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一百一十八章 人可敌国!

第一百一十八章 人可敌国!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长街之上。

    枪鸣之声,射破夜空。

    佛山一整条街的人都被惊醒,吓得在家中抱头大叫。

    这个时代的火枪,毕竟在民众心中属于很少见过,也很少听过的声音。

    许多人纷纷以为是天雷炸开在了街道之上。

    而就是这般天雷样的武器,所喷射出来的死亡子弹。

    却在那道人面前。

    一颗都不能打进去。

    三尺气墙围绕身前,子弹于我何加焉!

    站在屋瓦之上的柳白猿通过模糊的视线,看到了这一幕,双腿直接一软,瘫坐在了屋顶。

    他心中如浪涛般涌动,发出了哭笑不得的笑声:

    “我……”

    “我竟觉得师兄练成了猿击术,就会是真人的对手。”

    他居然在一炷香之前有这样的想法。

    简直是天底下最为愚蠢之人。

    金楼那日见证的此道人之不可思议,还嫌不够吗,居然还认为他是普通人。

    “他早已经是神人一级了……”

    柳白猿跌坐在屋瓦上,摇头失笑,尽是对自己的嘲笑。

    他再去看自己的师兄。

    当世的三大剑仙之一,练成了猿击术的他,身形速度已经天下无双,却依然还是在清廷步枪刚才齐射过来的时候,狼狈的如同丧家之犬,在地上滚来滚去。

    李景林失魂落魄的看着那迎着子弹朝着阎孝国等人走去的年轻道人。

    这一夜。

    他的人生和世界,全然崩塌。

    本以为炼成了猿击术之后,他便是武林绝顶之人。

    从此以后,除了枪炮这种东西不可力敌之外,天下武林之中,再难有他的对手。

    即便是孙禄堂,他也有信心将之刺死。

    却不想……

    他所仗之傲然的一身剑术,在别人的面前,竟如同稚童木棍般儿戏。

    毕生巅峰一剑,竟无法刺进别人的三尺之地。

    他所畏惧恐之的洋枪子弹,也在这人面前,如若无物。

    信手抓之!

    “世上,为何会有这等人!”

    李景林心中落寞,绝望到了极点。

    今夜真正领略到了一座山外,还有更高之天地的差距。

    至于李存义、宫宝田、宫二、薛颠、尚云祥等人。

    这前后不到几个呼吸之间的所见所睹之事,简直令他们心情大起大落,浑身冷汗打湿同时,又转而见到陈希象那不可一世之身姿所做壮举,心头狂喜……

    这般心情起落,实在令他们快都喘不过气了。

    宫二痴痴地看着那走向三百多杀手而去的道人:“他就是要做进天下所有不可思议之事,所以才配上是我心中的师叔。”

    尚云祥口腔发干,被师叔这再次犹如天人仙佛般的神姿震得怀疑人生。

    “我们实在不该为老师担心。”

    “他的修为之高深,总能超出我们的想象之外,我们永远无法理解他到底有多么强大。”

    薛颠狂热的目睹那一道人背影:

    “这就是老师走出的前路吗?”

    在当今之世,被外国列强要以坚船利炮叩响国门的今天。

    枪炮的逐渐现世,早已经宣告了武学的落寞。

    这是所有练武之人都必须承认,并且也都察觉到了的黯然宿命。

    然而。

    这一夜。

    陈希象手抓子弹,视子弹如若无物的不世身姿,等于是给所有练武之人说出了一句话。

    前路漫漫,人类的修行从无止境。

    就算枪炮兴起,个人的修行,仍可以与之并驾齐驱!

    长街上。

    陈希象踏步而出,道袍猎猎,其身形威武高大。

    落在三百杀手眼中,令他们如望神佛般,全都心中骇然恐惧:

    “阎大人,他不是人,是神仙,是妖魔,我们不可能捉拿他!”

    “我们退吧……”

    阎孝国却是额头青筋暴起,回首狞然,一刀劈下,当即将这人的头颅砍了,血染长街。

    他厉声拍马,吼道:

    “给我上,谁敢退后一步,便是背叛朝廷,当满门抄斩!”

    这一刻。

    阎孝国即便被陈希象的非人作为骇的情绪剧烈起伏,亦然记得自己是什么身份。

    大清第一武状元!

    啪!

    他鞭子猛抽跨下烈马,当即带头猛冲,杀向了朝他们而来的道人。

    “孝国世受国恩,今日即便拼着同归于尽,也要诛杀了这妖人!”

    阎孝国内心狰狞。

    他身旁的黑袍中人,则是心中天人交战,但却发现,陈希象在这一冲过来的同时,竟然眸光锁定了他。

    只有一个意思。

    来了还想走!

    陈希象一眼就看出了这黑袍中人的功力。

    罡劲!

    并且还看出了对方的身份。

    妖拳一脉的。

    能有罡劲之修为,必然是妖拳之中的“狐黄白柳灰”之中的一位了。

    怎么可能放走。

    白大人心知今日不可能轻易离开,眼睛狰狞起来。

    呼!

    他一个发狠,霍然连拍掌,掌势忽高忽低,忽左忽右,直接猛攻而去!

    这是通背缠拳的掌法,劲力左缠右缠,上缠下缠。

    呼啦啦!

    恐怖劲力撕扯的空气中气流,如同被扭成麻绳一样!

    同时。

    在这之前的是阎孝国的御赐宝刀,可谓是削金断玉。

    嗤拉!

    他借着马势下劈,本身又是丹劲高手,这一下爆发的刀风笼罩陈希象。

    铛!

    却只是一下,便被陈希象以掌硬接。

    完全触碰到了刀刃。

    而陈希象的手掌丝毫无损。

    “见神不坏!”

