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九十四章 北拳南传,五虎下江南(第三更)

第九十四章 北拳南传,五虎下江南(第三更)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妖拳一脉和黑山老妖肯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陈希象在心中按下这些猜测并不说出来,毕竟只是猜测。

    他不由问到最后的结果:

    “不知这妖拳一案在各门高手那里,得了个怎样的处置安排?”

    显然,自当初杨露禅、董海川、李洛能几人合作将妖拳当中的几个领袖魁首打掉了之后,这五脉势力虽然被削弱了泰半,却如同火后野草般潜伏在了地下暗中。

    等到几十年后的如今。

    他们这一脉又出了一些个经天纬地的拳术宗师,自然不可能善罢甘休。

    仍旧要继续和正五门争个高下。

    刘长白就是露出的端倪。

    那么形意、八卦、太极等这几门打算如何应对?

    车毅斋口中缓缓道:“我去找了禄堂,跟他说了此事,同时也给东北的李存义和宫宝田都去了信,也相继联络了五门之外的一些名人,几个月下来,得出了一个法子,且必须促成此事。”

    在陈希象的平静凝视下,车毅斋吐出了一段话:“那就是不能再局限于门派地域之别,我们几个老东西,打算合伙促成一件事。”

    这是个出师父不出徒弟的时代。

    各门各派的拳师高手,教徒的时候都留一手。

    就是因为这留一手,才让本来能成材的练武好苗子不知有多少被埋没了。

    尤其是南北地域差异和风俗不同,先天就划分出了南拳北拳的区别,让好东西不能够惠及于众。

    在这样的武林环境下,这些名门正派都不好好教徒弟,这样下去教不出多少人才。

    反而,妖拳一脉几年时间就能把刘长白教的那么厉害,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他们在专门培养各种人才,为的就是挑战他们五大门的正统地位。

    自然不可能藏私,最好教出刘长白那样的高手越多越好。

    这才是他们所意识到的最大问题。

    长此以往下去,他们守着一些东西不变,教不出人才来维护以后的门派地位。

    妖拳一脉必然要夺了他们的名声。

    所以他们要促成的这件事就是:

    “让南拳北传,北拳南传,并把形意、八卦、太极几个大门合成一家,建立一家中华武馆出来!”

    要好好的教出来一批年轻人出来,才能和如“刘长白“一众的妖拳种子打擂台。

    陈希象闻言也是深受触动。

    这时候形意和八卦本就没怎么分家,是为一门两兄弟。

    不过,他们居然还想着把太极也合并进来。

    尤其是在听到车毅斋几人居然想要打破这个时代的一些规矩,不由很是赞同。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风貌和规矩。

    老人守着旧规矩,新人什么时候能出头。

    新人不能出头,那就得被别人打过来,到时候牌坊被打掉,连传承都没了,还守着这些规矩干什么。

    必须要给下一代人着想。

    刘长白身上的拳法来历,可谓是一声惊雷,惊醒了当代武林中的各个人物。

    屋内,车毅斋道:“过几天,我就要带着凤翔他们去一趟南方了,这事儿由我大师兄李存义和宫宝田牵头,打算造一个时势出来。”

    去的不仅仅是他们,还有许多武林界的好手,譬如他们形意门中的薛颠和尚云祥这两位。

    听到这两位居然已经得到信了,并且约好了在薛颠的山东武馆会面。

    陈希象心中闪念,记住了这两个人。

    他旋即道:“贫道既然等到了前辈回来,也是时候该去天下游历了。”

    车毅斋歉然道:“这些日子多亏你了。”

    把陈希象绑在天津为他看了一段时间拳馆,老人也觉得不好意思。

    陈希象却摆手,本来他就跟着老人学了一年多的形意,这个年代的拳术,让他收获不少,这些小事是应当的。

    而他听到车毅斋说的这些事,之所以要离开,是因为心中动念,对于传道有了个初步的机会。

    武林界要出现大变动,搞南拳北传,等于是让历史上“五虎下江南”提前发生。

    这似乎也是自己的机会所在。

    中华大地上,南北拳师汇聚一堂,打算一起造一个时势出来,给后辈新人营造出一个好的环境,然后才能在妖拳一脉的冲击下坚守住传承。

    但……

    为何不考虑,把自己的真气一脉,也趁此机会一同合并进去呢!

