了之后,一眼就看见了东瀛人当中的那位空手道大宗师。

    东瀛空手道大师船越义珍。

    他坐在一个角落,是个发须皆白老人,但看上去皮肤细腻,好像个女人一般白嫩,尤其是一双眸光之内,充斥着一股宁静如深潭般的内敛气质。

    好似是那种闭关枯坐的僧人一般。

    空手道讲究积蓄气力,爆而发之。

    这门功夫起源于中国唐朝的唐手,在船越义珍的手里,被创造出了新的方向。

    霍元甲心中一惊:

    “这老鬼子一身气息藏而不漏,皮肤细腻,竟然是达到了能锁住体力的劲力入微层次,罡劲境界!”

    霍元甲虽然心高气傲,但也从来不会小看对手。

    任何一个民族之中,都有惊采绝艳之辈,会诞生出属于他们民族的高手,东瀛这个国家从中国盗走了很多的文化精髓,因此也出了不少的武术大师。

    但这次还想来再夺走我们的东西,得先问过我霍元甲!

    霍元甲面色冷肃,脚下一点,便跨步上了擂台,扬声道:

    “你们这些东瀛倭寇,无故来我神州撒野,打伤了天津三位拳术大师,今天霍元甲来领教你们!上台来吧!”

    下方多数站着的都是天津民众,登时大声叫好:

    “霍爷,给他们厉害瞧瞧!”

    “打死这帮倭寇!”

    “不要堕了陈真人威名!”

    在台上,一共坐着五个人,最角落的那个是船越义珍,旁边是他儿子船越健三郎。

    另外两个是东瀛忍者家族中的人,来自伊贺忍者派和武藏忍者派,一个叫伊贺古,一个叫做武藏大门,还有一个人来自于东瀛军方,名叫安倍神满。

    看到霍元甲上台。

    并听到台下天津民众的喊声。

    船越义珍明显是能够听得懂中文的。

    他对于这个天津民众口中说到的“陈希象真人”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这个姓陈的中国人,是什么人?”

    “为何这些人有一部分人都在说他的名字,连着几天了。”

    安倍神满轻轻侧过头去,对着船越义珍淡声说道:

    “船越君,他们说的是一个叫做陈希象的道人,听说半年多以前在天津显示过神迹,折服了全天津的武术家,并且还将这位津门第一霍元甲收成了徒弟。”

    “听说,他只是用指头一点,就让霍元甲定在了擂台上一天时间,不能动弹,颇具妖人意味。”

    船越义珍眸光轻轻开阖,白白的胡须修剪得很整齐,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实乃清国愚民,乡野传闻,不足一信,不过,这上台的霍元甲,既然是津门第一武术家,那么……”

    “击败了此人,便等于击败了这中华天津武术界,等于征服了这个国家一部分的武运。”

    闻言。

    安倍神满仰头一笑,击掌赞道,道:

    “船越君说的好,如我军方征服的话,只是蛮力,若能从一个民族的精神信仰和文化支柱上彻底的征服他们,何等令人快慰,男人豪情当如此。”

    “父亲,这人就交给我了!”

    船越健三郎听见两位宗师说话,此时面色冷酷,很有礼节的站起身来,在两人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此时台下的天津民众,怒骂叫道:

    “你们打不打?”

    “霍爷都上台了,有没有人敢来?”

    “快点出来!”

    船越义珍眸光一瞄霍元甲,其毒辣眼光,已然看出霍元甲的功夫彻地炼入了骨髓,对儿子道:

    “这个叫霍元甲的中国人,功夫到了我们空手道里袖不沾水的境界,你上去之后,小心。”

    “父亲放心,孩儿若是输给一个支那人,我会羞愧的在您面前切腹自尽!”

    船越健三郎深深鞠了一躬。

    说罢,他转身双手下垂,上半身如笔直标枪一般,转头看向了霍元甲,缓缓踏步走了过去。

    霍元甲一脸冷沉肃杀的看着迎面走过来的船越健三郎。

    此时,有介裁官将老规矩“生死文书”递给了船越健三郎,待对方签下之后。

    台下,天津百姓已经开始静默,双眼盯着台上,等待即将开打。

    开打前,船越健三郎双手贴在裤子上,上半身弯腰,先是对霍元甲面色冰寒的躬了一个空手道的礼仪,而后用日语道:

    “大日本帝国松涛道馆船越健三郎,请!”