    白大人一掌拍去同时,看到陈希象以手硬接丹劲之刀,眼神惊恐。

    恐怕只有见神不坏才有这样的强悍的底气,空手接刀,空手接子弹。

    喀嚓!

    陈希象信手一夺,便将阎孝国的长刀夺走,反手劈向了白大人的这一掌。

    “这就是见神不坏?”

    阎孝国失去了宝刀,同时听见白大人的惊恐失声,脑子都嗡的一下。

    这一路上和白大人一起出发,也听到了拳法的至高境界。

    罡劲之后,便是打破虚空,见神不坏。

    这个境界,不是只有那“天下第一妖”达到了吗。

    这道人也修成了……

    陈希象一刀劈向了白大人,这一刀简单粗朴,却透出一股万丈豪气,径直将白大人面前的气流都劈开了两半。

    呜!

    白大人眼中惧色更浓,低吼一声,浑身骨节居然节节窜动,顶开了一身黑袍。

    他电闪般双手合十,直接架在了面前。

    哧!

    好似砍入了什么钢铁之物当中,并且拔不出来。

    陈希象眸光微动,看到了极为不可思议之事。

    这白大人衣袍似乎被什么东西顶开,露出来的,居然是浑身裸露在外的骨骼!

    就好似动物界的什么东西背了一身骨骼铠甲。

    “嗯?骨骼外翻?看来这就是长白山五妖的妖法了。”

    把人练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难怪旷西达雷这么说他们。

    原来是通过特殊的修炼方法,把骨骼练得外翻出来,包裹住自身,同时再肋骨之下,还伸出了骨刺。

    像极了一只刺猬!

    看来这人就是五妖中的白妖了。

    陈希象只心念一闪,再一刻,便将那砍入了白大人手臂中的刀丢掉。

    转而,

    五指捏拳,迎头轰去!

    轰!

    一拳之下,气流呼啸,覆盖向了白大人的头顶。

    赫然是……

    太极图!

    以陈希象现在的修为,不仅修成了罡劲,还在最近一个月,利用“太阴炼真法”同时将真气更往上推高了一个境界,炼成了可以透体而出的罡气!

    精气神三种力量。

    他全都拉平到了同一个境界。

    不见不闻,觉险而避。

    入微的脊髓罡劲。

    外放的罡气。

    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亦或者真气,都强大到了一个在这方时空中罕见的地步。

    即便是黑山老妖、王钟、唐紫尘这些人,也都最多只修炼拳法或心灵两种力量,他却独有第三种真气的力量。

    这般三重修为加身,即便是真正的见神不坏与他交手,也将是秋色平分。

    所以这一击之下。

    拳还未轰入,白大人就被身体周遭狂飙压迫而来的气流窜入了七窍。

    “啊啊啊!!”

    他浑身骨灰色的皮肤上根根血管暴起。

    再一刻,陈希象一拳砸入,直接将白大人的头部骨骼砸的凹陷塌陷进去,骨头粉末和肉酱齐飞!

    砰!

    白大人被一拳打的砸进了地里,压垮了长街上的青石板,口中喷血,眼珠瞪大。

    “嗯,吃我一击不保留到太极图,还能不当场死,这特殊的骨骼秘法,果真有点意思。”

    陈希象看到一记太极图之下,这白妖虽然头脑破裂,但居然身躯还在痉挛,显示出了顽强的生命力。

    要比寻常的罡劲武人强大太多了。

    本来这五妖都是修炼了特殊的长白山妖法的人,就算是孙禄堂,李书文等人遇到了,也是万分棘手,恐怕还要着道。

    但可惜他的敌人是早已不止单纯的罡劲境界可以形容的陈希象。

    一拳之下,便让其丧失了行动能力。

    陈希象见他没死,也就不去再下致命杀招,而是电闪间起了心意,决定留下他,到时候用心灵秘术拷问黑山一脉的秘密。

    一拳打残了罡劲的白妖之后。

    轰!

    空气震荡。

    陈希象转身握手一旋,五指好似蒲团张开,旋即,骤然捏紧成拳,又是一击“太极图”,直接轰入了阎孝国胸膛!

    砰!

    从陈希象一拳打残白妖,再到他转身又是一拳轰来。

    这前后本就电光石火般。

    阎孝国与陈希象差距巨大。

    一瞬间面对这一拳,感觉整个世界都朝着他塌陷了过来,知道必死无疑,便用最后的声音狰狞道出:

    “造反妖人!你必不能善终!朝廷动怒,血流千里,伏尸百万!”

    砰!

    他话音吼出同时,头颅如西瓜炸开。

    继而整个人都被轰飞出去,撞入了随后冲来的三百杀手之中,砸倒了十多匹烈马和杀手,才止住。

    对阎孝国临死咆哮,陈希象置若罔闻,丝毫不以为意。

    哗啦啦~

    他衣袖猎猎,步步踏出,径直杀入了三百多杀手之中。

    这一杀入。

    便是如天神降临,粉碎人世间一些渺小蝼蚁。

    出手干脆霸气,恢弘磅礴。

    但凡杀手,一掌一个,一一拍死!

    任三百多杀手,在其面前,都如破布片一半,上下翻飞,轰隆隆朝着四野长街店铺砸去!

    形意门口。

    宫宝田等人如痴如傻,看着陈希象一路所过,如剪草一般。

    京城三百朝廷军卒,外加一个武状元,都陨落在了佛山。

    朝廷动怒又如何。

    这等个人伟力。

    若杀入紫禁城,也就是道人一怒,血溅五步,天下缟素的简单事情罢了。

    一人可敌一国!

    谁又能说陈希象做不到呢?

    到了这等境界,朝廷、国家,对他丝毫没有了威胁力可言。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