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五十五章 高手云集

第五十五章 高手云集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转眼间就到了“武林大会”的日期。

    许正阳是国家的代表,今天专程来陈家在佛山的别墅来请正主前往。

    来到家中之后,却发现陈希象已经和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的男人共同走了出来。

    陈希象笑着道:

    “许先生,我新收的徒弟,今天也一起去。”

    李小龙对许正阳优雅礼貌的微笑道;“许先生你好,我是李小龙。”

    这几天时间之内,他诚心诚意的拜入了到了陈希象的门下,甘为弟子。

    虽然才几天时间,但从陈希象这几天和他言语间的指点当中,他依然受益匪浅。

    所谓真传一句话,家传万卷书。

    李小龙本就是万中无一的大天材,对于自己的体力和身体各方面因素都有精确的认识,在陈希象这里打开了内家国术的真传大门之后,有些技巧几乎是信手拈来般了。

    所以才只有几天的时间,李小龙对于武术的认知俨然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领域。

    许正阳也点头对着李小龙客气道:“李先生驰名中外,今天能见到真人,也是我的荣幸。”

    李小龙微微一笑,没有多客气。

    虽然如此,但他对于眼前此人却不敢有什么小觑的心态。

    今天陈希象要带他去干什么,他已然了解了。

    眼前之人的名头他也心知肚明。

    威名赫赫的大内保镖,京城第一盖世太保,某些老人的贴身护卫。

    背后代表的东西大的恐怖。

    “好了,大家不要客气了,出发吧。”

    陈希象没多说什么废话,跟两人说了一声,便招呼着两人往今天的目的地而去了。

    合一门的驻地在佛山一个小城区。

    周围环境说不上多清幽,更算不上多豪气,甚至有一些脏乱和寒酸。

    但之所以还选在这里,乃是应了那句话“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单单夏侯武几年前为合一门打出来的“武林第一”名头,就让再没比这里更适合聚集此盛会的了。

    三人由许正阳驱车,很快就来到了合一门武馆门前。

    当听闻到门外的经典的红旗汽车发动机声音后。

    合一门的院中十几张黄花梨木太师椅上坐着的男女老青等武林界人物,全都面色微微一变,心中同时道:

    “来了。”

    立即。

    在鹰爪、铁布衫、劈卦、通背、铁线、擒拿、合一门、蔡李佛、戳脚、以及武当一位年轻道长和洪叶,以及各门各派此次随行而来跟在自家师父身后的青年人物,全都看向了门口。

    陈希象首先出现在了门口,眸光朝内望去。

    作为牵线人,洪叶当即大笑一声,站起身来道:

    “陈先生,终于来了,来,大家先认识一下吧。”

    他语一落。

    其中一张座位上的一个纹身男子沉笑一声道:“陈先生而今之声名,我们哪个不知,哪个不晓,所以还是我们这边向来报个家门吧。”

    说罢,他站起身来露出纹着一条青龙的手臂抱拳,冷声道:“大擒拿手一门王哲。”

    陈希象回以抱拳,淡淡的眸光流露出几分笑意:“王师父。”

    这位就是原剧情中与封于修大战几十回合,最终被打死的那位擒拿王了。

    在王哲说罢之后,座位上的其他人,或有几位站了起来,或有些干脆就没起身,只是坐在那里报了家门。

    “广南鹰爪门陈天志!”

    “铁布衫胡文!”

    “劈卦门左丘梅!”

    “通背拳马楚宏!”

    “铁线拳黄桥三!”

    “合一门单英!”

