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一百零三章 罡劲、觉险而避!

第一百零三章 罡劲、觉险而避!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夜晚,繁星点点,天上一挂银河璀璨。

    陈希象立身于破落道观之中,仰头望去,对于自身似乎又有了一份新的认知。

    万古时空,这妖清末年才只是其中一个泡影般的芥子时空。

    而自己的路,也才要从这里开始真正走出。

    传道路上,势必要征服原时空其他存在的大道投影痕迹。

    譬如此时空的黑山老妖。

    还有疑似被自己晋升天地卷来的元始天王夫妻两人。

    虽然是小时空的较量。

    但某种程度上来看,这一角有可能就是那万古诸天各位巨头一场关于“演道之争”的缩影。

    赵心川看罢了陈希象的那册《真气之书》。

    他站起身来,深深鞠躬:“真人之所悟,前所未有,心川今日得法受教,请受我一拜。”

    真气之道。

    对于当今之世的武者来说,简直是山重水复之后的另外一条通天大道。

    赵心川本就是太极门的绝顶天才,修成化劲之后,也知是有丹、罡之境,可最终还不过凡夫俗子范畴,百年之后,仍有一死。

    邦!邦!邦!

    他直接在破道观之中,当着陈希象的面连续磕了三个头。

    那一册来自于唐紫尘的练功手记固然非同凡响,但比起这可以令人长寿登仙的真气之法,其中有天与地的差别。

    “起来吧,这册手记对我同样也很重要,我也要谢谢你。”

    陈希象令赵心川起来。

    赵心川起身之后,心中敬服无限。

    一刹那之间。

    他几乎要生出从此愿跟在陈希象身边,日夜服侍,只愿真正走入真气之路,可一想到但太极门那边毕竟还有自己的师门亲人。

    心中所想,面色上不免表露了出来。

    陈希象淡笑一声,道:“你与我有缘分,今日分别,并非缘尽,若真想随我修行,你可以再找到我。”

    赵心川再次深深一躬:“心川记得了,临走之前,还望真人保重,今时之世,毕竟不是纯正的武学时代,真人还是要小心洋人和朝廷一些才是。”

    所谓枪炮一响,武术没落。

    “这个你不必担心,虽说我没有以一人敌一军的能力,但却还算自信能从千万人中取上将首级,千军万马能杀了我,我也能杀了千军万马的主子。”陈希象缓缓说着这些话。

    他丹劲境界,再加上真气,紫禁城高墙大院,也不过一纵,便能过去。

    而今得了唐紫尘的练功手记之后,令他对于国术六境明暗化、丹罡神的了解更加深厚。

    本来他在现代和道宋两个时空之中,就已经吸收了各种拳术精华,尤其是现代拳术还与清末修行为一个体系。

    基本上对于各家拳种招数都聊熟于心。

    如此积累之下,接下来他的修行会变得很容易。

    能以气炼体,再而以体炼气,循环往复,再加上这具身躯天生经脉脏腑强大,乃是绝顶资质,修行起来的进度将再超出他的预估。

    若再到了罡劲,有真气续航,摸身靠近后,小波军队都不是对手。

    若再到了见神,先天,皇权虽大,不可加身。

    赵心川听闻这番话,心中凛然,再一次由衷感到了眼前之人的强大。

    非只是修为身体上的强大。

    他仿佛看到了一颗拥有着“忽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飘摇荧惑高”意境的强大心灵,敢于笑皇权,蔑王侯。

    两人说罢,赵心川当晚离开。

    陈希象在这夜色之下,望着朗朗星空,盘坐在了空无一人的道观中。

    四野只有夜枭和野狐叫声。

    天地之大,苍茫山林间鸟兽夜嘶,却让陈希象心灵受到前所未有的宁静。

    这得益于在唐紫尘手记上的收获。

    此女应是已经到了至诚前知的心灵境界,所以在书写之间,无意识的一缕缕精神痕迹都落在了文字之间,令陈希象观看完之后,心灵都受到了洗礼。

    虽是深山无人观。

    却如众神皆在之神仙道场。

    心安之处……既道场。

    在这样的前所未有的心灵平静境界里。

    吸!

    陈希象深深一个呼吸。

    呼呼~~

    有呼呼灵气微风被呼吸进了口鼻之间。

    然后吞咽。

    喉结蠕动,好似吞下了一颗大金丹。

    紧接着。

    肚脐下关元穴的那位置就出现了一个气团。

    关元穴是先天藏着人身精元的部位。

    陈希象练行真气,气感就是从此穴而悟,继而炼精化气,凝成气种,气种再接引天地灵气,完成天人一体,自此修行向外求气,不再向内炼精,既保住了身体精元,也掠夺而来了一身外部气力。

