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一百零七章 红尘琐事乱如麻,当以力破之!

第一百零七章 红尘琐事乱如麻,当以力破之!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佛山大街上,风雪呼啸。

    李存义、宫宝田两人功夫最高,因此最快赶到现场,却没想到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近百人的南方帮众,竟在那个面相年轻的人面前,如同稻草纸片一般,被打飞一片。

    尤其是那以眼睛打人的功夫,就更是让这两位形意八卦门的两个当家的心中震叹万分。

    郑道坤被陈希象视线震慑住片刻,而后恍惚醒来,一身冷汗如雨落下。

    “你你……”

    他口齿颤抖,不由得退后,看向陈希象心中满是恐惧。

    怎么都不能理解。

    自己居然连对方一个眼神都敌不住。

    这人到底练得是拳术,还是神通?

    他不清楚,这是陈希象在旷西达雷那里吃了对方用光明成就施展“目击”的小亏之后,就在这从北到南的三个月里开始研究起了这种目击的手段。

    密宗幻光成就的这种法门,是需要药水辅佐,长期滴眼,然后加上目视太阳,来提高目力,非是短期能够成就。

    可是陈希象三个月的研究下来却有新的领悟。

    刚才那个目击,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目击。

    而是涉及到了人身气场辐射一方面。

    天地万物、自然山川、日月星辰,全都有气场,或者也可称之为磁场、辐射。

    当官的有官威、皇帝有龙威。

    这就是心灵在一种特定环境下养成的特殊气场。

    当皇帝坐在那九五之尊宝座上的时候,他便自然而然的拥有了一种气场,牧民天下百姓,生杀予夺,只在一言之间。

    陈希象对心灵修行有了一些感悟,便融合心灵、气场、磁场这些方面的因素,在这郑道坤的身上试验了一下。

    对方拳术修为顶多是暗劲境界。

    陈希象以气势汇聚双目,一眼望过去,从自身辐射而出的无形气场就震慑住了他,跟目击有异曲同工之妙。

    宫二看到自己爹和师伯都过来了,立即走上前去,回头看向陈希象这张脸,低声对两人道:“爹,是他救了女儿,说是我师叔。”

    宫宝田、李存义闻言之后,惊疑不定的看着陈希象。

    “师叔?阁下也是我们形意八卦门的人?”

    此时陈希象的面部肌肉和原来有很大变化。

    再者就算没有改头换面,李存义、宫宝田两人此前也没有见过他。

    陈希象轻轻微笑道:“我是陈希象。”

    这五个字从陈希象嘴里吐出来之后。

    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呼:

    “老师!”

    “您来佛山了!”

    正是随后赶来的尚云祥、薛颠。

    李存义和宫宝田早就在与薛颠尚云祥南下的时候,听说了这位同门中人。

    甚至于车毅斋还说这青年道人练出了真气,并把真气交给了薛颠和尚云祥两个徒弟。

    虽然是因为时间尚短,这两个徒弟还没练出来什么东西。

    可车毅斋不会随便乱说。

    “你就是希象。”

    宫宝田这时候上前叹息感慨,道:“早就听闻你的大名了,现在全天下都在通缉你,你本不该出现,唉,都是若梅这丫头……”

    他知道陈希象的身份之后,立即为陈希象的身份担心。

    宫二听到“陈希象”三个字之后,眸光明亮生光,此刻站在她爹背后看了过去:

    “他就是那个令朝廷和洋人满天下通缉的我那位神仙师叔?”

    宫二是宫宝田的独生女,她和尚云祥、薛颠是同门师兄弟。

    从东北下来的时候,就在沿路上听说了不少陈希象的事迹。

    没想到,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了,而且还是救了自己。

    陈希象看见事态已经止住了,道:

    “这事你们不用担心,鞑子气数将尽,没什么怕的。”

    郑道坤在一旁一直在后退,对于陈希象的神威心中发颤,却突然听到了“陈希象”的名字,猛然抬头,不敢置信的道:

    “您是那位令洋人和鞑子闻风丧胆的陈真人?”

    他声音都变了。

    而后直接一脸通红的走上前,激动的道:

    “怎么会是您,早知道是您老人家,我们打死也不敢和您动手。”

    “您不知道,您的大名这几个月间,可在咱们青、洪两帮会里让南北兄弟们如雷贯耳啊。”

    陈希象看郑道坤前后态度转变,微微心念一闪,也明白了对方为何会这样。

    南方帮会三合会,三合会是清末民初的一个盛大的帮会组织,分属当初陈近南的天地会,现在隶属于天下洪门的分支。

    一直打得都是“反清复明”的旗号,聚拢了很多的草莽义士,三教九流。

    在这个时代,他们有一个共同推崇的龙头——杜心五。

    杜心五掌握了洪门和青帮。

    他也是妖拳一脉说的五大宗师中的一位,跟孙禄堂、李书文齐名。

    陈希象看着对方,语气冷幽幽的道:“杜心五为武林界一代宗师,是青帮洪门的两大龙头,他知道你们三合帮在做这种令人断子绝孙的事吗?”

    拍花子,就是拐卖儿童。

    不管在任何时代,都是最该杀的一批人。

    “这……”郑道坤心中一颤,立即看向了那几个一开始的乞丐,身体好似雷击,然后问道:“这,拍花子?!”