    陈希象嘴角噙起微笑。

    车毅斋回到天津才不久,并不知道陈希象已经在天津短短几个月间,成了多大的声势。

    甚至于连他的徒弟,都学了陈希象的东西。

    他也压根都没往更大的方向去想,毕竟,他自己也教了陈希象的形意拳法,觉得陈希象回教他徒弟一些东西也没什么。

    再加上形意本就是道家拳术,也并不分家。

    这也正是陈希象在形意门里辈分也高的原因所在了。

    他在山上道门被茅山、正一、清微等派皆认为是这一代的道门希望,辈分只差元通道长一辈。

    而元通道长曾经指点过郭云深,所以陈希象和郭云深都算是同辈分的。

    车毅斋是郭云深师弟,自然也只当做同辈,不敢收徒,只说教拳。

    他却不曾想到,陈希象不止是要做形意八卦的同一门人。

    而是要用自己的武道真气一脉,将所有拳门全都统纳进来,改革武林界。

    如此才能奠定他为这一界开辟道法源流的宗祖身份。

    一番茶喝完。

    车毅斋一路风尘,毕竟上了年纪,撑不住去休息了。

    陈希象送老人休息,心内自语:

    “您各位想齐心协力来抵抗几十年前妖拳一脉的反扑,贫道加入进来,一起同仇敌忾,似乎并不冲突……”

    黑山老妖,也是他传道路上要打落神坛的障碍。

    屋内油灯如豆。

    陈希象面露思索,在盘算着这一界的计划。

    过两天之后。

    车毅斋带着王凤翔又要出发。

    陈希象也同时提出了告辞。

    他也不着急和车毅斋去同路,因为预估计车毅斋、李存义、宫宝田这事儿不怎么好做。

    李存义是现在形意门里的大当家,也是车毅斋的师哥,而宫宝田则是自创了“宫氏八卦掌”,是八卦门的一把手。

    因为李存义当初还拜过董海川,所以他兼容形意八卦。

    形意八卦不分家,就是由这个人开始的。

    至于孙禄堂,他是兼修百家,可以说是任何一家,也谁家都不是,已经自成一派了,比李存义还要厉害的多的多。

    北拳南传听着就是一股壮阔大气的感觉扑面而来,做成了,那就是功德无量。

    但实际做起事儿来,其中的门槛和困难,李存义几个人都清楚。

    首先第一件事,想要搭起来一个让南北拳师坐在一个地方喝茶的“台子”,就得花费不少功夫,令他们要多番游走拜访,才能说动。

    陈希象在武林界现在没什么名望,这事儿他插不进去手。

    所以,他从天津离开,是先要去建立自己的派系,并多收一些徒弟。

    届时等到南北会盟,就不只是南北两拳派,还得加上他这第三家“武道真气”一脉。

    从天津离开前,他交代霍元甲:

    “天津的事儿就交给你了,你的修行,我也给你安排好了,每天按部就班养气,领悟气感便可,若是什么时候气种有成,便去我给你准备的那间房子闭关……”

    这几个月,他得了津门百姓众多的香火供奉,而后又收了不少门人,得了很多香火。

    灵气覆盖的量多了不少。

    他直接为霍元甲家中接引来了一口“灵眼”。

    这让霍元甲家中那间屋子,直接成了修行福地。

    空手造出“洞天福地”!

    霍元甲也听说了北拳南传的事,拱手恭敬对陈希象道:“若师父有需要的话,咱们津门百余徒众,可立即去为您撑门面。”

    他以为陈希象这是立即打算去南方了。

    陈希象笑了笑,没说什么。

    第二天,给这里的门徒留了一些话,他便也跟着车毅斋之后,从天津离开了,却不是去南方。

    ……

    直隶总督府。

    听说陈希象离开了津门,袁士庭竟然大舒了一口气,好像一个在卧榻酣睡的凶手猛虎,终于醒身离开了一般。

    陈希象待在津门一天,他都如身边如卧猛虎,既不敢惊扰,也不敢对之出手。

    如今陈希象总算走了。

    他大松口气,觉得整个人都舒爽了。

    脖子上也没有了那种时常感觉凉凉的错觉。

    ………

    而在京都。

    朝廷第一权臣府上。

    张姓老中堂看着颁布下去三个月的秘密法令,终于收到了各地的回馈:

    “夏,七月流火,泰山天生裂痕,而后林火漫天,乡民言目睹见一人自裂痕出,袍服怪异,脑后无辫发。”

    “夏,七月十八,渤海生旋涡,有一女子自海中出,而后被渔人救上岸,后消失不见……”

    “藏边传报,草原上……”

    张中堂看着这六张密纸,浑浊的眸子里掩不住震色,心中自语:

    “他的传人和敌人,就在这些人当中吗?”

    谁是原始?谁又是通天?

    老人深吸了一口气,眸色复杂变化,看着这张纸,正在犹疑之际。

    陡然,

    他心灵传来一道声音。

    好似神祇从九天上降下轻声诘问:

    “找到了?”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