    这一呼吸之间,关元穴的那个气团似乎也有生命一般,与陈希象的呼吸成一个频率。

    呼吸与气团波动之间。

    道观之顶的天穹上,有缕缕灵气如雨雾,如月华,覆盖而下……

    从陈希象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融入进去。

    一个时辰过去。

    若是有人在这就会发现。

    在陈希象呼吸之间,继而大约十来丈方圆的道观空地上,空气里,都被浓浓的白雾所笼罩。

    这是从陈希象修炼到如今以来所吞吸而来的最大一次灵气团。

    本来他每日的修行功课就没落下。

    如今再看了唐紫尘的“完整国术六境”修行笔记之后,从其中整理出来了太多的东西,其中有一些罡劲入微的练法,涉及到了神经层次,需要很精密的控制。

    这让陈希象心有所悟,想到了“以气炼体”的方法。

    借助这今夜吞吸而来的灵气,一股脑的冲入了自己背后的脊柱之中。

    人的脊柱之中好似装满了浑浊的髓精,让灵气冲刷进去之后,开始让其中的杂质沉淀,刺激脊髓中的细胞活性,焕发新的生机……

    用现代时空的研究来说,人体的脊髓是人的中枢神经组成部分,处理并接受外界传来的信息,进行管理,然后进行加工,形成协调的运动表达出来。

    脊髓是中枢神经的其中一个组成部分,另一部分是大脑。

    脊髓练到了,就是入微的控制自己的劲力,做到对肌肉纤维、骨骼、筋脉的感知都完全精准掌握,从而便可令浑身劲力的爆发更上一层。

    做到震而不响,大音希声。

    即为丹劲之后的罡劲!

    一夜修行。

    陈希象睁开双眸,感觉到脊髓的活性已经增加了一大部分。

    证明他以气炼体的路走对了。

    起身之后,呼吸了一下山里的新鲜空气,心语道:

    “山东这边的事基本完了,该去南方看看李存义、宫宝田他们的事做的如何了。”

    从山林中出发。

    陈希象也不着急立刻就到。

    因为按照李存义一个月走一个省的速度,他再怎么快,也得需要一年半载才能将天下南北拳师都召集到一起。

    就在山林之中走路,练功。

    陈希象似乎已经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境地,这正是唐紫尘手记开篇自述中说的“行走坐卧,皆可练功”的境界。

    在脑子里练拳,一有时间就想,全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想,意念一达,身体的某块肌肉骨骼就在活动。

    虽然不施展拳脚,却跟站桩没有两样。

    这是真正高深的练功境界,功夫彻底融入了心神念头之中。

    他醉心之下,沉浸在了这种境界里。

    此时夏季过去才不久。

    陈希象一路从山川大河,林间小路,乡村镇乡之中走过,困了边睡,饿了便吃,以林间松果露水为食,像一头充满灵性的山间老猿。

    猿和猴子不一样。

    老猿沉稳,坐立山中,饮露水,吃松子,吞云吐雾,先天带有一股灵性、仙气。

    而猴子心性浮躁,跳来跳去,什么都吃,瓜果也吃,虫蚁也吃,浊气无灵。

    所以古代传说教授越女剑法的就是一只白猿,是为猿仙的化身。

    从九月到十月。

    陈希象把青青树叶,走成了黄叶。

    他晃而醒神,感觉到了一种危机,好像有一批人在围堵他。

    “秋风未动蝉先觉,以气炼体,罡劲先成,便有此种灵异感应,果然心灵、真气、拳术本就是精气神一体的关系。”

    陈希象眸光无喜无悲。

    他已然猜到了是什么人在围堵自己。

    杀了那两个神父之后的结果,令清廷和洋人都发怒了。

    本来他练拳至特殊境界,已经到了与罡劲匹配的“不见不闻,觉险而避”的境界。

    这一个多月行走坐卧练功下来,完全是按照下意识的本能在走,所以其实避过了很多次围剿。

    但现在要走出山东了。

    他已然醒来,感知到前面的危险,不去依靠着本能躲避,而竞是主动朝着感知到危机的方向走去了。

    ………………

    密林之中。

    约有近百多人的官兵在铺开了天罗地网,不止是大清朝廷,还有洋人的队伍。

    为首的是山东巡抚之近卫统领郭思祖。

    他骑在马上脸色铁青。

    两个洋人神父之死,立即让朝野震动,责令他必须缉拿凶手,然而一个月时间,那杀人者往往被自己听到消息行踪之后立即去拦截,却不知怎么回事,每一次都是扑了一空。

    如今已经追拿到了沂州府,再拿不住,就彻底出了山东范围了。

    洋人更是狼子野心的也派了军舰靠近港口,并且还加入了队伍之中,一起和他追捕,最可恶的是朝廷居然还接受了。

    对待洋人,朝廷这一贯以来逆来顺受,卑躬屈膝,令武将出身的郭思祖心中充满怒火,却又脸色铁青的看着和自己只距几十步外的二十个洋人,不能发作。

    而在这队伍之后的十多里外。

    其实还有两个人在一直跟着朝廷和洋人的追捕队伍,那就是焦树葵和旷西达雷。

    他们从一开始就没对唐紫尘的练功手记死心,但也知道陈希象的丹劲修为异常不可思议,两人合力也没多少把握,所以就想着跟在朝廷和洋人的后面,打算做渔翁。

    前方。

    郭思祖忽然勒马停下,听见前方斥候来报:

    “报,前方元西村里长汇报,那道人已经从元西村以西消失了!”

    闻言!

    啪!

    郭思祖拳头紧握,狠狠地摔了一下鞭子,怒吼道:

    “又扑空了,这道士怎么这么邪!”

    却就在这个时候。

    陡然。

    他似乎视线尽头看到了什么,那是探子刚刚回来的小道上。

    一个身穿黑白道袍的青年道人从那里走了过来。

    踏步走来。

    如自投罗网。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