    他接到消息,是几个从北方来的外地青年,仗着武功高强,欺负他们本地兄弟,所以立即引了一群帮众过来。

    陈希象看见对方反应,似乎对方并不清楚。

    他眸光波动,转而视线落在了那一开始和宫二交手的人身上,呵呵一笑道:

    “北拳南传,为的是对付妖拳一脉,这事儿肯定要受到妖拳一脉的阻止,于是就派了你这样的人在中间挑拨离间对吧。”

    他语落,一步踏出,已经大手抓向了那一开始躺在一旁还低声呻吟的人。

    “什么?”

    “妖拳的人?”

    宫保田等人心中一跳。

    郑道坤看见陈希象朝着一人走了过去,怒道:

    “小七,拍花子这事儿是你带人做的?我还以为你受人欺负,没想到你竟然做了这些大逆不道之事?”

    这一时间。

    宫宝田、李存义立即也面容惊变。

    再一刻,就看到了陈希象踏步过去,一把抓向了那乞丐。

    “原来你就是陈希象……”

    名叫“小七”的乞丐在一开始听到陈希象的名字之时,就已经面色煞白,想要偷偷溜走。

    但没想到陈希象和郑道坤没说几句,便直接朝他踏步过来。

    一个手掌伸出,五指张开,蒲团似的罩了下来!

    呼呼!

    小七本来被宫二打伤,但此时居然翻身毫无影响,起身之后,一脸恐惧的就要跳开陈希象的这一掌范围。

    但他却发现这一掌落下,连自己面前一丈的风雪都被震开。

    空气都被拍的塌陷一般!

    手掌不到,掌风已经令他呼吸不能。

    再一眨眼,他的头颅已经被陈希象五指抓着从原地提了起来,猛然一摔,落到了郑道坤的脚下:

    “你们三合会厉害啊,一个沿街乞讨的乞丐,都有化劲的修为。”

    化劲!

    “难怪这几天总有南北拳师各派生出斗殴事件,严重者,甚至打的伤残了许多人,师兄一直觉得有蹊跷,竟然是妖拳一脉的人潜入了南北武林之中,在其中挑拨离间!”

    宫宝田双手背在身后,沉声看着那被甩出去的小七。

    虽然其刚才在陈希象的一手之下,毫无反抗之力,但是仅仅从他毫发无损的从地上弹起来那一瞬。

    宫宝田何等眼力,一眼就看出了这小七其关节发劲,早已经达到了功夫入髓,蚊蝇不落的化劲境界。

    “他,刚才是故意输给我?被我一掌打中?”宫二眸子里闪烁惊怒,才明白自己被利用了。

    被陈希象一句话点透之后,她才反应过来。

    原来这根本就是妖拳的人,故意融入了三合会中,然后知道她是形意八卦家的人,故意当着她的面拍花子,就是想让她出手,然后挑拨南北武林对立,让北拳南传这事做不成。

    郑道坤看着在地上趴在不停吐血的“小七”,震得不断后退,脸色铁青,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七是这一年才加入帮派的,如果早知道对方有化劲的修为,那么这双花红棍还轮得到他这个只有暗劲的人?

    李存义也脸色沉重。

    南北武林本就恩怨深重,地域之分严重。

    武林中人更是分了个南拳北腿出来。

    为了争名夺利,各门派之间有不少深仇血恨。

    这次他和宫宝田就算把南北的高手都汇聚了一堂,请到了佛山,但还是做不到让他们放弃以往的仇恨。

    结果现在又有妖拳一脉的人从中作梗。

    可以想象要想让北拳南传这件事究竟有多难。

    这个时候陈希象却看出了李存义的心思忧愁,缓缓道:

    “不管是北拳南传,还是南拳北传,都是为了对付长白山的那群妖孽,我这次来佛山,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南北武林的恩怨,必须化解。”

    李存义闻言,叹了一声,道:“我和宝田会尽力的。”

    不化解各门派的恩怨,使得整个武林都联合起来,妖拳一脉打上门来,根本不是一家一派能够抵挡得住的。

    越是对妖拳一脉了解多一些,他心中越是心悸。

    从刘长白临死之前的吐露,他也知道了那一妖二佛三剑仙,以及长白山五大妖的说法。

    那五大妖皆是得了黑山老妖的教授,据说练功方式与武林中人迥异两判,实力更是匪夷所思,各个达到了罡劲的境界。

    这种修为,在普通人眼里,已经是真正的仙神一流了。

    杨露禅、董海川等等前辈年事已高,还能指望他们再为后人出来遮风挡雨吗?

    宫宝田也是心情沉重。

    这时候,陈希象背对着他们,看着脚下的小七道:

    “揪出了这一个妖拳的人没什么用,他们越想要阻止南北武林的融合,总会有数不清的阴谋诡计,南北武林矛盾根深蒂固,轻轻一挑拨,就会生出深仇血恨,想要化解,就只有一个办法……”

    李存义诧异问道:“什么办法?”

    一时间,形意八卦门人都看向了这位年轻的小师叔。

    陈希象背手,缓缓道出四个字:

    “以力破之!”

    红尘琐事,本就纷乱如麻,一件一件的去理如何理的清楚,最简单的办法,当是一力降十会,将其彻底的打崩,然后再重整!

    这令几人闻言之后,全都心情一震。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