    一语落,杀气已然出。

    语出同时,船越健三郎整个人也动了起来,霎时全身筋骨绷直,令空气中发出连珠炮一般的脆响。

    砰!

    砰!

    连续几声……

    如奏鼓!

    如崩弓!

    虽然是空手道的起手式,却赫然是与中华功夫一模一样的发力方式。

    身如一只飞燕,几个踏步之间,便一拳轰来霍元甲面门。

    春燕掠水!

    斩月!

    空手道的绝招之一。

    春天的燕子在月圆之夜,一掠而过水面上倒映的月亮时候,能一下用自己的影子把水中月亮切成两半。这样的拳速,能把影子保留一瞬,可见其速度之快,发力之精巧。

    全日本的空手道大师,一拳拉破水中月亮的,不超过十个。

    船越健三郎完全继承了他父亲的衣钵,一身功夫,直入化劲境界!

    呜!

    这一拳之下,空气都出现了尖锐的风旋!

    台下的天津中有武师失声。

    太快了。

    船越健三郎太快了。

    快要步入化劲的太极门李友太大师败在这一人手上,不是没有道理的。

    面对这一疾驰电闪,好似毒箭般射向面孔的拳头。

    霍元甲眸光眯成一条线。

    乍然间,轰的抬步,一步踏出,好似凌空登梯,继而踏入前方一尺,脚步如犁,后一脚紧跟,身形如龙起伏,浑身劲力似象狂奔。

    不止有化劲之劲。

    还有气种灵气之配合。

    第一次交手,船越健三郎没有留手,霍元甲也是同样,出手都是全力。

    形意——龙形搜骨!

    霍元甲如龙般的身形一翻,升腾游曳,功夫都在步伐上。

    轰!

    船越健三郎一拳凿空。

    紧接着就霍元甲肩膀在之前那一踏步的带动下,浑如一头火车开足了马力,直接撞入了船越健三郎胸膛。

    “铁山靠!”

    船越健三郎一眼就认出了这一招。

    对于中国武术,他有一定的认识,瞬间心中冷厉,将肘一沉,护在胸前,脚尖拧旋,劲力从地升起,一肘顶向了霍元甲撞来!

    空手道尤其以蓄力为优点。

    较力!

    天下无敌。

    船越健三郎以前积蓄力量之下,可以一肘将一头老虎当头顶死!

    轰!

    电闪间肩肘碰撞!

    “啊!”

    却是船越健三郎霎时脸色痛苦,发出惨嚎,瞳孔一片不可思议之色。

    接触那一瞬间,他心脏都停止跳动了,做梦都没想到霍元甲的劲力之外,居然还有一股特殊的气力!

    两相合一!

    只是一撞过去。

    咔嚓~

    船越健三郎的肘瞬间碎裂,骨头狰狞外翻,刺出皮肤,从胳膊上扭曲了下去。

    蹬蹬!

    他脚下趔趄,在惨嚎声中,被一撞后退。

    轰!

    霍元甲眸光冰冷,再一步踏出,体内劲力旋钮,电闪般紧跟捏拳,追上一尺距离轰出,打的空气炸裂!

    拳头如炮弹般轰进了船越健三郎的心脏。

    咔嚓!

    骨头碎裂。

    噗!

    紧接着是血肉成泥的声响。

    砰!

    再一声。

    船越健三郎身躯被一拳轰飞下了擂台,贯穿空气,以脑着地,砸在了三丈外的青石地上,双眼瞪大,脸色狰狞扭曲,赫然是死不瞑目。

    二人交手,电光石火。

    不过就是一个交手、一撞、一拳而已。

    霍元甲毙杀船越健三郎于台上!

    霎时!

    东瀛的五张座位上,剩下的四个人同时起身。

    伊贺古面色狂怒,发出嘶吼:

    “八格!”

    台下,是天津民众的狂欢高叫!

    “霍爷牛逼!!”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