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一百零五章 使宫氏八卦掌的女子

第一百零五章 使宫氏八卦掌的女子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临出山东,陈希象料理了从山东追来的这一大波追兵。

    同时得知了妖拳一脉的一些更深层次信息,明白了原来武林界居然还有这“一妖二佛三剑仙”的说法。

    他这在沂州府密林中所造成的血案。

    其中五十多名清廷鞑子、二十多位洋人被他割草一般全都灭杀。

    这一举之所以如此血腥,有一方面是修行再进一个境界,静极思动,想一口气利用这些不知死活的追兵验证一番实力。

    另一个原因则是在其他方面。

    而今天下,妖清积弱,视外邦洋人为贵宾,视中华百姓为马牛。

    可以说在这帮妖孽鞑子的眼中,一个洋人的性命比一百个百姓的性命还重要。

    他诛杀了那两个神父之后的,基本就可以预估到,为了让洋人息怒,他们很可能会做出随便找百姓替罪的事情来。

    这在历史上并非没发生过。

    所以陈希象在这种可能会发生的情况下,再一次主动靠近清廷的鞑子追兵和洋人,造成了更大一波的动静!

    并且还有意让五六个洋人逃走了。

    只是为了告诉这些人。

    这一切皆一道人所为罢了。

    让这些人大可以千军万马来围追堵截他一人,勿用无辜百姓替罪。

    沂州深林中的百十多人命亡,皆他一人造成,也都是为了展现他的肌肉和威胁。

    让他们知道。

    这种事只有他这种人才能做到,普通百姓根本做不到,用百姓替罪是没人信的。

    月朗星稀。

    陈希象从山东走出。

    果然因为沂州府深林中的大案,引来了更多更加疯狂地追兵。

    但他早已经修成“不见不闻,觉险而避”的境界。

    通常对于大规模的官兵围追堵截,都有微妙的感知,但是若是一小撮队伍的话,他则立即折身回去暴起屠杀!

    短短一个月之间。

    陈希象过了两个省,遇到了十三波追兵。

    而他则孑然一人,连续灭杀了七波追兵,近两百多人,有洋人,也有鞑子!

    北京紫禁城朝野震动。

    而在储秀宫中。

    妖后看着案牍上来自德国的怒火条文,手指关节捏得发白,尖声道:

    “哀家就不信了,一个山野道人,真成了仙不成,孤身一人连杀如此之多大清官兵,洋枪都对付不了他!”

    宫内,一个个大小太监和宫女吓得浑身抖动。

    在幕帘前,一个头戴花翎的武官挥甩袍袖,跪下沉声道:

    “太后,此人早已经修成不可思议境界,在拳术修为上登峰造极,且心灵敏锐,几与密宗的达赖活佛一脉相当,要诛杀此人不能动用军队,只能请一些与他一样的人对付才行。”

    砰!

    妖后因年老已经生出褶皱的手掌一拍案牍。

    心中波动。

    她募然抬头望向了建州女真的的祖地长白山,心中想起了这段时间内那位大清之神来到了京都。

    请与这等人一样的存在,去对付……

    “可否……请……他……”

    妖后嗓音发颤,却是咬牙。

    “传张中堂。”

    一日之后。

    张之洞府上。

    一个着长袍马褂,眉骨高耸,鼻子如鹰,眼神冷厉的武将登门。

    他是去年从武科乡拔得头筹的大清第一武状元——阎孝国。

    阎孝国三代均为朝廷高官,且还受过西方教育,更重要的是,他能取得武状元这个名义上“天下第一勇士”的官位,已然说明了他的强大。

    经过张中堂的前厅大堂,阎孝国径直走入书房,敲门之后,见到了这位朝廷的中堂大人。

    然而,却发现在中堂大人之侧客位上,竟还坐着一个浑身披着袍子的一人。

    阎孝国微微皱了皱鼻子,竟不知为何在这檀香缭绕的室内,闻到了一股隐隐的臭味儿。

    他一眼就看向了那身披袍子,整个人都罩在里面,连脸都不露的人,心中沉思;

    这袍子里的,就是我大清之神吗?

    似乎是看出了阎孝国的想法。

    张中堂在一旁一手捧茶,一手轻拨茶盏,道:

    “孝国不要误会,他不是那位,不过也是从长白山出来的一位。”

    座椅上的袍中人开口了,嗓音很是清澈,竟似乎如同婴儿般纯净,道:

    “你可以叫我白大人,无上天妖早已离开北京。”

    黑山老妖不在北京了。

    张中堂浅酌一口碧螺春。

    如果是那位在这里,他怎敢落座,更不可能有这样平淡的心情。

    黑山老妖来了他府上两次。

    一次是天下七月流火生出异象。

    他来令朝廷收集天下异象所发生的异事。

    第二次,就是他所得到的那几张纸地点之后,直接奉上给他,他便如降临人间般的神一般,又一次离开了人间。

    却不知,是否已经找到了他的传人和敌人。

    至于这位白大人,则是在第二次的时候,跟随老妖来到京城的。

    “不知孝国你可听过这民间武林中的暗拳五妖?”张中堂问道。

    阎孝国眼睛波动,看向了“白大人”,道:“狐黄白柳灰,看来阁下就是五妖之中的白妖了?”