    ……

    这七个人稍显年轻,看起来年纪最大的是练通背拳的马楚宏,大约有四十来岁,都站起来了对陈希象拱了拱手,各自表情看不出明显喜怒。

    还有三个人并未起身。

    其中两位赫然是苏州园林的那两位老人。

    “蔡李佛拳朱福明。”

    “戳脚拳武昌民。”

    这两个老人面无表情,并未起身,只是坐在那里淡淡的报了一声自己的拳脚来历。

    最后剩下的一个是位一身都是名牌腐蚀的青年,看起来不超过二十五岁,怀中抱这一把剑,也并未起身,却语气文雅道:“小道郭骄阳,武当太乙云门剑第二十八代传人。”

    陈希象眸光着重落在了这位武当练剑的青年人身上。

    其虽未起身,却陈希象却看出了他虽然坐在太师椅上,脚底却并没有完全落在青石板上,而是在不断地微微起伏,若仔细听更会发现他脚底的微微起伏,竞跟他的呼吸声是一个频率。

    这是货真价实的一个用剑高手。

    就那么坐在那里,便能让人有一种感觉,像是一头盘卧在那里的龙,随时脚步一踮,便是长剑出鞘,光点一晃之下,便会电闪般刺入人的喉咙,要了人的性命。

    内外家功夫练拳求得无非都是将皮肉练得更坚硬,筋骨练得更扎实,以求达到与人交手的时候,可以扛得住别人的一拳,亦或者自身骨骼硬度极大,一拳砸过去,便能打碎对手的皮肤骨骼。

    可剑是兵器,就没必要求这些了。

    剑术通常练得都是步伐和身法,求得是灵活的身形,然后一个空隙找到,一剑扎过去,就将人如糖葫芦般刺过去穿透了。

    骨头练得再硬,皮肤再韧,照样一剑刺过来也会扎穿你。

    这个郭骄阳是个用剑的高手,放在过去,就算他没有内家拳劲,照样可以凭着一手高妙的剑术刺死许多赤手空拳的内家拳师了。

    陈希象挨个和他们打招呼。

    尤其是对这三位没站起来的,到了他们之后,笑声隆隆:

    “实在是没想到,即便是到了现代,武术界还是高手云集,看来今天大家都不会令互相失望了。”

    他这一笑,也是带着给这几个神态倨傲的老人以下马威的意思。

    笑声伴着话语传开,竟然令院内许多武馆年轻人的耳膜微微发震,明明陈希象的声音不怎么大,却好似给大部分人以震耳欲聋的错觉。

    杜福明和武昌民各自面色微变,再凝神观看陈希象,霍然心中升起一股别样的错觉。

    这个年轻人在说话之间,虽看起来平淡自如,但却深藏锋芒,给他们感觉就好似一个从中央来的大官一般,什么都不必刻意表露,只举手投足之间便会令普通老百姓心生敬畏。

    那是权力所带来的无形官威。

    陈希象此时身上,竟也有这样的气势。

    许正阳在陈希象背后看着这一幕,心中微惊,道:“这个陈希象,虽然我看了他几场比武,知道他拳脚功夫之恐怖,但这股无形的气势他是怎么养成的,这种气势,我也就在那几个老人身边时候才会有很深的体会。”

    当官的身居高位,颐指气使,会养成一身官威。

    陈希象的气势却是这一年来不断练功和与人交手养出来的。

    每一次功夫的突破,对于练武之人来讲,都是生命层次的跃迁,再加上陈希象用拳打死过不止一个人了,这些经历和体悟对心灵的无形加持,让他自然有了这股敢于就算国家元首在前,于心中也可当做自己平等地位视之的平淡心态。

    这,也就是拳要练出“打人如拔草”的那股气势来由了。

    看见陈希象以无形气势,隐隐压住了几个倚老自重的老掌门之后。

    郭骄阳笑着拍手:

    “好,气势不凡,不愧是陈先生,大家都别废话了,今天这什么交流会,说白了就是借比武之名,推出一个武林公认的最强代表,然后让国家拿去造势。”

    “虽然你陈希象厉害是厉害,但这里的人毕竟也都不是方芳那样的面团,至少我是不愿意承认这武林第一就一定是你陈希象的!”

    话已经说到这里座位上一些人面色微微动容,却没多说什么。

    郭骄阳直接走在院内中央,淡漠一笑:

    “老前辈们自持甚重,看来都不愿意做第一个站出来的,既然这样,就由我来做这个出头鸟。”

    ……

    PS:本书群号586697354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