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八十九章 真气救人?呵呵。

第八十九章 真气救人?呵呵。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津门东河大街,今日人潮汹涌。

    即便是天津城里不练武的百姓,也都凑成了乌央乌央的人群,围在了大街中央的一个十字口。

    “霍爷长胜!”

    “只要打败天津的太极和形意门,霍爷今天就是津门第一了!”

    地下有着天津各行各业的百姓在疾声高呼。

    挑担轿夫、水果摊主、店铺老板、还有酒楼客人,路上行人。

    在一个酒楼中,一个身披长袍的中年壮硕男子津津有味的品着上好的碧螺春。

    他身边还跟着几个副官,都是乔装打扮,如果有对朝廷熟悉的人在这,那么便会清楚认出来这位大人物,赫然是天津的一位大人物。

    也是如今大清朝廷内能够呼风唤雨的疆臣之首。

    直隶总督——袁士庭。

    “今天就看看这天津的武林界,到底有没有几个真正的高手……”

    袁士庭嘴角泛着微笑,对在台上的霍元甲和另一对手太极门的李友太抱有期待。

    若是真出了几个高手,正好自己在练兵,便可请去府上教授拳脚,增长自己兵卒实力。

    擂台由木桩搭建而成。

    足足四丈多高。

    比旁边的三层客栈还高出一些。

    上去的方式只有一种,乃是沿着三丈擂台绕圈摆放了三十六棵木桩。

    太极门李友太今年四十五岁,年纪和功力都尚是巅峰,一步一步踏上木桩,下盘极稳。

    下方有声音交流。

    “太极不愧是天下拳术之首,我看呐,今天霍爷要碰上硬茬了,这津门第一有点悬了……”

    “李先生可是正宗从天下无敌杨露禅那里继承过来的太极功夫,按辈分这是杨家太极的第三代徒弟了,在天津开枝散叶……”

    擂台底下,各种嘈杂声音。

    这般说着。

    霍元甲等李友太上去之后,在台下望着高台上的对手,呵呵一笑,仰头笑问道:“李友太,做好今天败在霍某手下的准备了吗?”

    李友太虽然在家中表现出了对霍元甲的忌惮,但此时在擂台上,却是分毫不让,冷淡道:“霍爷,你能上来这擂台再说吧。”

    这几天的霍元甲与人交手,他也都从各个方面了解到了霍元甲的深浅。

    功夫高强,出手狠辣。

    然毕竟年纪尚青,心性轻浮,下盘不稳。

    脚踩木桩上来的话,并不怎么容易,这也是他今天答应出来应战的条件,先要给霍元甲一个下马威。

    也好让他知道,功夫并不只是拳脚上,还得有一身牢固的修为打底,才能应对各种情况。

    霍元甲不屑一笑,登时跃身跨步,上了木桩。

    然而,他才踏出两个木桩,脸色就变了。

    这三十六颗木桩果然不是好上的。

    他前一步后一步,紧跟着跨出,明显见到在木桩上身形不稳。

    这引得下方一阵惊呼。

    即便是不怎么懂武功的人,也都能看出来,霍元甲上台,并不如李友太轻松。

    “霍爷……”

    但,虽然是重心一路不稳,霍元甲却是脸色没什么太严重变化。

    其中途经历了一些差点踏空的危险过程,最后还是险之又险的登上了台。

    上台后,他呼出一口气,抱拳对台下嘿笑道:

    “谢谢各位!”

    见到霍元甲有惊无险的还是上了台,李友太面色微微变化了一些。

    ……

    这时。

    突然,人群中又传来了呼声。

    “形意门的人来了。”

    四丈高台上。

    霍元甲和李友太也都看了下去。

    站在他们这个位置,再去看下面的人,毕竟有些渺小,就好似看一个个小豆包。

    却也能清楚看清。

    只见人群让开一条路来,形意门中为首居然是位年轻道长,面貌俊逸,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比霍元甲还年轻许多。

    那在天津也有偌大声名的馆主王凤翔和三个师弟廖小山、关修文、毛俊彦,居然跟个弟子一样跟在了那道长身后。

    ……

    鸿宾楼中。

    袁士庭见到来的人是个年轻道士,微微诧异,问副官道:“不是听说王凤翔的师父车毅斋来到了天津吗,怎么出来的是位年轻道士,这车毅斋老先生去哪儿了。”

    因袁士庭这几天一直都很关注这“津门第一之争”的天津武林界事,所以副官也做了很多调查,当自低头回道:

    “听说半个月前,形意门有个叛门而出的孽徒回来想要欺师灭祖,抢走他师父车劳先生的名声,连天津形意门的主事人物王凤翔都被那孽徒给打废了,后来眼见七十多岁的车毅斋不得不要亲自下场的时候,是这位青年道士替天津形意门站了出来,把那孽徒给料理了。”

    “最后那孽徒被车毅斋带着离开了天津,不知去做何事了,临走前就托付这位道长,替他先看一段时间形意门。”

    袁士庭闻言之后微微恍然。

    这时候,副官又犹疑了一下,道:“其实关于这道士,津门坊间还有一些传闻,说他练出了什么真气……那王凤翔本来是被形意孽徒刘长白打伤了肺脏,结果居然给这道士用真气治好了!”

    袁士庭听着一愣,旋即就失神大笑:“真气!哈哈哈!果然,即便是拳脚厉害,这帮山上的道士还是喜欢搞一些神神鬼鬼的事情出来,几千年都在想什么食气成仙,长生不死,真是欺神又骗鬼。”

    久经高位的袁士庭,一生见过不少武林高手,就连当初杨露禅在朝廷肃王府教拳的时候,他也与之见过面。

    杨露禅那般的天下无敌手,也没夸口给朝廷的王爷们说自己有什么真气。

    所以袁士庭只一听,就知道这青年道士有功夫是有功夫,但实则还是搞了一些虚神鬼道的事情,来诓骗百姓。

    不这样,怎么显得他修道人的神奇呢。

    毕竟百姓愚昧,很容易相信这些。

    在袁士庭这里,听到真气救人这种玄说,只是呵呵一笑。

    ……

    不只是袁总督听说了这几日陈希象在形意门真气救人的事情,就连现场的二十七家拳馆中人,也都各自听说了。

    但全都没当一回事。

    只对于陈希象替车毅斋将刘长白打倒的那份实力感到吃惊,至于真气,谁也不会信这种事。

    待陈希象几个人形意门的人来到座位上后。

    毕竟形意门是大门大派,就算心里地对陈希象说自己有真气这种事觉得很令人发笑,面上毕竟谁也不敢表露,反而都让出了座位。

    “陈道长这边坐,现在是李友太先生和霍爷交手,两人都是高手,料想得一会儿时间才让您上台呢。”给陈希象让出座位的是这擂台的主事人,叫做张世明,是为教书先生般的老人,说话很客气。

    陈希象回以微笑,道了声谢谢。

    而就在陈希象走入现场,台上已经交手到了一起。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