    他练武出身,而今实乃朝廷第一高手,自然对于武林界的各种秘密传闻说法,也都有了解。

    武林界除了那位长白山之神外,两个坐禅练心的和尚不说。

    余者高手,便是三个剑仙,四个老不死,以及五个大宗师。

    这五大妖拳当初能与杨露禅那四个老不死的打的昏天黑地,搅乱了武林界十几年,而尽到了下一代,又一次引起了现在武林界的大风浪。

    让董海川、郭云深他们的徒弟如芒在背,所以在南方要搞“南北武林大会”这种事情,想要摈弃门户之见,造时势,培育出能和五大妖拳争锋的下一代出来。

    从这点来看,五大妖恐怕各个都有着相当于五大宗师那样的“罡劲”修为。

    张中堂喝完杯中茶,道:

    “阎孝国,那妖道影响之大,干系到了我大清与列国之关系,现在命你领三百你军中好手,有白大人助你,限时三月,定要将那妖道提头来见。”

    “遵命!”

    阎孝国挥袍下拜,沉声如雷,吐字如钉。

    …………

    隆冬。

    陈希象从北方走入了南方,却觉空气里更冷一些。

    佛山更是少见的下了大雪。

    陈希象在大雪中仍着一身单衣,但雪花落在衣衫上,却都被弹起,无法停留。

    因为是入城,避免在城中太过引人注目,陈希象控制面部肌肉都变了一些模样,便换了件书生穿的教书长袍。

    简直如同改头换面,重新投胎了一般。

    到了罡劲,对于浑身肌肉控制之精密,不到这个境界的人是不能理解的。

    而再加上“觉险而避”的本事。

    可以说,只要他不想死,就算一个国家的人想要追杀他,都没办法找到他。

    而对于他的围剿追杀,在一个多月前便停止消失了。

    虽说通缉令还在各个省府县衙门中高挂。

    但却没有人再来送死了。

    “看来是在酝酿更厉害的一波追捕,知道一波波官兵没用吗,那……会让那老妖出面吗?”

    陈希象而今修为已经到了这天下首屈一指的境地。

    孙禄堂与他也在两两之间。

    唯一可让他再感到强大威胁的,也就是那位天下第一妖了。

    至于什么朝廷和列强诸国,根本没被他放在眼中。

    尤其是这鞑子的气数,再没几年就要彻底尽了。

    什么妖后、大清,都要在历史的车轮里被碾压的尸骨无存。

    到陈希象这修为,只期待黑山老妖一人,亦或者是与王超、唐紫尘碰面交手。

    虽然境界差了一步,但若是能与这境界的人提前遭遇交手一波,再能从容退走,那么突破到国术见神境界便有了很大把握。

    以他现在的罡劲加一身真气轻功,想走的话,那就是想走就走。

    “既然已经到了佛山,便打听一下,李存义这些人‘北拳南传’的事情做得怎么样了。”

    陈希象从山东到佛山,用了三个多月时间。

    大雪纷飞,冷风呼啸。

    道路两旁都是缩着脖子的百姓,一个个绕着路上的积雪,双手插袖,快步赶路回家。

    行人们各自匆忙。

    陈希象一眼看去,只觉红尘人烟之气扑面而来,微微一笑。

    他自己在大街上行走,将这芸芸众生百态看在心中,竟然令心灵也暖融融的。

    道在千家万户里,道在三教九流中啊。

    忽然。

    他眸光一个波动。

    “嗯,这是拍花子?”

    只见在那靠着店铺道路人挤人的对面一条道上,一个乞丐上身裹一件烂棉袄,下身一条脏的发亮的单裤,头长二尺,像一鸡窝堆在头上,胡子拉碴。

    他手闪电般就拍在了在人流中一个小孩的头上,这一拍,手指缝里洒出许多灰尘般的东西。

    小孩才觉得有人拍头,突然一个喷嚏,就直接昏倒了过去。

    蓬头垢面的乞丐淡淡一笑,十分娴熟般的一只手就揽进了小孩的臂弯里,眼见着就要抱起来走的时候。

    陈希象才看见,却有一人出手比他还快,应该说就在那乞丐旁边不远。

    是一只修长白皙的女人手掌,只在他手腕上一搭一扣,这乞丐手腕直接扭成了诡异的姿态。

    乞丐脸没了血色,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啊啊啊!!”

    乞丐这一惨叫,立刻人流都轰乱了。

    出手的人是一个披着黑色大氅的秀眉女子。

    她身旁还站着一个带着火车头帽的青年,身躯笔直如枪。

    女子一搭一甩直接就将乞丐甩飞了出去,是八卦掌的手法。

    与此同时,人流散开,立刻有人去扶向了那乞丐。

    原来还有同伙。

    从一人身上传来了几声狠厉的吼声:

    “混那条道上的,敢来呛行,手是不是伸的太宽了!”

    女子脸蛋精致,闻言面无表情:

    “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这句话果真没说错。”

    语落同时,她一个垫步,踏出几步外,靠近其中一个乞丐之后,脚步成圆,电闪般一个游走,就将一人从脖子后面一推,直接脑子一黑倒地了。

    “是宫氏八卦掌。”

    陈希象心中轻语,看着女子的步法和劲力,认出了此女的来路。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